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即将犯罪


□ 祖若蒙


因为受屈受辱,为寻报复,“我”精心策划好了的一场杀人案,我为什么要杀人?
我抹了一把嘴上的血,摇晃着站了起来。
血有点黏,带着腥甜的味道。我忽然感到心里一阵轻松,彻底地放松了。这种感觉只有在蹦极的时候有过一次,那次是瞒着家里瞒着老师,只带着聪聪去玩了一回。聪聪不敢靠近我,只站在离我很远的地方,带着哭声劝我不要玩了,我不听,虽然心里紧张得不行,但还是站在台子边上,在头皮发麻的瞬间,张开双臂,近乎绝望地向下飞去。结果,在即将触碰到地面的刹那,绳子一紧,全身的劲儿霎时间消散殆尽。那真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聪聪的尖叫声和今天一样地响亮,让人难忘。
我从书包里掏出那把还带着我体温的“蒙古刺”,在阳光的照射下,金黄色的刀鞘熠熠闪光,反射回的光线将我的双眼刺得发疼。望着王丹他们扬长而去的背影,我用力将手中的刀掷向天空,“蒙古刺”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淡蓝的天空中留下一道美丽的金光。
整个学校体育场秩序如常,没有因刚才的一点骚乱而有变化。高三篮球队的训练也仍在进行,刚才的两分钟插曲也可算作休息,虽然我是场外人。
刘铁柱想要“干”我的消息最初是王丹告诉我的。是那天上自习课的时候,教室里很吵,我想到走廊去透透气。走廊里已经有人先于我出来了。有“好学生”,也有“坏学生”。
在学校里,我是属于中间层那个大多数里面的学生。这部分学生的身上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学习不好不坏,情绪不冷不热,不屑与“坏学生”为伍,又不具备像“好学生”一样的刻苦精神,甘居中游。这样的情况导致了一个状态,就是好学生入不了他们的堆儿,坏学生又总是想拉他们下水。校方和老师很多时候关注的只是“好”和“坏”两头,至于中间层的这个大多数,那就要看自己的选择和发展了。用老师常挂在口头上的一个词儿叫“靠自觉”。高三要面临的事情太多了,一个班六十多人,老师管不了那么多。
我刚走出教室门,就被一个人从身后拉住,他使劲儿地把我拽到墙角,我费力地扭过头去,原来是王丹。王丹是后插到我们班的。我对这人印象一般,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只知道他们家有钱,很多钱,同学们都围着他转。高三篮球队就是他爸爸赞助成立的。球队的队员们对他言听计从。可我不,不是说我对他个人之间怎么样,只是我不习惯这样。他倒是一直对我不错,在我得罪了体育老师,成了“替补”之后,他还为我鸣过不平。我虽然在心里说这人还行,但仍是和他有距离。我总觉着我和这个人不是一路人,玩不到一起去。
我把他拽我衣服的手拿开,不咸不淡地问:“啥事?”
王丹把指头放在嘴上,向四外看了看,故作神秘。
“怎么了?鬼鬼祟祟的?”我有点不耐烦。这人长得人高马大,却起了个女孩名。看他这作派,倒让人理解了。
“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啊?大祸临头了你知道不知道?”
“大祸?我有啥大祸啊?”我回忆着最近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挺好啊,成绩没上没下,还有个九十多分的。也没犯纪律。怎么了?”
“唉,看你执迷不悟,告诉你吧。刘铁柱你知道吧?就是总在咱学校这边打架那小子?在这一带很有名啊。”
“刘铁柱?我知道啊!很长时间没怎么看到他了,听说有工作了,人家学好了吧?”
王丹像个成年人那样摇了摇头:“知道就好,知道就好。那人下手特黑,又特讲情义,但谁要得罪了他———”
我还是不开窍:“我又不得罪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八百辈子都不会和这种人沾上什么关系。”
王丹又像个成年人那样叹了口气:“唉,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啊。你当然不会和他有什么关系,但是和你有关系的人和他有关系呀,这样他也就和你有关系了呀,你逃都逃不掉。”
他虽然说得像绕口令,但我还是听懂了。我有点蒙,也有点紧张。望着他那张白净的胖脸说不出话来。
王丹脸上掠过一丝得意。他用手指点着我的胸脯:“看在都是同学的份上,告诉你吧。你好好想想啊!你有那么漂亮的一个女朋友,多少人看着眼馋哪?刘铁柱是看上你女朋友聪聪了!他想把聪聪撬走!那他不得先解决你?我有可靠消息,刘铁柱那边放话儿了,说你要是和聪聪一刀两断,什么都好说。可你要是再不离开聪聪,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会是什么后果?我心里有点发紧———既是害怕,又有些不平。别说我和聪聪只是最要好的朋友,谈不上什么女朋友不女朋友的。我一向反感老师和家长把这种情况视为“早恋”。多么莫名其妙的词儿。既然男女生同班,就得允许男女生之间有好朋友。扯得上什么“恋”呀“爱”的?我才18岁,我的路还长着呢,我懂什么“恋”和“爱”?可就算我和聪聪是恋爱关系,那个刘铁柱他也没道理管啊?他凭什么要我离开聪聪?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