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陆柱国:快乐“触电”五十年



采访/张 静
受访/陆柱国
我认为自己在生活中不是个倔强的人,但在创作上我有一股子韧劲,我不怕屡战屡败,但我更要屡败屡战,这是这么多年部PA生活给予我的。

写剧本如同打仗

记者:去年年底在纪念中国电影诞生百年之际,中国电影文学学会授予您“编剧终身成就奖”。在您五十多年来的剧本创作中获奖无数,哪些给您留下了深刻印象?
陆柱国:1956年,大批文艺作家被组织在莲花池学习,当时的著名剧作家,曾任《英雄儿女》编剧的毛烽同志,我们平时生活中就是相交甚好的朋友,在一次闲聊中,他建议我们合作将黑山阻击战的战争生活创作成一部电影。我想了一下感觉可行,就买来了《宣誓》、《夏伯阳》、《乡村女教师》等大量的苏联电影文学剧本,通过阅读来学习电影文学剧本的创作。1956年我们的电影文学剧本《最后一个冬天》诞生,我给它取这个名字,一方面战争发生在冬天,同时也暗示着战争的结束,新生活的到来。1957年根据这个剧本拍成的电影《黑山阻击战》公映,令我惊讶的是这个剧本获得了1957年中央电影局颁发的电影文学剧本三等奖,并拿到了7000万(当时的币值)奖金。
记者:在此之前,由于国内电影创作还不是很风行,想到过创作电影文学剧本吗?
陆柱国:从来没有,甚至没有看过多少电影。
记 者:还记得第一次看电影时的情景吗?
陆柱国:1950年,我在昆明第一次看到了电影,是苏联影片《宣誓》,印象非常深刻。我还记得影片中红军士兵对女主角的议论,“什么都疲倦了,连钢铁都疲倦了,可是她还不知道疲倦……”
记者:从1950年到1956年第一次“触电”,这五年一直在从事文学创作?
陆柱国:这五年,一边在部队体验生活,一边在写军事题材的小说。1955年,我根据曾在“南昌号”军舰和一江山岛战斗的生活体验,创作了长篇小说《踏平东海万顷浪》,其中的第四章在1958年7月12日由《人民文学》发表,我临时给这章取名为《战火中的青春》。作品一发表,立刻引起关注。当时长影厂的导演王炎看到了小说,当晚就敲开了长影厂厂长的家门,要求将小说搬上银幕。不久,王炎找到我,要我创作《战火中的青春》的电影文学。当年没有投拍,直到1959年第四季度开始,长影厂为了完成全年的工作任务,才把这个本子拿出来“凑数”。当时我在外地工作,接到电报,匆匆赶回来修改本子,拍得非常急。
陆柱国:快乐“触电”五十年图片1
记者:怎么会有高山“女扮男”这一奇笔的设置,真有参考《木兰传奇》的原因吗?
陆柱国:1954年的时候,我在“南昌号”军舰体验生活,起先我在快艇第31号大队,后来见到了快艇1大队1中队1分队队长兼艇长高东亚,聊得非常投机,他还背出我的小说《上甘岭》中的句子“下雪了,1952年的冬天来了,这个让美国侵略者头疼的冬天……”我就跟他来到了快艇1大队体验生活,他给我讲述了他的故事,他就是《战火中的青春》雷振林的原型。高山也是有生活原型的,她在海军军校,她和“高山”后来曾在青岛相遇过,那时,“高山”刚刚结婚三天,他回忆时非常痛苦。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记者:战争中不仅有死亡的惨剧,这样的爱情悲剧也有很多。当时在海军体验生活,有明确的创作目的吗?
陆柱国:没有,我是一个陆军,但不能只局限于陆军的生活,要熟悉所有军人的生活。为了熟悉海军生活,我来到“南昌号”军舰,当时一出海,我就晕得瘫倒在甲板上,连苦胆都吐出来了。海军的同志来劝我下舰:“你需要什么材料我们上岸去谈,保证满足你的一切要求。”但我还是横下一条心,在军舰上整整住了四个月,我就是要从亲身参与中去认识水兵,如果因为晕船而下舰,和战场上的逃兵有什么两样?离开军舰,我又到准备攻打一江山岛的陆军部队里去生活。我目睹了部队的渡海训练,而且还坚持与他们一起渡海作战,一起登上一江山岛滩头。部队的指战员也不再把我当作外人,大家生死与共,掏什么心里话都没有障碍了。这段生活对我意志的磨炼,远远超过我在创作上的收获
记者:我手头上有这样一个数据,这五十年来,您共创作文学剧本35个,拍成电影的有15个,成功率大概有40%多一点,但您写的小说、散文等的成功率均在90%以上。
陆柱国:我的编剧成功率不高,编剧不仅是个艰辛的职业,它更需要有坚强的承受失败与曲折的耐力,写剧本如同打仗,需要前仆后继的精神。
记者:面对曾有的失败和艰辛否想到过放弃,或者改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