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要把蕾丝文胸挂在阳台上


□ 艾小羊


爱情的动机并不如书本上所讲的那么纯洁,往往以奇怪的方式开始,比如,一只文胸,或者一个绮念。但爱情都是美好的,像那个夏天树影浮动的黄昏。

黑色文胸,小巧的、薄薄的

2002年5月15日,黄昏的到来毫无预兆。是个晴天,西斜的阳光一点点走进东湖新村狭窄的街巷。伍齐突然站在门口打了一个悠扬的呼哨,循着他的目光,我看到东湖新村156号二楼阳台外,飘扬着一件耀眼的衣物。那是一件会让所有青春期男孩心跳加速的黑色文胸,小巧的、薄薄的蕾丝挂在一个淡绿的衣架上,花纹相拥呈现优雅、飞扬的三角形。那样薄而且软,可以想象它贴在年轻、丰满的胸脯上是怎样的惊艳。
这是一片以出租屋为主的城中村,156号的阳台上个星期还挂满了婴儿尿片。
在东湖新村上空飘扬的如原始森林般的衣物中,文胸并不少见。我和伍齐曾无数次猜测那些时刻呈现挺拔姿态的海绵文胸或泛着黄色汗渍的白布文胸背后的主人模样,这是两个单身汉之间一个有趣的游戏。
我和伍齐的话题一直围绕着东湖新村156号的新主人。可能是附近高校的女生,也可能是在附近工作的人,不管怎么说,敢穿这样薄的文胸,一定拥有骄人的身材。

谁能追上白小卉

第二天,我去石家庄出差。在火车站发短信给伍齐,让他和156号的女生勾搭勾搭。三天后,伍齐在MSN上告诉我,他"无意"中站在156号的楼下看报纸,晾衣服的水滴在他的报纸上,他抬头喊喂喂喂,便认识了黑色文胸的主人。"她叫白小卉。"伍齐说。
晚上,我梦见自己站在一片绿幽幽的草丛间,一个公主在城堡塔尖上探头晾衣服,黑色文胸上的水滴落在我的头顶,散发着令人眩晕的淡淡清香。惊醒时,我的身体正发生着令人难为情的反应。
我在两个星期后的某个下午回到东湖新村。钥匙在锁孔里转动,听见身后有女生喊,哎--哎--。156号的阳台上站着一个穿白色家居裙的女孩,棕黄色挑染的头发用发卡随意别在脑后,她抱着半只西瓜,挥舞着不锈钢勺子。我转过头,"喂,你是伍齐的同屋吗?"听到她把伍齐的名字叫得那样亲切,我心里突然有点淡淡的酸楚,便故意气呼呼地问:"你是查户口的吗?"她吐吐舌头,把手放在鼻子上做了一个顽皮的鬼脸,挑起一大块西瓜塞进嘴里,不再看我。
洗完澡,拉窗帘时意外地看到白小卉依然坐在阳台上,身体微微倾斜地靠在墙上,裙子宽大的领口向一侧歪去,露出半边黑色的文胸带子。她洁白纤长的手指正飞快地按手机键盘,"她会不会在给伍齐发短信?"这个念头冒出来,我恨不得打自己一拳,一个24岁的大男人竟变得如此小肚鸡肠婆婆妈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都市心情》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都市心情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