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更多文摘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些日子,那些词儿


□ 叶 京

  [莫斯科餐厅]建成于1954年,位于西城区北京展览馆,它是北展苏式建筑群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说是中苏友谊的见证,人们习惯亲切地把它简称为“老莫儿”。以经营俄式西餐为主,金碧辉煌的大厅可同时接纳几百人同时进餐。后来中苏关系恶化,一度被改为“展览馆餐厅”。那时的北京孩子有相当一部分第一次接触西餐,都是从这里开始的。特别是“文革”期间,这里几乎成了北京一些干部子弟(顽主)经常光顾的时尚前沿。当时,类似的场所,还有位于崇文门路口西北角的新侨饭店等。
  
  [什刹海冰场]位于北京西城区北海公园后门什刹海体校旁边,与后海相接。50年代之初这里就成了人们滑冰的好去处。“文革”期间,逐渐演变成了一些子弟们常常出没的地方。他们除了滑冰,更多的是来这里追女孩,甚至为此打群架之类的,以显示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就是俗称的“拔份儿”。当时,类似的场所还有八一湖、紫竹院、颐和园、龙潭湖等。但都没“什刹海冰场”那么赫赫有名。
  
  [圈子]特指那个年代不正经的女孩。所谓“不正经”,也并不一定完全是“破鞋”的概念,充其量有点女流氓的含意,也就是后来被逐渐繁衍成了“蜜”和“喇”的意思。这都是北京的特有叫法。而其他地方都有自己的特殊叫法,那就举不胜举了。
  
  [拍婆子(找拍、倒拍、泡妞)]婆子和圈子的意思有些接近,但婆子更具有广泛性,一般的女孩都可称作婆子。拍婆子盛行于“文革”中期,就是在大街等不同的场所追素不相识的女孩子,和她们交朋友。这在当时是被人看作流氓行为。如果一个女孩有意让你追求她,那就是“找拍”;如果一个女孩子主动追求你,那就是“倒拍”。其实这都是青春期的必然反应,拍婆子和耍流氓是不能划等号的。当时的做法大多比较文明,一般男女之间相识之后都不会有太出格的行为,更不会像后来的“泡妞”和“嗅蜜”那么开放。
  [蜜(军蜜、嗅蜜)]“蜜”应该算是“文革”后期的产物,改革开放之后才广泛流行于北京。圈子和婆子的意思它都兼而有之。“军蜜”实际是从“军婆”转化而来,泛指穿军装的女孩,也就是女军人(通讯兵、卫生兵、文艺兵)。当时如果敢在大街上或者其他公共场所公然勾搭女兵,那简直就是胆大妄为。一旦追成了,那这人就是孩子们心中的英雄。“嗅蜜”是从“拍婆子”演化而来,不仅继承了拍婆子的优良传统,而且发展的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嗅蜜还有一种说法叫“磕蜜”。
  
  [喇]也是从“圈子”演变而来的,但它的意思更接近于现在的“鸡”。改革开放之后在北京很是流行了一阵子。“喇”还可以分为“大喇”、“小喇”。“喇”如果当名词使用,它就是被人们俗称的女流氓的意思;如果要是作为动词使用,它即是做爱的意思。如喇了某某,或者办了某某。
  [刷夜]有家不回,在外面过夜。这在“文革”期间算是一种叛:逆行为。—般都是孩子犯了错误不敢回家面对家长,还有一种是家里没有人管,在外面玩疯了不想回家。
  [碴琴]这种现象出现在改革开放前后。琴指的就是吉他。双方为了比拼琴技,包括看谁会的歌多,约好时间、地点进行一次比赛。通常地点都会约在鲜有人迹的地方,比如公园的后山等僻静的角落。因为那时此种行为基本被视作违法。
  [手抄本(《曼娜回忆录》]在那个缺书及知识贫乏的年代,很多诗歌和小说等都是通过私底下传抄的形式广为流传。《曼娜回忆录》就是当时被人们争相秘密传抄的手抄本,大约万字左右,女性第一人称,文笔纤细。内容大概是讲女主人公先后与三个男人共同的“生活”经历。很多青少年的性意识都是伴随着这本书逐渐成熟起来的,此手抄本在当时那个禁欲主义年代被列为最黄色下流的读物。有一种说法提到《曼娜回忆录》实际上又叫《少女之心》。但《少女之心》实际并非是《曼娜回忆录》的另一名称。《少女之心》的手抄本全文仅有五六千字左右,近似于一篇放大的日记,文字不长。作者用第一人称“我”,讲述了和表哥恋爱的过程。
  [嗝儿屁着凉大海棠]“嗝儿屁”就是死亡的意思。有些人临死时,上面打个嗝,下面放个屁。“着凉大海棠”,实际上是北京人的一种臭贫的顺口溜方式。此语很不文雅,带有幸灾乐祸的语气。
  
  [向毛主席保证]是带有时代烙印的特殊用语,通常在向某人赌咒发誓时习惯用的口头禅。由于毛泽东已被神化,向毛主席保证的权威性也就大大超过了任何形式的誓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