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个月亮并不太亮


□ 董立勃

1

这是一个发生了很久的事情,久远得已经不再听到什么人说起。当然,首先可以肯定这不是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事情,不曾对社会的进程或者说某一个地方的变迁发生过影响,它永远也不会载人什么史书,包括地方志。
故事的主人公叫王贵田,是个身高一米八的山东大汉。故事开始时,王贵田已是下野地农场九队二排的排长。排长是个小官,到今天为止都是我们国家级别最低的一级干部。可不管怎么样说,也是干部呀。各方面的待遇就和一般的平头百姓不一样了。王贵田能混到个排长,应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和他一起从老家出来当兵的,当上干部的就他一个。他为啥能当上排长,是不是和他个子大有点关系?这个事情吗,说没有也没有,说有,细想一下,似乎也真的有一点。他个子大,力气大,每回和敌人拼刺刀,他总是比别人多捅死两三个,还有攻城的时候,搭人梯往墙头上爬,他每回都是蹲在最下面的一个,几次仗打下来,他就得了战斗英雄的称号,很快提了班长又提排长。不过话又说回来,没有点不怕死的硬汉子精神,光个子大又有什么用。提王贵田当排长,大家打心眼里觉得服气。
一个挂在古老胡杨树上的炮弹空壳,会在每天不同的时间内敲响,统一着大家的行动。在早晨起床的钟声和上工的钟声之间,排长王贵田要比别人多做一件事情,他必须先要到队部去开一个由队长主持的碰头会。这时东边的天空有一抹淡红。这个会很重要,因为它要对每个排全天的工作作出安排,另外,各排在前一日的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和问题,也可以提出来让队长解决。上工钟敲响之时,包括排长在内的一伙连队干部走出了队部。王贵田挥动手臂,喊了一句:二排,走了,到七号地。随着他的喊声,一群人涌到了他的身边。
由西向东朝七号地走去时,太阳已经跳出了地平线,瞪着一只硕大的眼睛,打量着无比广阔的荒野,似乎要看看一夜过去了,这个地方是不是多了点什么或者说少了点什么。它像是一个贪婪的君王,凡目光触及之处,立即用炙热的暴力霸占。连一群身经百战的老兵也不放过,撒下的碎片落满了他们的全身,使他们像是披了身锃亮的盔甲。上百个男人走在还没有路的草丛灌木间,挺有些惊天动地的气势,八十多只粗大的脚起起落落,溅起的尘烟弥漫了半个天空。最耀人眼的还是扛在他们肩上的一种农具,金属部分反射出灿灿的光芒,犹如在每个人的肩上,扛着一轮小小的太阳。这种农具是在内地没有的,新疆人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砍土镘。和多数的农具一样,砍土镘也是由木材钢铁两部分组成。不同的是它的用材和造型。把柄部分多选择没有疤结的榆木和沙枣木,光滑而富有柔韧性。它的金属部分呈圆形或椭圆形,有点像缺了一个边角的月亮。由于它多用钢板锻制,显得轻巧而又坚硬,刃面部分极锋利,不说削铁如泥,至少对付草木是摧枯拉朽不可阻挡。用它开荒挖地锄草松土筑路修渠,胜过镢头锄头和铁锨。对于今天的他们来说,有一把得心应手的砍土镘,就如同打仗时有了好马利刀快枪。别说,用砍土镘当武器,干掉了偷袭的野猪和饿狼的事情,在下野地农场已不是什么新闻。差不多每个男人都遇到过。于是爱护自己的砍土镘就是非常自然的事了,每回干完活,可听见遍野响起铁石磨擦的声音。人人会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把砍土镘擦得锃明瓦亮能当镜子照。为了能得到一把称心的砍土镘,王贵田把他在和马步芳的土匪打仗时缴获的马刀,送进了烈火熊熊的铁匠炉。他亲自抡起了大锤锻制了一把无可挑剔的砍土馒。这把砍土镘果然不同凡响,王贵田用它创造了一天开荒三亩地的高工效,他和他的砍土镘一起赢得了“砍土镘之王”的美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