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民俗里蹲着的村庄(之二)


□ 李雪峰

在民俗里蹲着的村庄(之二)
李雪峰

  牛绳
  
  牛对于村庄来说是件大事情,一个村庄人的日子过得宽裕不宽裕,一个村庄人活得轻松不轻松,看一看这个村庄有多少头牛你就会全明白了。村庄里的人说牛是哑巴兄弟,有了这个哑巴兄弟,地里的一半活儿它就替你扛了,犁地、耙地、送粪、辗场,甚至拽磨,重力活儿大半都让牛承担了。一户人家里有了一头牛,这户人家的日子就过得顺畅了。
  我二姐提媒的那年,媒婆提了两包点心和两瓶子白酒登门来攀亲,父亲说什么也不同意,说那家人住得太偏僻,人丁又不旺,势单力薄的,怕日后不会有多景气的日子。磨破了嘴皮的媒婆最后不得不亮出撒手锏说:“人家有两头犍子牛呢,女子嫁过去了,还愁没有好日子?”听说有两头牛,父亲的眼一下子就亮了,稍稍一合计,这亲事很利索就拍板应承下来了。庄户人家,有牛,那好日子就有盼了。果然秋天掰罢玉米收罢秋时,那家人早早就赶着两头牛过来了,帮俺家往地里一车一车送粪,然后犁地、耙地、辗场,俺家的秋忙一下子轻松了不少。父亲深有感触地抽着旱烟锅子说:“有牛没牛着实不一般呀,有牛,这日子就他娘的省劲多啦。”
  牛对于收收种种的村庄的确是个十分重要的牲畜。农闲时,一个老头儿甚至一个孩子就能照料得了几头牛。清早把牛赶到河滩或山上,让牛们去啃那些绿得发亮的青草;如果地里有活儿或者家里有事儿,人就可以踅身返回来,让牛们自由自在呆在那里吃。反正它也跑不远,一天一路啃着走下去,也不过半里一里,黄昏时去收牧回家,很容易就寻到它们了。也有手脚不闲的人,在山上放牛时,牛自个儿吃自个儿的草,人却去打柴或满山跑着刨挖药材去了,傍黑时踏着暮色回庄,要么牛身上驮着几捆子柴火,要么就是放牛人背着满满一筐柴胡、桔梗、血参什么的中药材。当然也有一些懒人,他们借放牛做幌子,把牛赶到河滩或山上,让牛自个儿吃草,他们却找一个背风松软的土塄,或钻进一蓬暖烘烘的草窝里呼呼噜噜睡觉了,傍黑时跟着牛回庄,牛吃了一肚子鼓胀胀的青草,他们却空着两手。村庄的人很瞧不起这类的懒人,称这类的人叫“混子”,就是混混沌沌混日月的意思。
  农闲时牛就靠吃青草,它们一头一头都是老吃不饱的样子,埋着头一直吃,吃得半里大的地方都弥漫着青草腥涩的浓浓味道。夜里卧在牛栏时,它们个个半闭着眼睛,把那些来不及细细咀嚼的粗枝大叶从胃里反出来,然后在嘴里细细地咯嘣咯嘣重新咀嚼。十三岁的那年,我和邻居胡大伯搭铺睡在牛屋里,牛们的反刍声噪得我一 宿一宿地睡不着觉。我骂牛是撑不死的东西,胡大伯却说,牛们是最命苦的牲畜,它们怕自己吃不饱,所以在白天就拼命啃食青草,然后在夜里才去细细品味,连睡觉的时间也没有,什么东西能跟牛比呢?农忙时,牛要拽犁拉辗,只吃青草或铡碎的麦秸是不行了,庄里的人粮食再紧,也会舀出几盆豌豆或黄豆、麦麸,给牛们喂上一些精料。也有人家,不仅喂精料,而且提一桶凉水撒上几把盐饮牛,说是喂盐可以让牛长力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