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泡吧哥仨的幸福生活(三题)


□ 孙雁鹰

贵阳算座酒城。酒城有正宗昂贵的茅台,这种在外地人看来说着比喝着还悬的国酒,倒是一般的贵州人都喜欢;酒城还有平易近人的Biang Dang酒(贵州土话,一种类似米酒的自制土酒),这是穷人的最爱,有钱人兴致来了也会搞两碗;还有假冒的杰克丹尼和芝华士苏格兰威士忌,多半是崇洋又不得要领的人在高级酒吧过瘾的招牌,还有泡沫细腻的英国宝丁顿和清汤寡水盛产于全国各地真假都无所谓比矿泉水还便宜的各色啤酒。
酒城还要有爱酒之人。地道的贵阳“酒徒”,痛饮是从上午就开始的:叫一碗肠旺面,倒二两枸杞酒,便心无旁骛,吧哒有声地开饮,那叫一个沉醉,成为别处绝无的“早酒风景”。
哥仨儿倒不至于如此“早醉”。白天都有各自糊口的营生,每当华灯初上,就会想起挣钱的首要目的,就是为了“买醉”。
三人年龄相仿,身世相似。艺术家老大的前妻据说是个绝色美人,离婚的时候,大家以为他会崩溃。有熟人问起缘由,老大淡然相告:“把我看白了(透了之意)就走了嘛。”老二的婚姻和老二经历一样是个谜,每天行若单身汉,但天亮以前一定会回家。每逢有人扯上婚姻的话题,老二便会不屑地接话:“这年头,谁还没有个前妻。”老三单身已经多年,前妻是个烈女,老三不知深浅,结了婚还忍不住要多看别的女人一眼,离婚就成了必然。历经沧桑之人,易沉醉于酒,醉酒而不乱性,是为“酒士”。
三人品酒略有差异。老大随和,对酒没有特别的偏好。醉翁之意本不在酒,要的是那喉头一辣,心头一痛的感觉,因为不挑嘴,也就伤了胃,患有严重的胃溃疡;老二小资,独好洋酒。尤好兑了无数乱七八糟各色饮料的洋酒(其实真实情况是每次喝酒都会横里插进些人,这样比较“经喝”);老三清醒,只喝啤酒。并非为占酒精的便宜,但凡内心特别骄傲的人,生活一般都格外平民。
三人酒品算得上好。理想是存在的必要,爱情是活着的前提——所以推杯换盏之间,哥仨儿以理想和爱情为主要话题。老大是画画的,坚持用手画,不屑用电脑,他的画据说能让懂画的眼前一黑,让不懂画的人眼前一亮;老二是经商的,所谓身不由己,说的就是他了,每天做的全是“谈事”的营生,心中却固执地认为自己是个文人;挣的钱比别人想象的多,比自己想要的少;老三是写字的,文如其人,想让人笑人就笑,想让人哭人就哭。别人哭哭笑笑的时候,自己兴致全无,进入哭笑不得的混沌状况——这只是基本的生活形态。
三个人真实的梦想,是“老大画出耐人寻味的画,老二赚到数不清的钱,老三写出意味深长的书”。有了这样如烈酒般激动人心的理想,爱情基本上就只能是道下酒菜了。三人的共同点是饮而不食,原因是秀色可餐,每顿饭局,旁边都有一个到一群姿色各异的女人。哥仨儿都是悲悯之人,心中兼容并收,面上一视同仁:无论是貌似猛浪的风月场女子,还是故作矜持的写字楼姑娘,在他们的悉心呵护下,都能满足那点同样可怜的虚荣心;哥仨儿还是坐怀不乱之人,常在河边走,基本不湿脚——至少三个人都这样声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