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袁世凯之死


□ 刘振修

  假如袁世凯不称帝,后人又会如何评价他呢?当然,这仅仅是“假如”!
  
  1915年12月13日,袁世凯在居仁堂受文武百官朝贺,改国号为“中华帝国”,以1916年为“洪宪元年”,并定于元旦举行“洪宪皇帝”的登极大典。斗胆称帝,天怒人怨,老袁自此人心丧尽!南方讨袁军兴,北方众叛亲离,甚至连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北洋部将们也纷纷反对他。四面楚歌的他又惊、又恨、又怕,疾病猝发,于民国5年(1916年)农历五月初六一命呜呼。
  “洪宪皇帝”袁世凯从发病到咽气,只有短短几天。他生来体壮如牛,饭量超过常人一倍,更因终生习武,腰不弓背不塌,怎么只活了五十七年?
  
  在内外夹攻下病倒
  
  袁世凯很少患病,精神体力一向很好。摄政王载沣在把他罢职的时候,说他“现患足疾,步行艰难”,命令他“回籍养疴”,那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其实他的腿只有很轻微的风寒病,并不是真有什么不能走路的大毛病。袁世凯到中南海以后,从来没有病得不能下床,不能办公。在府里虽有四个中西医生,但是袁世凯从不相信西医,也从不请中医给他诊脉开方,在老袁那里,他们是“无处用武”的。袁世凯平时对于重要的电文,向来是亲自批阅,他的记忆力相当强,办公和会客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倦容,应该说他的精力是很旺盛的。
  那一年过元宵,几个姨太太为了“妃”“嫔”名称争执以后,他就吃不下东西,觉得食量渐减,精神不振,慢慢就变成了病。有的人说他的病一定是气裹着食所致。其实,他的“洪宪称帝”遭到全国人民普遍反对,他在内外夹攻的情势下,精神上的压力是他致病的主要原因。蔡锷云南起义后,袁世凯已“形神颇瘁”,有元旦人贺者见他“面目黧黑,且瘦削,至不可辨认”。这时他“夜间失眠,喜怒不定”,又患腰痛,病情逐日加重,“失其自信勇断之力,仅存一形骸矣”。他却讳疾忌医,否认自己有病。某日徐世昌推荐其弟徐世襄来给他治病,说“肝火太旺,神思太劳,宜休养”,他很不高兴,立即令徐退出。
  后来,他虽请了中医诊治,吃着中药,但这心病是药力所不及的。眼看大势已去,明令撤销帝制,原还想仍然保全总统职位,但是他当时已经处在四面楚歌、众叛亲离的境地。先是“筹安会”六君子骗了他,搞得他民怨所指。到最后,连他最信任的四川将军陈宦、陕南镇守使陈树藩、湖南将军汤芗铭也先后通电宣布“独立”。这真是对他的沉重打击,他羞愤交加,又恨又怕,再也支撑不住,以致身死。正所谓“起病六君子,夺命二陈汤”。
  
  至死不肯上医院
  
  袁世凯有病以后,虽然吃着中药,却还是下楼办公和会客。直到阳历4月中旬以后,病势渐渐加重,才不再下楼,但他在楼上卧室里,仍旧下床坐着看公文,有时候还会见一些重要的来客。这样延续到5月初,病势更重,不能下床,才不再办公。他病得最严重的时刻,不过四五天。就在这个时候,传说他的三儿媳妇偷偷地割了股上的一块肉,熬成了一小碗汤,送给他喝。袁看到碗内那一块肉,问:“是什么?”,可能是意识到那是有人在“割股”了,就连声说:“不喝!不喝!”人们只得把它端了出去。有的人说,他的大儿子袁克定曾在这个时候割过股,究竟是谁没有人考证。
  6月初,法国医生卜希尔和中医萧龙友等负责给袁世凯治疗,诊断为尿毒症。开始他们都认为没有危险,可是由于治疗不当,病情骤然恶化了。初期症状是小便困难,这时如果住院导尿或开刀,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但袁世凯一向坚信中医,不肯找西医来诊视。到了最后几天,不能吃,不能尿,尿毒渐渐在全身蔓延开来。那时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时刻,但是他的神智始终清醒如常。家里人看到他的病情严重,中医已经束手无策,他又不相信西医。袁克定主张用西药,妻妾及袁克文等则坚持服中药,“家族三十余口,情急失措”,争吵不休,莫衷一是。后来袁克定请来法国医生诊治,说需要住院动手术,但老袁死活不肯到医院去。当时他的病情到医院去也确实有困难,于是决定先行导尿,以解除痛苦,医生用了五个玻璃火罐在老袁的后腰部位往外导尿,但导出来的全是血水。到了黄昏,他可能意识到自己的病情够危险的了,却又认为或者还不至于死,所以就叫人把段祺瑞和徐世昌找了来,把总统印付给徐世昌,并且对他两人说:“总统应该是黎宋卿(元洪)的,我就是好了,也准备回彰德啦。”
  6月5日深夜,老袁神昏气短,濒于死亡。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农历五月初六(阳历6月6日)上午十点,这个逆历史潮流而行的“洪宪皇帝”,怀着对人民革命的恐惧,对帝国主义的怨怼,对爪牙背叛的愤恨,结束了动荡的一生,年五十七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