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个裹红头巾的女人》的雪之梦


□ 盛红莲

2005年岁末,是东北最寒冷的季节。顶着呼啦啦的老北风和冒烟儿的大雪,韩志君带着他的摄制组,开到了黑龙江的大山深处,在举世闻名的雪乡开始了他们的苦斗。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韩志君充满激情地说:“我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的时候,看了黑泽明的《德尔苏.乌扎拉》,又看了一部长纪录片《北方的纳努克》,就产生了拍雪的强烈愿望和冲动。直到2005年盛夏,我拍《大东巴的女儿》,主景地选在了云南丽扛的玉龙雪山,这个夙愿才得以实现。”“当《大东巴的女儿》拍竣,行将离开丽江的时候,我却觉得拍雪没拍够。等最后一批样片的那几天,我时常独自一人走出宾馆,站在香格里拉大道上,遥望云霭深处的玉龙雪山,心中充满了怀恋。玉龙雪山,是北半球离赤道最近的雪山。那里的雪,是被大树和小草掩映着的,因此有‘绿雪’的美誉。当时我就想,既然我迎着酷暑在这里拍了一次‘绿雪’,那么我可不可以在冬天的时候,再找一个离北极村最近的地方拍一次‘白雪’呢?这,便是我把《两个裹红头巾的女人》的拍摄景地选定在‘雪乡’的初衷!”的确,韩志君对拍雪是甚为痴迷的。2000年,他随中国电影家协会组织的代表团到意大利访问,发现有的商店卖美国的高筒军靴,就花了200多美元买了一双。朋友们见他买那么笨重的靴子,都挺奇怪,当时他就说:这玩艺好哇,拍雪的时候肯定有用!
他的“雪之梦”,在《两个裹红头巾的女人》这部影片中终于得以实现了。画面中的雪与冰河,造型奇崛。大雪覆盖的原始莽林、大雪掩映的相互毗邻的三个小院儿、大雪遮蔽的绵延起伏的山峦……所有这一切,都充满了涛情画意。摄制组的美术部门,还冒着零下近四十度的严寒和东北有名的“大烟泡儿”,在大森林里搭建起一个冰封雪裹的“看林人小屋”,非常有生活质感。同时,他们还自始至终巧妙地运用了几个“活的道具”——两条颜色迥然不同的狗和一只狍子,使他们所拍出的雪更加富有生命与灵性。影片在长影试映时,观赏者交口称赞。著名文艺评论家朱晶兴奋地说:“这才是真正的东北文化,也是雪与冰河的赞美诗!”
黑泽明有句名言:“新的电影固然要讲出新的故事,但更重要的是塑造人物形象。”拍雪,当然更重要的是要拍好雪中的人。惟有雪中的人鲜活了,生动了,在银幕上呼之欲出了,雪自身的灵性才能显现出来并且也才可能具有美学价值。
影片中的女主角喜凤由曾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的著名演员郑卫莉扮演。喜风是位三十多岁的漂亮女子,因嘎子被狗熊咬死而成为寡妇。她与邻院的双鱼,头上都裹着红头巾,但却有着不同的命运和悲欢。
喜风朴实、善良,可性情却像山里的老北风,泼泼辣辣。她暗恋邻院的杨天龙,却又对他经常上山偷猎不满。有一次,杨天龙在大雪中追杀狍子的时候,不慎误伤双鱼,开始了邻里间的爱恨、恩仇。这时,却又从斜刺里杀出个会唱“二人转”的二狗子。赵本山的得意弟子关小平,把这一角色演绎得相当出色和出彩。他的出现,使左邻右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喜风与杨天龙之间也产生了因爱生嗔的矛盾、纠葛和冲突。
“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之间的和谐”,是这部影片的主题。影片是在激烈的矛盾、冲突,甚至对抗中,有层次地表现这种和谐的,而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有机地层示了东北黑士地浓郁的民俗、风情。喜凤和杨天龙、双鱼和二狗子,历经充满了悲喜剧色彩的激烈碰撞与冲突之后,都渐归和谐。影片结尾处,二狗子终于实现了“狗屎干了都不臭”的诺言,告别了自己腌躜的过去,杨天龙呢,也在自己的双胞胎女儿——桃儿、杏儿(由姜涵悦、姜涵笑饰演)充满童真的目光的注视下,在那一大片冰与雪的世界中,勇敢地为喜凤围上了自己特意给她买来的那条火焰般的红头巾……从而,为爱与人性吟唱了一曲感人肺腑的咏叹调,为人与自然描绘了一幅多姿多彩的风俗画。
责任编辑/苏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