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沃纳·潘顿与“新有机设计”风格


□ 白天佑

内容摘要:潘顿是丹麦近半个世纪以来最富于想象力的设计大师之一。他多才多艺,在建筑、家具、室内环境、展示、灯具及纺织品设计等领域都有着卓越的成就。西方的设计史家把潘顿的设计风格称为"新有机设计",以区别于丹麦传统的"有机设计",这实际上指出了丹麦设计在20世纪60年代的一种新动向。本文重点讨论潘顿的设计特色,并试图通过潘顿探讨"新有机设计"的风格问题。
关键词:潘顿有机设计新有机设计波普风格

沃纳·潘顿与“新有机设计”风格图片1
二战结束后,现代设计的发展纷繁复杂。尽管发达国家设计的国民性格仍然十分明显——德国设计的理性、法国设计的浪漫、英国设计的保守、意大利设计的奔放——但是,随着国际设计交流的日趋频繁,每个国家都出现了一些与本国设计传统不相协调的“异数”。尤其是从20世纪50年代末到整个60年代,随着世界范围内“反文化”(Anti-Culture)和“反设计”(Anti-design)浪潮的盛行,年轻的设计师不甘于因循保守的设计套路,纷纷在设计中彰显强烈的个性。在这些被视为“叛逆”的设计师中,丹麦设计师沃纳·潘顿(Verner Panton,1926—1998)就是一个杰出的代表。一些西方的设计史家把潘顿的设计风格称为“新有机设计”(Neo-organic design),以区别于丹麦传统的“有机设计”(Organic design),这实际上指出了丹麦设计在20世纪60年代的一种新动向。
对于现代设计的发展来说,潘顿最为杰出的贡献就是他在20世纪60年代设计的“叠椅”(stacking chair)。潘顿花了五年的心血设计“叠椅”,这是人类设计制造的第一张全塑料一次模压成型的椅子,也是最早的一批塑料家具。早在哥本哈根的皇家艺术学院学习的时候,潘顿就开始了对无后腿座椅的构思。1955年,他造出一把呈S造型的木复合椅,而后来又发现了一种新型的塑料材料,于是他再次来审视他的这个“椅子”的主题,重新回到S造型的构思上,并对它进行了修改。这个构思最具特色的地方就在于它的“无后腿构思”:椅子下部弯曲,构成了S型的底座,并由此营造出作者所期望的腿部空间。这把椅子的出现是革命性的,它不仅改造了椅子千百年来形成的功能性结构,也在材料工艺和形式感上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就。这一设计的创举是潘顿通过对塑料性能的深入研究和不断实验所取得的。事实上从50年代开始,潘顿就开始了对玻璃纤维增强塑料和化纤等新材料的试验研究。60年代,他与美国米勒公司合作进行整体成型玻璃纤维增强塑料椅的研制工作,“叠椅”的构思也最终于1968年定型并被投入批量生产。由于这一款椅子功能合理、线条柔美、色彩艳丽、姿态优雅,具有强烈的雕塑感,又是一次模压成型,因此它在被设计出来之后不久便风靡全世界,被许多博物馆所收藏,直到今日还时常见诸时尚杂志,享有盛誉,其作为设计流行经典的力量可见一斑。
尽管潘顿在丹麦的事业渐渐开始发展起来,他的创造性成就也给丹麦战后的设计注入了无穷的活力,然而他却越来越想离开家乡,到外面去闯荡。潘顿认为,当时的丹麦设计界过于保守,无法为他提供满意的工作环境。于是,他于1962年离开丹麦,先在巴黎短暂停留,随后又来到瑞士的巴塞尔市,最终他选择在这个瑞士的名城建立他的个人设计事务所。巴塞尔有国际著名的家具制造商米勒公司(Herman Miller)的生产基地,同时也是著名的“维特拉家具博物馆”所在地。在巴塞尔,潘顿先后为欧美许多著名公司设计家具、灯具和其它产品,其中包括米勒公司、诺尔公司(Knoll)、托奈特公司(Thonet)、维特拉公司(Vitra)和意大利的巴亚尔公司(Bayer)。特别是他为巴亚尔公司设计的具有未来主义梦幻空间效果的“太空景观”系统室内装置,曾与意大利设计师科伦博(Joe Colombo)的“微型整体空间”共同参加了科隆国际家具博览会。这组令人惊异的波浪起伏的座椅和躺椅构成的雕塑家具装置由红、玫瑰、蓝、紫等单纯强烈的色彩结合而成,已经超出了一般家具的设计概念,显现了潘顿非凡的创造想象力。该产品成为1971年科隆博览会上最大的亮点。70年代之后,潘顿也屡有惊人之举,但是他事业上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沃纳·潘顿与“新有机设计”风格图片2
纵观潘顿的设计生涯,可以发现,尽管潘顿是一个丹麦人,但他却打破了丹麦“有机设计”的传统。丹麦的“有机设计”以德国的理性主义为特点,将现代主义设计和丹麦本土注重手工传统的设计文化相结合。所谓“有机”(organic)有两层基本的含义:1. 朴实的、简单的、健康的和接近自然的设计;2. 组成设计整体的各个部分像有机物一样相互联系。这些含义在丹麦的设计中都体现得十分明显。丹麦的设计师在设计中注重使用木材、玻璃等天然材料,喜欢采用曲线、波浪线、水滴形等柔和的线条赋予设计形体特征。通过材料的选择,丹麦设计也就具有了朴素、自然的色泽和纹理特征。“有机设计”的传统是以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 1898—1976)为代表的斯堪的纳维亚地区设计文化共有的特色。而潘顿的设计尽管没有刻板的形体,也利用了有机的形态,但却不愿意在设计中采用天然的材料。潘顿钟情于探索包括塑料在内的人工合成材料在当代设计中的应用,尤其喜欢使用强烈的色彩刺激人的感官。因而,从设计语言上讲,潘顿的设计更像是20世纪60年代的意大利设计。 英国设计史家莱斯利·杰克逊(Lesley Jackson)把潘顿的设计风格称作“新有机设计”,被归为同类的还有法国设计师皮耶尔·普林(Pieere Paulin)和奥里夫·莫古(Olivier Mourgue)等人的设计。“新有机设计”反对刻板的现代主义设计,但也不是“有机设计”传统的简单复兴。它在设计理念以及对技术和材料的要求上都和传统的有机设计截然不同。以前的家具设计都要求符合人体坐、立、行、走的规范,而60年代的新观念则要求重新考虑这些行为规范。比如传统的椅子是用来“坐”的,新的设计观念则要求椅子最好可以用来“躺”;传统的床和沙发要求高于地面,由木质的床脚和沙发腿接触地面,60年代的观念则要求这些家具的设计贴近地面,越矮越好,越舒服越好。要想实现这些想法,传统的自然材料显得比较笨重、不易实现,而化纤、海绵、泡沫塑料、树脂等一系列新材料却使得新设计观念成为现实。传统的“有机设计”也不考虑对未来生活的设想,它只是不想丢掉手工艺的精致和淳朴,试图通过将手工艺设计和现代设计结合,让人类继续感受到大自然的温馨。而“新有机设计” 则充满着乐观主义,它无时无刻不为人类的未来生活勾画美好的前景,毫不在乎自然材料的优点和命运。“新有机设计”的形体尽管可以称作“有机形”,但这种“有机形”已经没有自然有机形体那种柔和的形式感了,更多的是一种人工有机形态或几何形态。由于人工合成材料的使用,“新有机设计”也完全失去了自然的色泽。站在今天的立场上看,可以说“新有机设计”完全是潘顿等设计师对60年代科技文明消费社会的乐观主义情绪的表达。 从某种意义上讲,“新有机设计”也可以说是“波普设计”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