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明进程”的社会学与国际关系研究


□ 阎 静

  [关键词]文明进程的社会学;国际关系;礼仪;英国学派;国家体系的社会学
  [摘 要]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目前学说林立、流派纷呈的繁茂态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对其他学科方法和思想的吸收和借鉴。著名社会学家埃利亚斯的文明进程的思想核心旨在揭示社会对暴力的内部限制,个人自我控制的内在约束,对残忍、伤害和苦难的公共态度的变化,以及不同社会成员之间的情感认同水平等。将之引入与国际关系研究相结合,不仅能够扩充国际关系英国学派对礼仪思想和文明进程的分析,还能够拓展国家体系的社会学研究的新领域,同时也对文明进程的社会学研究自身的发展创造条件。文明进程的社会学为社会学和国际关系学之间搭建新的桥梁提供了十分有价值的资源。
  [中图分类号]D091.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0257-2826(2008)01-0085-06
  
  20世纪80年代之后,随着西方国际政治学领域被称为“扩大研究空间”的“第三次大争论”的出现,迄今为止,已经拓展出大量的新的研究项目和研究领地。[1](P57)西方国际关系理论目前这种学说林立、流派纷呈的繁茂态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对其他学科方法和思想的吸收和借鉴。本文探讨的主题是著名的社会学家埃利亚斯的“文明进程”的社会学理论与国际关系研究的相关性问题。
  
  一、“文明进程”的社会学
  
  文明进程的思想是20世纪伟大的社会学家诺贝特·埃利亚斯(Norbert Elias)(1897—1990)在其杰作《文明的进程》(The Civilizing Process)中阐述的最广为人知的理论(注:埃利亚斯的《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起源和心理起源的研究》初版于1939年,当时鲜为人知,直到1969年首次再版。埃利亚斯的学术命运与众不同,属于从纳粹德国流亡出来的知识分子群体中的一员,他辗转欧洲最终旅居任教于英国。在英国相当长的时期内,他是作为一名体育社会学家为英国人所熟知,其理论的精髓并未被认识。直到20世纪晚期,其主要著作和文章在他70、80及90岁时才陆续问世或再版。在生命的暮年,埃利亚斯接受了来自德国、荷兰、法国和意大利的许多荣誉,但直到他去世前后,才逐渐为英语世界的社会学界所承认和拥戴。)。文明进程的思想是埃利亚斯对中世纪以来欧洲社会生活方式变化的一种精彩的案例分析,他通过对“文明”(civilization)的社会和心理起源的研究,探讨了影响欧洲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组织及其成员情感生活的长期变化模式,是一种颇具代表性的研究及理论认识模型,对至今仍流行在社会学领域的许多根本假设提出了严肃的挑战。[2](P1)
  埃利亚斯文明进程理论的核心旨在揭示社会对暴力的内部限制,个人自我控制的内在约束,对残忍、伤害和苦难的公共态度的变化,以及不同社会成员之间的情感认同水平等。[3](序言)埃利亚斯认为,古希腊和中世纪时期与20世纪相对发达的民族国家比较而言,对“有计划的种族灭绝”和公共暴力在道德上的反感水平,对身体暴力内在的禁止水平是更低些的,与这些禁止相联的内疚感和羞愧感也是更弱的,甚至也许是完全缺乏的。[4](P145)随着时间的流逝,现代社会发展了与古希腊和中世纪相甄别的一种对残忍的公共行为较低的“厌恶的极限”。埃利亚斯认为,从对人的行为的好斗性冲动的外部限制逐渐被内部限制所取代的分析中,人们注意到了现代良知的发展,以及西方社会对暴力犯罪行为在态度方面的深刻变化。[5](P335)历史事实显示,在现代欧洲,对上述事务认同的范围比它在早几个世纪更广。作为文明进程的结果,大多数欧洲社会的居民不再将看人被绞死被车裂视为“星期天娱乐”。正如与古代社会相比较,我们对其他人的认同,我们分享他们的苦难和死亡的情感已经增长。[6](P2-3)在埃利亚斯作品中一个强大的主题是,几个世纪以来欧洲对公共暴力更高的反感水平以及欧洲国家公民之间情感认同的拓宽是欧洲现代性的一个主要特征。
  埃利亚斯认为,稳定的垄断权力的兴起,现代正在延伸的社会相互依赖网络的演进,要求更大的自律以及对社会的其他成员更高的情感认同水平。埃利亚斯的研究详细地说明,为什么从中世纪后期和文艺复兴初期开始,个人的自我控制,主要是指与外部强制无关的、主动自发的自我控制会发展得特别快。在人类共同生活中所形成的这种自发起作用的个人自我控制,诸如“理性思维”和“道德良知”,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多、更实在地渗入进了人的情感本能的每一个毛孔,并严格地阻止情感和本能在没有经过控制机构准许的情况下直接地付诸于行动。[3](P42)文明发展的特点就在于更加严格、更加全面而又更加适度地控制情感。[3](P43)羞耻与尴尬是个人感情,也是典型的由社会所导致的情感。对“羞耻、尴尬起点的提高”的论述构成了他理论的主要内容之一。一个人感到他或她的不良举止被人发现,羞耻就产生了;看到他人有着同样不良的举止,尴尬就出现了。随着成文和不成文的礼仪规则变得越来越广泛精细,侵越这些规则的机会就增加了,因此羞耻和尴尬的情形也就增多了。在现代社会中,一些“令人讨厌的”或受指责的事情已经被逐渐地隐匿到社会生活舞台的背后。埃利亚斯为解释这些情形的社会根源提供了一个理论框架。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