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返故乡


□ 季兰萍

  ●季兰萍

  少时离家梳着油亮的大辫子的姑娘如今已是鬓染秋霜。离家越是遥远年岁越是增长想家的欲望越是强烈,想那村头碾过万家米粮的石磨,想那在街角站老了容颜的古槐,更想那在年根里弥漫起的焰火、遍地炸响的炮竹,以及混着粘腻地瓜香甜的年味儿。于是,除夕前几天我回到了二十多年未回的家,住在表兄家。

  记得小时候,母亲总会带领着我们扫尘,屋里屋外、前门后院、桌椅灶台都要整治一新,扫尘之后,母亲便会将浆糊端出来指挥着父亲贴对子、挂门帘,小孩子们便凑上去帮着忙活,五颜六色的门帘儿像彩色的旌旗在门楣上窸窸窣窣地打着旋儿……现在的老家和城里一样不用再忙年了。过年菜是早就备好的,芹菜、油麦菜、茼蒿、黄瓜、西葫等都是大棚菜,熟食早就买好了,真空包装的烤鸭、扒鸡、火腿应有尽有,做一桌年夜菜根本不用费劲。村里人不少开上小轿车了,新盘的火炕比睡床还舒服,屋里还有个人造小太阳的电暖器,家家炒菜做饭用罐装液化气,旧风箱早被淘汰了,村里人连喝茶也讲究了,不是铁观音就是大红袍,乡村人希望像城里人一样活得体面富足。

  吃年夜饭的时候,表兄在院子里置备了一张方桌,摆上供品,点上香,说是迎灶王爷回家,灶王爷腊月二十三走的,临走时表兄为他安排了隆重的送行,托他在玉皇大帝那儿多言好事,今天盼他带回吉祥。按老规矩灶王爷估计八点多钟就回来了。规矩是一辈辈传下来的,是不能破的,但有的规矩已经破了,比如说以前除夕夜临睡前得在院子里铺上芝麻秸,早晨让人踩着走,说脚踩芝麻秸家里出大官,如果没有芝麻秸铺豆秸也行,说脚下踩豆秸家里出秀才,如果连豆秸也没有,就铺干净的青草,说踩着青草走一辈子都富有,如今这规矩没了,院子里什么也不铺了,农作物主要种小麦和玉米,年轻人差不多都外出打工。

  表兄告诉我,街角的老槐树还有,树中间老成洞了却仍然枝繁叶茂,不知从什么时起村里人对这老槐树敬畏了起来,要是碰上什么事就给老槐树烧纸上香求它庇佑,或逢凶化吉或锦上添花。虽然谁也没组织动员这样做,但大家都信,积极性颇高,热情又虔诚。表兄说,人们做梦想不到这老树会有今天,想当年,尤其是农业学大寨时,乡亲们晚上围在老槐树底下斗私批修,人人都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曾经有人提出来把这老槐树给砍了,理由是嫌这老槐树碍事。

  山上有个山神庙,其实就是用一个很小的山洞建成的。人蹲下身子才能进去,庙虽然小,香火却挺旺。山的一侧已经被人们开山采石挖下去一大截子,一些不用的碎石满山坡都是,看来石头还得继续采,山体还处在继续破坏中,这真叫人费解,既然乞求山神护佑,又怎能如此大张旗鼓破坏山神的家园?山神能高兴吗?我打心底里佩服这方山神的大度、宽容和奉献,我想,也许山神怜悯这方土地上的穷苦百姓,宁愿自己受些委屈也让村民富起来。

  年初一除了在本村拜年,还要到外村走亲访友,路远就开车去。临行前都会给路神烧纸钱。路神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地顶风冒雨守护道路,保证村民们在这致富路上往前走,借着过年的机会向路神表明心意不是应该的吗?多么质朴善良的庄户人。过桥也得烧纸给河神送些钱。河神也不易,一年到头辛辛苦苦,发洪水了把多余的水送走,别让这里发生涝灾:天旱了又慷慨解囊把余下的水奉献出来,让村民们用,保证这方百姓五谷丰登。不管有钱没钱也不管钱多钱少,宁愿自己少花或不花,也得给河神表示一番,庄户人就这么实在,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