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卓晓童短篇小说二题


□ 卓晓童

  
  小 麻 雀
  
  杨菁中午下班后走到树下的停车场,刚摇下车窗,一只小麻雀便斜斜地撞了进来,掉在副驾驶位上。她吓了一跳,以为是哪个小孩砸东西进车里,等看清是只小麻雀时,惊喜着,伸手将它轻轻捧起。这是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麻雀,羽毛还未丰满,嘴角有圈鹅黄,爪子比火柴梗还细,颤颤地立在手心里,两只小眼睛一眨一眨的,“喳、喳”叫过不停,如找不着妈妈的小孩子般,可怜兮兮的。
  杨菁抬起头在树上寻找了一下,没看到有鸟窝。心想,这小东西从哪里飞来的呢?鸟妈妈会不会到处找它呢?想到这,心突然一痛,想起共在一个城市,共住一条大街,却好久不见的儿子来。
  离婚时,儿子才三岁多,却有着与同龄的孩子不相称的乖巧与沉默。每天都看着父母在家里上演着一幕幕不同的战争,看多了家中的硝烟弥漫,性格也变得内向起来。离婚大战持续了一年多,一直都是为了儿子的抚养权而争执不下。两个同样固执的人在一起,除了无休止的争吵外,竟没一刻的时间是可以相互沟通的。看着儿子陪自已日渐消瘦下去,杨菁终于明白,再不离,儿子和自已会更惨。咬咬牙,终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成全了别人的爱情。同时也成全了自已的自由之身,像一只离了家的鸟儿,自由地飞了出去。
  离婚后,杨菁一度痛不欲生,想起爱了那么多年的那个男人的决绝,想着曾经的欢爱,想着那个若心尖肉般宝贝的儿子,再想着自已苦心经营了多年的家,就这样拱手送给了那个趾高气扬,没有文化,只是比前夫小了十五岁的打工妹。每次都哭得要昏过去。若不是还有个儿子在心里做支撑,也许早就寻了短见。
  想到儿子,杨菁忍不住拿出手机,拨通了儿子家里的电话。许久,那边的话筒终于被人拿起,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传来:“喂,找谁?”一听到这个声音,杨菁的怒火腾的又烧起来,就是这个该死一千次的女人,抢了自已的老公,抢了自已的家,连亲生的儿子也给她抢了去!忍不住便想骂了出来。可是一想,自已是找儿子的,现在跟她吵起来,儿子以后更难见到。想到这,强压下了火气,换上了平淡的口吻:“你好!我是正正的妈妈,请你叫正正接一下电话。”“正正!正正!接电话!听到没有?死哪里去啦?”听到话筒那边那女人竟这样的叫儿子,杨菁心疼得一塌糊涂。想想儿子都不知生活在怎样的一种环境中,不知受了多少的折磨。泪再也忍不住,掉了下来。
  过了好久,听筒那边才传来儿子怯怯的声音:“妈妈!”杨菁强忍住泪,换上欢快的声音:“宝贝,妈妈给你带来了一只好可爱的小麻雀,要不要呀?下楼妈妈给你拿回去养大它好不好?”儿子在电话里依然是小小的声:“妈妈,我不知阿姨给不给我下楼。”“乖儿子,没事的,你告诉阿姨,就说妈妈给你送东西来了,下来拿一下就行了。”然后听到儿子在那边问:“阿姨,我妈妈给我送东西过来,我想下楼拿可以吗?”“去吧去吧,真罗嗦!”杨菁听到这里赶紧对儿子说:“宝贝你现在下楼,妈妈马上过去,三分钟就到了,等妈妈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