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B计划(短篇小说)


□ 王国栋

  陈建南这次休假本来要去海南的,到那里去跟一个叫菲菲的女人厮守一周。

  陈建南是个中年男人,有正当的职业和稳定的收入,看上去还有点儿绅士风度。稳定的收入可以让他在这个世界上像普通人那样生存,可是,他在三年前离婚后,开始了另一种行为。

  走到车站广场的时候,他还想象着椰风、海浪、沙滩和丰姿绰约的菲菲。陈建南想,一上火车就给居住在长沙的菲菲打电话,让她编个理由去海南。

  可是,在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发生的事情,让他改变了主意。

  电话是异性朋友燕姿打来的,她在电话里说,你在哪儿?我要见你。陈建南说,我在火车站,准备去海南,有什么事回来再说吧。燕姿急切地说,不行不行,我必须马上见到你,怕是要出人命了。陈建南还没来得及细问,她那边已经挂了。燕姿开了一家美容、保健品的铺子,生意不错,据朋友估算,她每年的纯收入在三十万到四十万之间。生意做得还顺手,可是个人情感却出了麻烦,她爱上了陈建南的朋友,一个叫向阳的有妇之夫。

  陈建南站在售票厅的阴影里,酷热难耐,衣服早已湿透了。燕姿终于从地下通道的出口冒了出来,高档的太阳镜四处张望。看得出来她是刻意打扮了自己的,乳白色的短衫,露着肩和肚脐,淡黄色的短裙让修长的腿尽可能地展示。

  两个人进了一家咖啡馆,开放的冷气让门里门外变成了两个世界。要了两杯冷饮,燕姿嘟起红润的嘴唇啜了一小口,然后摘下太阳镜,建南这时才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肿。便问,怎么了?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愁苦起来,她说,向阳太狠心了,不管我怎么打电话,就是不接。建南说,让我试试。然后用手机拨了向阳的手机号码,通了,却没人接。建南只好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而燕姿早已泪流满面了。建南安慰她,可能是这几天他老婆看得紧。燕姿用纸巾沾着脸上的泪说,可是我还总往坏处想,还梦见他被老婆宰了。建南呷了一口冰凉的饮料十分肯定地说,不会的,我认识他老婆,那是一位素食主义者。燕姿白了他一眼,你又没正经的。建南说,等回来后,一定想办法帮她找到向阳。背景音乐在缓缓流淌,燕姿斜着眼睛在琢磨什么,她忽然问道,你是离了婚的,离婚很难吗?建南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只好说,等你结过婚就知道了。

  两个人离开咖啡馆,重又融人似火的骄阳中,燕姿非要去果戈里大街副食品商场给建南买些路上用的,尽管建南一再表示自己在车上像冬眠的熊一样不吃不喝,燕姿还是伸手拦了一辆的士,硬把建南扯上了车。

  燕姿心很细,东选西挑,什么哈尔滨红肠、鸭掌、面包、方便面、啤酒、矿泉水、纸巾、牙签等,装了满满两个方便袋子。其实建南很眼馋油汪汪、烂糊糊的猪手,燕姿说那东西啃起来满嘴淌油,太不雅了。她把这些东西买给建南的同时,还在不停地叮嘱,在车上不要睡得太死,不能吃别人给的食物,不要随便跟陌生人攀谈。这种久违了的完全女人本能的唠叨,几乎让他心旌神摇。是不是该向她发出邀请,一同去度假,把她从半失恋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但是,一想到如果有她参与进来,那将是另一种相互负责的旅行了,那样的话似乎有些累。他太需要一次轻松的旅行了,完完全全放松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