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有一个哥哥


□ 原 木

我有一个哥哥,现在很少有人知道。

人们只知道,我才是正正堂堂的哥哥。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整整叫了我几十年,硬是把我叫老了,满脸皱纹,两鬓斑白。

“你有一个哥哥”,那是妈妈告诉我的。妈妈是在哪一年告诉我的,第一次告诉时我有多大,我已经记不起了,更记不起妈妈告诉我有多少遍。只是记起在那些难忘的往事里,有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借着月光、星光和灯光,妈妈不厌其烦地讲述,就像讲着那些神奇的童话和动人的民间传说,让我常常听着入迷。

其实,我从未见到过哥哥,认识哥哥仅凭哥哥的小名和妈妈珍存的哥哥唯一的一张照片。哥哥小名叫小顺子,没有大名是因为还未及给起。哥哥的相片是五岁时照的:穿一身小花棉衣,因为是黑白版,所以看不出花的颜色,他笨笨地站着,显出有点像站不稳的样子,一张稚嫩的小圆脸上,两颗星星般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这就是哥哥,一个极普通的农村孩子。可是,从妈妈的口中,哥哥是一个很不寻常的孩子,聪明,好学,懂事。三岁时就学着问这问那,尤其喜欢认字,听故事,五岁时能认得三百多字,还能讲故事,经常在公众场合读报,背诗,曾经引来无数大人们的交口称赞。在那个极度困难的时代,饥饿始终困扰着人们的生活,哥哥经常将分到的一点点吃的东西送到妈妈的嘴边。有一次,妈妈带哥哥到村头河边玩耍,在河套上数石头的哥哥,突然高兴地跑向妈妈,手里拿着一块很像饺子的鹅卵石,放在妈妈的手上,说:“妈妈,你吃,这是好吃的饺子!”每讲到这里,妈妈都会以泪洗面,在她晶莹闪亮的脸上升起自豪、欣慰之情,但又很快被惋惜和痛苦所代替。因为哥哥死了,是死在妈妈的怀里,是死在寻医的山路上。那一年哥哥才六岁,时间是1956年春。后来谈及哥哥的死因,妈妈一直说哥哥因为聪明累死的,今天应该准确地说哥哥死于营养不良和医疗落后。当一个小木匠将哥哥装殓进去,抬到后山脚下,用石头严严实实垒上的时候,妈妈疯了。那还是爷爷奶奶活着的时候讲给我听的,妈妈疯得很厉害,什么都不知道,别说下地干活,就连洗衣、做饭这样简单的家务活,都全部扔给了奶奶,妈妈整天疯疯癫癫,到处乱跑,经常不吃不喝,没人领着就不知道回家。一次,天很晚了,夜幕已经降临,全家人还没有找到妈妈,爷爷只好求助生产队长,发动村民帮助寻找,最后在一个极偏僻的山沟里发现了妈妈。妈妈蓬头垢面,衣服全让树枝、石头挂破了,目光呆滞地倚在一棵松树下面,望着漆黑的夜空出神,那天所幸没有遇上狼,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从此,爷爷害怕了,再也不敢让妈妈单独乱跑,白天就用一根绳子将妈妈绑在里间屋子的板壁上……

迟到的消息,让支边的父亲急急忙忙赶回了老家,将病中的妈妈接到了父亲工作的边疆小城进行医治,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治疗,妈妈总算是平静了下来,后来就有了我,接着又有了二弟和妹妹,渐渐地妈妈从“失子”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从此也就把我们当宝贝一样金贵起来,而我们就是在听着“哥哥的故事”中逐渐地长大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