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们是怎样坠落成帮凶的


□ 杨光祖

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至今还在爱好着。但是,我现在不敢说自己是“爱好者”了,因为面对“文学”,我越来越糊涂了。本来,我喜欢阅读一些当下的文学作品,现在,以我有限的能力,我不敢再读了。那些,我看好的优秀作品无人问津,而那些我认为不啻是垃圾的东西,竟然被一些人定为“佳作”,甚至是“空前”、“填补了空白”,还甚至连“伟大”、“里程碑”什么都:用上了。而这些;都是我非常尊敬,甚至可以说非常崇拜的评论家、学者在研讨会上说的,在文章里写的。
于是,有一个阶段,我非常之痛苦,我为自己的无知,自己的有眼无珠,而感到十二万分的痛苦,甚至是羞耻。您想想,一个从小就热爱文学,一个从大学中文系毕业的,现在又在高校任教的中文老师,竟然无法分辨一部文学作-品的好坏,甚至起码的水准都没有了,您说他能不着急、痛苦吗?比如,许多的专家都说,马原的小说创作是“创造性”的,了不起,但我怎么都’看不出来。只要我们读读卡尔维诺、博尔赫斯、罗伯格里耶等西方当代大家的小说,我们还能这样说吗?只有南京大学的教授王彬彬说,他是仿作小说,很难说有什么创造性。那么,难道那些专家没有读过这些西方当代小说大家的作品吗?恐怕他们连原文都读过,大家看他们写起文章,光外文参考文献就引一大堆,应该不会如此没有学养?
当然,马原、莫言、叶兆官、阎连科、王安忆等等,你就是说得高些,也有一说,他们起码是非常不错的作家吧。那么,还有一些作品,我们看确实没有多好,比如《中国制造》、《省委书记》等等,不过就是类型化写作,什么正义最终战胜邪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之类,弱智不-弱智,我在一篇文章里就说了,不过是黑幕小说,满足一些老百姓的窥隐癖而已。就艺术水准来说,与。1950—1970年代的红色经典相比,恐怕还有一段距离。但,总是有那么多的专家,评价之高让我辈大跌眼镜。不过,细想想,这也罢了,毕竟它们还是小说,虽然说得太高,有些离谱,可能是爱才若渴吧?
当下很有一些作家,极触电,当然触电也没有什么错,人嘛,都喜欢钱,挣点钱,只,要合法,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可是还是让我们“大惊小怪”了。刘震云小说写得累了,与冯小刚合编一部电影:《手机》,本来就是一部没有多少艺术含金量的闹剧而已,可是大作家毕竟是大作家,把脚本按长篇小说出版了,于是,一帮所谓的权威文学评论家出场了,大家异口同声地论证这是一部多么了不得的作品。好在文坛人还没有死光,李建军出场了,严厉地抨击了《手机》,可惜偌大个中国文坛,难道再没有人了?我有时看李建军先生独挑文坛,真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有种苍凉的凄楚。我不信那么多的大家,就真的认为‘这是杰作?或者连中国人民大学的文学博士也分不出文学作品的好坏了?这也罢了,毕竟刘震云也是一个好作家。好作家嘛,打个盹,也还是个作品。可是,有些人,连文字关都没有过,胡说八道了一些东西,竟然也被那些权威人士认为是“杰作”,我就没有话说了。他们还经常说:某某是中国新生代的杰出代表,某某是诗歌大家。而这些某某,你去问读者,问专家,问大学中文系学生,连名字都没有听过。
我们甘肃省有一位作家,写了几部反腐小说,艺术性我看是谈不上的,我省的评论家在省级研讨会上评价都很低。但他到北京开研讨会了,请了一批著名的学者、专家,看《文艺报》报道,阵容了得,都是我等无名之辈平素想见都见不到的权威,他们对这些作品慷慨地给予了极高的评价,比如《诗刊》的叶延滨先生就说:他“是西部最优秀的作家之一”。看来国家级就是国家级,比省级水平高多了,真不知西部的“优秀作家”是否死光了?还比如,有些领导退休了,闲着没有事干,在家里随便胡画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甚至连顺口溜都不是,竟然被他们认作诗歌里的精品,有什么什么“创新”。
于是,我痛苦,我的痛苦无边无际,我的痛苦与窗外的世界,与窗外的人都有关,当然,更与文学这牢什子有关;我经常问自己,文学究竟是什么?难道我这“黄土高坡”的人,真的就不懂文学了?我于是拼命地阅读,主要是阅读那些“权威”评论,去努力提高自己的“审美水平”,因为他们经常喜欢使用一些“后现代”之类的理论,我也去读它们。可是,还是不行,比如我看了伊沙的诗,还是看不出王一川所说的“后现代性”,更看不出《车过黄河》是“经典的后现代主义文本”。于是,我的痛苦更加痛苦了。后来,我苟延残喘,竟然也偶尔混进这样的一些国家级研讨会,我才大开眼界,原来如此如此。我们这些小地方的人,真的开了眼。我们那里也开研讨会,好像没有这么阔绰。我才明白有些所谓的作家为什么那么有名,很多作家为什么都那么喜欢到北京去开研讨会。原来他们大多数并不是靠作品,而是靠的别的东西,比如金钱,比如口口。他们只要给那些评论家、报纸杂志的有些编辑一些金钱,什么都可以搞定,不要说什么“杰出”、“优秀”,就是“传世之作”,“当代的某某”,都是可以说的。不要说评价了,就是国家的文学奖,也是完全可以给这些人的。王彬彬说了:(潜规则)首先决定着谁能当评委谁不能当评委,首先决定着谁“必须是”评委谁“决不能”是评委;其次,才决定着谁能获奖谁不能获奖,才保证着谁“必须”获奖谁“决不”获奖。我终于明白有钱不但可以让鬼推磨,甚至还可以叫磨推鬼。但什么都有了;就是没有“文学”了,没有良知了,所谓文坛也就成了垃圾场。金钱或别的什么东西,让这些人,就这样一步一步地成为了文学帮凶,“文学”被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奸了,杀害了。其实,文学是永远杀不了的,他们杀掉的只是他们自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