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破碎的天空——我经历的“5.12”大地震


□ 王勇

  笔名潇湘。1960年代生于四川省旺苍县化龙乡。1988年毕业于南充师范学院。中学特级教师,全国优秀教师,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旺苍县文联副主席,旺苍县作家协会主席。业余坚持写作,在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千余篇,已经出版有散文诗集《雪地红豆》,散文集《时光空巷》《尘世啐语》《耕云播雨》《挺胸抬头》《花吹雪》,小说集《巴河纪事》,文学研究学术著作《古雪集校注》,文化著作《红色记忆川北,陕北》《旺苍史话》和《旺苍乡镇史话》。

  编者按“5·12”是每个中国人刻骨铭心的日子,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举世震惊,伟大的中国人民也上演了一曲英勇的抗震救灾的壮歌。如今,三年过去,在这个沉痛日子即将到来之际,我们刊发作家王勇的纪实散文,以志纪念。王勇

  好像人类面临的每一次大灾难都是来得很突然。灾难总是在人类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伸出恶魔之手的。

  2008年5月12日上午,天空显得仍然平静,我所处的川北大巴山下一个小县城还是充满着庸常的世俗平和。

  我敢肯定,无论事后怎样传言,地处中国大西南龙门山脉的所有人家都没有想到过一场灾难即将来临。五月的四川西部和北部山区,应该是一年当中春光最好的时节,是最适宜户外旅行和观光的时节。草木扶疏,百花盛开,山野里到处充溢着春的气息,芭蕉应该已经绿了,樱桃已经亮晶晶地挂上了枝头,嫩黄嫩绿的,再过不了几天就会红亮亮地挂满山坡了;映山红红艳艳地燃烧在山林里,像是情人的笑靥;百合花正在准备吐出第一个花蕊。

  一切都是那么平常,也都是那么美好,更是那么祥和。该上班的在上班,该上学的在上学,农人正在忙着春耕春种,田野里的秧苗已经伸展出初绿的几个叶片。每一个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忙着生存,无论高尚,无论平凡,也无论卑劣。然而,谁也不会也没有去想象另一个问题一一要是,如果……

  然而,不容设想和假设,就在那一瞬间,大地撕裂,天空破碎,生命折断,青春陨灭……

  时间定格在14时28分。这个时刻可能从此以后就会写在每一个汶川人、北川人和青川人,每一个四川人,不,每一个中国人的记忆里,直到走进民族的历史。从此以后,中国的历史不会不写下这个时刻。

  那一个时刻,每一寸土地上发生了什么?遗憾的是,我们某一个人的经历仅仅只是其中的千分万分之一。我们的记忆是后来陆续才弥补上去的,因为同一时刻我们只是知道自己经历和干了些什么,别的人经历和干了些什么我们后来才知道。可是,等我们知道的时刻,数万的生灵已经埋在了地下。

  那一天,我在干什么呢?上午我也像往常一样,因为是星期一,我得到办公室处理好一周开头的工作。按照工作安排,当天我派出教师参加全县初中毕业生的体育考试。然后准备上上午的最后一节课。

  谁知道,我当天给学生开始上新的一课《阿房宫赋》,后来却开了三次头历经两个月才上完。要是当天本人出了什么意外的话,这篇与地震没有任何关系的古文,就成了我的最后一课,成了我教师生涯的绝唱,不过好在这篇文章也是千古绝唱。但谁能说在别的什么地方就没有一篇课文开了头却永远也不再进行下去呢?那些灾区倒塌了房屋失去了生命的师生,他们的最后一课肯定没有多少内容与地震有关,他们自己也说不清那竟然成了他们的绝唱。

  因为上课的原因,所以中午我吃饭的时间偏晚,午睡的时间稍短。两点十分,我催促妻子去上班。要是往日,她应该已经上班去了,但由于头天晚上刚刚从成都开会回来,上午又处理了开会期间欠下的事情,所以她要再睡一会儿。

  我只好开始了我的午睡。刚刚迷糊着,突然床就开始上下抖动。第一次震动,像是突然遇到电击,床像弹簧一样向上弹起;刚掉下来,接着又是第二次起伏。我突然意识到是地震,忙催妻子起床: “快,地震了!”忙乱中,客厅的顶灯开始剧烈地摇晃,随即房子好像也发出了火车穿越隧道的声音。

  说实在的,绝对不是我有什么先见之明,早在二十多年前我读高中的时候,出于对地理学科的兴趣,我就知道我所处的地方和向西延伸的川西地区是一条地震带,所以这次我敏锐地估计到是自己脚下的土地出了问题。本来准备在屋子里躲着,但摇晃的时间太长,震动太大,我急忙打开门,催促妻子快跑。由于慌乱中我后出门,妻子在三楼楼梯等着我,她说死也要和我在一起。我顾不得感动,拉着她急跑,有她说的那句话,我唯一的念头就是要让她生,要让她活着。楼在抖动,大地在抖动,特别是楼房窗户玻璃和铝合金发出的震荡的嘶鸣让人心惊。我一边逃跑,一边惊惧地担心着等待着坍塌的来临,幸好震荡在我们的跑动中停止了。后来想起,这是忙乱之中的一条错误选择,要是楼房倒塌下来一样会出事。然而我不知道,就在那一刻,我的数万同胞埋在了地下。

  如实说,在大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我表现得不够英勇,也没有表现的机会,我为此而感到惭愧,所以从此以后我决心做好每一件事情以弥补自己的歉疚。我们来到开阔的操场上,很多人都到了操场,学生也疏散到了操场。大概过了十多分钟,人们的情绪已经稍微平定,好在我所在的地方没有房屋倒塌,更没有人员伤亡。我去安抚学生,做自己该做的工作。妻子惦记着她的学校和学生,也骑车到学校去了。

分享: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5期  
更多关于“破碎的天空——我经历的“5.12”大地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