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麻班长


□ 李立泰

  麻班长,不姓麻。是因为长一脸麻子而得名。麻班长脸上的麻子是白麻子,在脸上分布得挺均匀。我们那儿好说“十个麻子,九个俏”,麻班长就属于俏的那种。小伙儿是村里拔尖的。
  麻班长其实是个很不错的战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打冲锋总冲在前,杀鬼子杀得多,立功多。
  除去麻子方面的问题不说,就身段和模样两大标准来衡量,是颇吸引人的,就是战友们的那句话,“化上妆灯光一照,没治了”,挺抓人儿。驻地的大闺女小媳妇都愿意看麻班长演戏。
  麻班长前段时间跟驻地村“妇救会”里的钢枪班演节目,演来演去把关系演得不一般化了,其实也没什么深层次的问题,也就是搂一搂、抱一抱。最多就是接个吻什么的。受了点儿小处分,挂职排级到战士中当班长。别说叫当班长,就是光当战士也行,只要不开除出革命队伍。
  战争年代还没创造出挂职这个词,就是暂时保留级别,以观后效。麻班长还是老脾气,干像个干的,玩像个玩的,他当战士真没说的,拔黄屯据点,他光脊梁一扒,大刀片儿耍起来,吓得鬼子皇协们举手投降,那次麻班长一个箭步冲进黄团长卧室,把黄大头办了,立了头功。
  休整期间他跟战士们说笑话:“一刺刀把黄大头的被窝挑起来了!你猜怎么样?”战士们的眼亮起来,问他怎么样啊?“操!里边光黄大头,也没个小老婆儿什么的。”战士们也挺扫兴、没劲。如果有个姨太太或者小老婆儿什么的就带劲了。
  麻班长别看长一脸麻子,殊不知在老家还娶了个拔尖的漂亮媳妇。那会儿不兴谈恋爱,摊上啥算啥,双方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新媳妇下了轿,把盖头掀了,才看清新女婿的模样。
  麻班长结婚不久,八路军冀南七分区在鲁西北一带扩编。村农会给麻班长报了名。他小媳妇儿积极支持他参军。人家都是拉后腿儿,她倒愿意叫我上队伍……麻班长想,她的精神不低。
  降成班长,麻班长一开始想不通。想不通也得通,炮火连天的没有想的时间。
  麻班长来到队伍里是能战的兵,很快就当上了班长,再后来当上了排长。正当向连级大踏步迈进的时候,他们又打了胜仗。喜讯传到家里,小媳妇儿也喜得了不得。队伍一胜了就演节目,跟驻地干部群众搞联欢,麻班长爱好文艺,吹个笛儿,拉个弦儿,打个竹板儿的样样在行。节目那玩意儿一深入进去就不得了,三演两演就把爱情演了出来。把排长降成了班长,就因为这点儿事儿。麻班长当然不服……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那儿,你啥法?
  不服也得服。麻班长说:“当啥也不在乎,只要叫杀鬼子就行!”“咱家里的比她们强多啦,还真不稀罕哩!嗯。”连长营长的不信,你别吹牛啦老麻。
  麻班长说:“现在净打仗,没空,等咱全国解放了,你们到俺家看看俺那媳妇咋样?”
  大伙起哄:“好呀,咱看嫂子去!”
  拔黄屯胜利后,部队又打了次恶仗。先是冒雨行军,后是跟敌人接上火后,攻城头次没成功,敌人地堡的火力太猛。麻班长看着战友倒在阵地前,眼又红了。他顶上棉被,泼上水,夹上土像个小土山儿。在战友们火力掩护下,他接近了地堡,“轰”的一声巨响,敌地堡飞上了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