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村选举


□ 高菊蕊

暮色浓重的柳村

2005年11月16日上午,蒲州镇召开第七届村级组织换届选举动员会,参会的有全镇32个行政村的书记、主任和会计。短暂的三年任职期限已到,他们再一次面临“上”或“下”的选择,当然选择权不在自己手里。
会议室里一时间烟雾腾腾。永济市领导和镇党委书记坐在主席台上,传达各级政府的换届选举实施方案。内容大同小异。
镇里对每个干部都进行了具体包村分工,我和分管政工的副书记任方平、武装干事胡界一组,负责柳村、陆架村和西梁村的换届选举工作。
镇党委书记下了死命令,必须在今天天黑前,把32个村的一号公告张贴出去,按照《选举法》的规定,两天后召开各村的户代表大会,推选产生各村的选举委员会。按照镇里的《选举工作流程》,11月18日10时,全镇32个村统一召开选举村民选举委员会的户代表大会,任何一个村都不能例外。
会议结束,任方平骑着摩托车,载着我和胡界,一个村一个村地安排。
我们最担心的还是柳村。柳村的工作在镇里历来都排在最后,村里干部班子不健全,群众动不动就告状、上访,镇里的干部一提起柳村来莫不头疼。
柳村全村162户人家,689口人,土地面积2200亩。别看这个村庄不起眼,它可是唐代大文豪柳宗元的生身之地。站在柳村的高岗上可以看见黄河,黄河由南向东划了过去,秦晋豫三省在此分疆,6万亩滩涂良田上青青麦苗正在生长。蒲州镇如今是芦笋出口基地、养鱼基地和旅游基地,富甲一方,可惜柳村与这些基地都毫无瓜葛。
我们三个来到柳村,天已经擦黑。走进现任村主任黄东岳家,推开屋门,只见门后面站着一个大空调,忽忽喷热风,34吋的大彩电里面砍砍杀杀,好不热闹。黄东岳一个人在家看电视。
任方平说明来意后,接着提出召开一个全体干部的会议,将这次选举的有关事项说明一下。黄东岳听完,说声,好!就坐在那里开始拨打手机,一个一个地拨打过去,转眼间就来了两个人,一个快五十岁的女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黄东岳说,他们都是支部里的副书记,这就是全部的村干部了。
这两个副书记,一个叫柳家会,一个叫王月花。对柳村的干部组成虽然早有了解,可眼前的班子现状还是让我吃了一惊。村党支部居然一直没有书记,更别提村委会会计、出纳了。
坐在一边的王月花插话说,我早就不想干了,让年轻的上嘛。但谁也没接她的茬。
任方平给传达完镇里的选举安排后,就是出一号公告。
没有红纸,黄东岳让人送一张过来。任方平手里捏着一截白粉笔,他的字一丝不苟。写的是关于推举村委会选举委员会的通告,定下日子11月18日上午10时。
村民选举委员会其实是一个临时组织,被选的都应该是村里最有威信的人,选举委员会的任务就是带领群众选出一个群众信赖的村主任。选举这样的选举委员会按规定应该由上一届村委会负责选举,村主任黄东岳责无旁贷。但黄东岳将责任推给了任方平。起草公告时,
一个平板头,一个瘦小的猴子样的人推门走进来,他们无声地坐在床边吸烟。
写完,任方平说,天已经黑了,必须张贴出去,这是今天的任务。
村主任黄东岳让任副书记的柳家会去找三个箱子来,贴上红纸,搞两个流动票箱,同时选举会议上还要有一个固定的票箱。
没想到柳家会却说,我不弄,那不是我的事情。
柳和王两位副支书就往外走。村长显得很不乐意,不耐烦地挥着手说,走,走走走走……
我们见这情形,也起身往外走。任方平好像没有听到他骂骂咧咧,还在反复地叮咛一定要把公告今天晚上贴出去,最好先在广播里广播一下,无论如何要让群众知道。
我们出来的时候,天上已有星辰闪耀,寒冷的风侵袭着后背和双腿。黄东岳也走了出来,他的身后紧跟着刚才进去的那两个人,他们钻进了门口停放的一辆小车。
再骑上摩托车回镇上就没有来的时候那么方便了。外面寒气浸骨,三个人勉强走到村外。
摩托车到前面的油路上停了下来,胡界要给镇党务秘书冯亮去电话。冯亮的老爸是县政府的秘书长,他经常开着他爸的车搞特殊。胡界打电话联系的时候,一辆车在我们身边停了下来,是村主任黄东岳,他从车窗边探出头来。
他说,我们去县里,你们谁坐?
我看了看胡界,顾不了许多,拉着他坐了上去。任方平骑着摩托车迎着寒风继续赶路。
车里很暖和。黄东岳不知道在对谁说,我今天给华雄买了15斤的猪肉,全是猪后坐。
没有人接他的话,我猛然看见司机操纵着方向盘的手腕上,有一个纹上去的图案,分辨不清楚是一只龙还是一只爬虫,好像什么也不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