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家的年历与日历


□ 韩石山

我家的年历与日历
韩石山

快过年(元旦)了,单位发下日历,我办公室有朋友送的一个,就把单位发的这个拿回家里。一进门妻子见了,说,咱家还用这个吗?初听一愣,继而便哈哈一笑,说,真是糊涂了,要是早些想起,真该跟改香(发日历的人)说上这么一句。
这自然是笑话。这样的笑话,是不能跟外人说的,它的含义太微妙,也太特殊了。
中国历史上的纪年法,有过几个大的改变。先民们用什么,渺不可考。春秋战国的史书上,多用大事纪年法。最大的事,当然是国君的即位,于是某公几年的说法就多了起来。汉代以后年号的设立,即其馀绪。与之相辅的,是干支纪年法。满清倒台,民国肇始,明令推行公元纪年法,同时又用民国纪年,可说是新法旧法混用。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才与世界各国一样,单用公元纪年法。
对此,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家庭,自组建以来,当然是恪守不渝。
然而,到了公元2004年,我们这个家庭,却萌生叛意违背国家法令,自改历法,直可说是复古:用起了历史上久已废弃的大事纪年法。
无他,皆因前一年的冬天,女儿生了个孩子,姓董,大名日哲西,乳名日皮皮。从此以后,我们这个家庭,就不怎么用公元纪年法了。一说起什么事,若是2003年,就说是皮皮生的那一年,相当于说“皮皮元年”,再后来就干脆说皮皮二年、皮皮三年。比如说起今年的事又要用明确的纪年,就说皮皮四年如何如何。要说起明年的事呢,那就是皮皮五年了。比如家里要添个什么东西,又不太急,就说,到了皮皮五年再办吧。人说现在的孩子是小皇帝,在我们家里,那可不是一句玩笑话,是真的,这不,都有了年号了。
这都没什么,再违法,再复古,只在我们家里,不会坏了国家的政教法典,也就不会乱了国家的纲常名教。不会给社会秩序造成什么混乱,也不会给家庭生活带来什么不便。可怕的是,我们连日历也变了,这可就不一样了。我是有工作,在上班的人。过去用公元纪年法,哪月哪天清清楚楚,你清楚,别人也清楚,日历一变,成了我清楚别人不清楚,难保不会误事。这是后话,待会儿再说。先说我们的日历是怎么变的。
女儿在一所小学教书,夫君在一家银行上班,他们有自己的小家,离我们家的距离,用公交车站计算,也就四五站的样子。在这个小城里,不能算远。皮皮随父母住,父母上班了,奶奶照看。妻子还上班,无暇顾及。奶奶家里也一大家予人,只能是星期日下午来,星期五下午回。一到星期五下午,奶奶走了,女儿女婿便带着皮皮来我家,一直住到星期日的下午或是晚上再回去。两三年了,几乎每个星期都是这样。
我呢,要说也真没出息。一到了星期五上午,就心慌意乱,什么正经事也做不成,眼巴巴地等着皮皮来。过去星期六、星期天在家里,一天到晚书不离手,现在全变了,什么狗屁书,见了就烦。只要皮皮不睡觉,就逗他玩。有时他烦得不行,直喊姥爷走开,圣意难违,为臣者只有领旨走开。可他这个小皇帝,哪里是我这个大奸臣的对手。是走开了却不走远,就在不远处笑嘻嘻地看着,待他那个劲儿过去了又凑上前来,直到他又烦了再假装遵旨离开。表面忠顺,暗藏奸心,在这一点上,我不光不比古代的奸臣差,就是跟时下那些平日口口声声说为人民服务,实则残民害民的贪官污吏们相比,也毫不逊色。唯一的不同或许在于,我是真心爱民——女儿和外孙,他们呢,究竟爱谁,只有天知道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