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能饮一杯无


□ 苗 雁

  气温骤降,连日来霖雨连绵,空气中弥漫着阴潮的味道,心都湿透了。即使我这个平日最喜欢绵绵细雨的人,心也不由得紧蹙成一团,忽想到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通红的炉火,映着泡沫浮动的绿酒,一场暮雪就要飘洒,主人绵绵的深情,生活就在这一刹那浮起了玫瑰色,暖了心,润了情,湿了眼,于是不由得想起了酒。
  酒,这个变化多端的精灵,穿越时空隧道,带着它特有的醇厚、绵香气息,以它富魅力的盛名,袅袅的,向我扑面而来。
  岁月悠悠……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那是一个天朗气清,惠风和畅的日子,兰亭的王羲之此等文人雅士的饮酒,款款的闲情雅趣,何等的舒适惬意!
  这时的酒是个淡泊的君子,温润谦和。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嘱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奄,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嘱)”在这样的清风明月之下,在这样的倚歌唱和中,耳畔余音袅袅,不绝于缕,轻灵的心绪也必然沉迷陶醉。
  那时的酒是个红颜的知己,贴心温存几多柔情。
  都说酒是属于伟丈夫的,自古把酒论英雄,汉高祖醉酒斩白蛇的神话家喻户晓。《三国演义》中“煮酒论英雄”也足以让我们看到借助于酒力曹公表现出风流倜傥、狂放不羁。再加之他那首把酒临江,横槊赋诗,足显风云之气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是何等男儿的慷慨悲凉之情怀!
  《水浒传》中,第二十二回描述武松上景阳岗的一段说:……(武松)前后共吃了十八碗,掉了哨棒,立起身来道:“我却又不会醉”,走出门来笑道:“却不说‘三碗不过岗!’”手提哨棒便走。这时的酒是英雄的肝胆,豪气干云。
  初唐四杰之冠的王勃在写《滕王阁》七言古诗和《滕王阁序》时,先研墨数升,继而酣饮,然后拉过被子覆面而睡,醒来后抓过笔一挥而就,一字不易。那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佳句流传千古,光照尘寰。
  同样,有着“画圣”头衔的吴道子,“每欲挥毫,必须酣饮”,唐明皇命他画嘉陵江三百里山水的风景,他酒后挥毫,一日而就;“三杯草圣传”张旭“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才有了“挥毫落纸如云烟”的《古诗四帖》。
  酒顺着啜饮的喉头,在体内七拐八拐,左飞右旋,溶入血液,阳光、土壤、果实、浆液就这样一并呼啸着注入体内。呼出的酒气,触到石头,石头也会走路,绕着草木,草木会说话,山起舞,河歌唱,醉了天地万物,灵气浮动。这时的酒是艺术灵感,是激情创作的导火索,点燃,绚烂,光彩夺目。
  这样一种液体曾让多少人心醉神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