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忆悲壮的金门之战


□ 吴鸿翔 王国坚

  编者按:两位作者都是50多年前金门战斗的亲历者。吴鸿翔,时任人民解放军第28军司令部书记,后任28军司令部军务参谋,现已离休;王国坚,时任28军后勤部缮写员,后任28军司令部作战参谋,现已离休,受聘于海宁市史志办公室。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两人都参与了28军军史、战史的编写工作,现刊载他们亲身经历的回忆和在编写28军军史过程中,整理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有关金门之战以及战后的一些情况。
  
  (一)军史评价
  
  痛流轻敌将军泪,
  海啸风悲战血新。
  叱咤投鞭堪记省,
  戒骄戒躁励三军。
  1949年10月,金门之战失利后,面对部队的怨愤声,烈士家属的哭泣声,和对牺牲战友的愧疚,负责指挥金门战斗的28军副军长肖锋心如刀绞,悲痛不已。在驻地福清城一家侨属住宅的作战室里,他声泪俱下,写着战斗总结教训。他起草,吴鸿翔帮助整理誊抄。室内沉静,他心情沉痛,饮食不进,时而捶头,时而起身踱步,时而伏案低泣,再三把草稿撕了重写,两天没出作战室。往日的作战计划,胜利总结,写时心情舒畅,这次写失利教训,则是另一番情境,字字句句,是用血和泪写的。上面小诗,就是他当时的心态写照。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中,对金门战斗是这样评价的:“1949年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发起金门战斗。24日晚,我军3个团分别航渡向金门进发。25日凌晨2时左右,3个团同时登陆成功,立即向纵深攻击,遭到猛烈反击。国民党为了确保台湾安全,主动放弃汕头,把胡琏兵团调到金门,全力死守。此刻,敌人的兵力已远远超过我登陆兵力。我登岛船只因退潮搁浅无法返回,致使第二梯队兵力无法登岛支援。25日,我军苦战一天,损失很大。26日,敌人又组织更大反击,原突破口再次被敌占领,我登陆部队陷于敌军包围之中。勇士们坚持到27日,终因弹尽粮绝,全军覆没。这次战斗,虽使国民党军队付出伤亡9000余人的代价,但我军也损失9086人(内有船夫、民夫等350人),未能解放金门。”金门之战是人民解放军战史上的一次严重失利,一次战役导致全军覆没,这是人民解放军战史上仅有的一例。
  
  (二)初识敌情
  
  当时战争形势发展很快,福建沿海城市和岛屿分布甚广,28军、29军、31军于8月17日打下福州以后,追击敌人的任务很多。10兵团在组织漳(州)厦(门)战役的同时,决定攻打金门由28军负责。28军留了一个师(83师)在福州,即从29军抽出85师归28军指挥。28军部队由于沿海的任务分散,只得从82师、84师和85师抽调团队来进行攻打金门。由82师师长钟贤文和28军副军长肖锋负责指挥(军长朱绍清当时正在上海疗伤)。
  金门岛位于福建东南海域,厦门岛以东10公里,分大金门和小金门、大担、二担主岛。大金门面积约124平方公里,小金门约15平方公里。大金门呈长条形,长约20公里,宽约15.5公里,窄约3公里,距大陆近处仅2310米。岛上居民4万余人。金门、厦门是泉(州)漳(州)屏障,金门更为厦门的咽喉,敌方对金门非常重视。蒋介石说:“无金门,便无台、澎,有台、澎,便有大陆。”蒋经国在日记中写道:“金门岛离共军大陆阵地,不过是一衣带水,国军退守此地之后,父亲以其对军事和政治,均具极大意义,必须防守。故于10月22日急电驻守阵地的汤恩伯将军告以:金门不能再失,必须就地督战,负责尽职,不得请辞易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足迹》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足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