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寂寞红颜


□ 力 歌
寂寞红颜
力 歌


  周艳接她爸的班,到列车段当乘务员。她心里挺高兴,脑袋里装满了游历各地的天真计划。刚开始还觉得新奇,扒在乘务室的窗户上,望着一闪即逝的房屋建筑觉出些稀罕,时间一长就有种晕眩,她为自己的不争气气恼了一阵。她将目光投放到了远处,山水草木便充满了她的整个世界,有过的不快旋即便烟消云散了。
  终点站是个并无神奇,也无景色的城市,但她与她的小姐妹们还是饶有兴趣地逛遍了所有的商店。她确实想过当一辈子列车员该有多好,但那不过是一阵子的兴奋罢了,那种兴奋在她当列车员的历史中显得太短暂了,很快她就腻烦了列车员的工作。
  这时一同上班的列车姐妹们不再抱成一团,各有各的小圈子,方云是周艳最要好的朋友。两个女孩都是水灵灵的漂亮姑娘,周艳比方云更出众。乘务组里最有学问的李杰大姐命名她们为“一对丽人”。
  周艳的许多美好总是与旅客联系在一起的,不过有一天,她弯腰清扫座下的垃圾时,觉出臀上的刺痛,这显然是有人的下作之举。她站起身来,看到了一排涎皮涎脸的家伙。她怒问:“谁干的?”她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她找来了乘警本想让乘警出面主持公正,乘警却反过来劝她,“都是铁路工程的通勤职工,以后躲他们远点。”
  从那以后,每到这些工程职工上车的区段她就躲进乘务室里,而那些家伙却大模大样地堵在门口,商量着她能否屈尊跟他们中的一位搞对象。她无可奈何,每次站停时,她又不得不冲出几道防线,那些人趁机不知捡了她多少便宜。老列车员们却能与通勤职工打得火热,每当她们一起说起小列车员的惊恐时,老列车员一脸的不屑,说:“就当他们没娘,上咱这乳房上要奶水好了。”
  当时,周艳脸红了好一阵儿,她感到胸部在隐隐作痛。
  李杰非常同情周艳的处境,有一天她突然对周艳说:“艳,你该有个男朋友了。”
  周艳听到这句话有些突然,显得怪难为情的。
  李杰是个大姑娘,三十多岁了还没处对象。她是中专毕业分配到列车段工作的。那时刚刚有了函授这一事物,她便捷足先登学起了函授。
  “艳,是这个年龄了。”李大姐又说。李大姐说这话时,像是随便谈论一件令她愉快的事。周艳想想也确实到了这个年龄了,可嘴上却说:“哪呀,还小嘛,不急。”
  “还小?再大就成了老姑娘了,看谁还要你。”李大姐说。
  李杰很高傲,很少愿意与人接触,总把自己封闭在播音室里,而对周艳却例外,常让周艳到播音室来,后来周艳调整到了播音室的这节车厢来,就愈发方便了,这样的调整肯定与李大姐有关系,李杰是这个乘务组的党小组长。
  自从上次谈起处男朋友话题以后,周艳有意无意多去了几次播音室,而李杰却避而不谈这方面的事。这次周艳担心能不能旧话重提时,李杰提到了冯达这个名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