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王庙


□ 李云峰

古河东地面上的三王庙,我早有耳闻。
先因中学的课本里有王勃的诗作,并由此知道这个唐初四杰之一的才俊是河东老乡万荣人,他的祖父就是隋末思想家、教育家王通,而唐初田园诗人王绩是其叔祖父,于是就很在意这一族——属于河东人荣耀的文擘哲宗;还有一点,即近年因一直留心琢磨宋明理学对中华民族的正负影响之课题,自然更加留意被一些研究者誉为理学先驱的王通了。缘此,便情不自禁地对与他们有关系的实物形态的三王庙,萌生出一种隐隐的谋面对话的向往。但许多年了,总是无缘拜谒。
直到2003年1月16日,我终于得便造访了三王庙。这全沾了一个人的光,即书法家王英女士。因为她正是这名传千载的三王一族的正宗传人,她的家,就在王氏家族的老宅里。那里虽然从平房或二层水泥小楼等建筑上找不到一丝远古文化滋养的影踪,但珍藏于二楼的明代宋远逸《中说》木刻雕版的乌亮色泽,却顿时氤氲出浓厚而古雅的文化气息。
可是等我品味着那被一刀刀雕刻进去,又浸润在不知有多少层的墨香之中的思想精神,面对了三王庙时,我的心里,却实在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那不仅仅是一种凋敝的荒凉感。
绿瓦红墙的三王庙,就坐落在黄河东岸的万荣县通化镇南东侧的高台上。
拾阶而上,先遇见四个坐在砖台阶上拉家常的老婆婆,下午四点钟的阳光,一片暖意地抚慰在她们那神态各异、精神硬朗、绽满灿烂笑容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都是过了六十的人了。然而,她们身后那传统而又典型的的庙式建筑,却不像她们一样精神。八字型凹入的门洞上方,悬一方蓝底金字“三王庙”匾额,是经文革毁坏后于1997年重修时新制的,看得出单薄的木质和粗糙的做工,我的脑子里迅疾闪过一种“新而简陋”的感觉。倒是那两扇斑驳铆钉的红门,才让我找见一点文物的古色味道。但那土红色庙墙上,可能是因涂料的劣质,掉色严重,竟被小孩子借做印色,在其他墙体上拍打出无数个巴掌痕迹,很是煞风景。这就是一代圣贤的供奉之所吗?
就在这时,王英女士扶一拄拐跛行的白髯老者,由巷南头慢慢走来。近了才听见老者正声音朗朗地,和王英谈论着关于王通题于后土祠某处的文句的见解,我觉得许多文化的意蕴,此时便在那白花花的胡须上抖动着。尤其在得知他已经 83岁时,就更为他的精神矍铄、口齿清楚、思维敏捷而赞佩不已了。
当我从老者手中接过钥匙,把悬铁门环上那把黑锁打开,眼前洞开的景象,竟然没有一点文物古迹的气象,甚至还不如那个庙门有味,全然是一个狭长纵深的家户庭院的模样。两排冬青护拥着一条青砖铺垫的小道,上一个坡再上一个台阶,便是结构单薄如平房的重建的三王殿,一点没有印象中的庙宇的轩昂,加上冬日的萧瑟,更显空荡寂寥。
进得殿中,除了南面而坐的三王泥塑,壁间悬挂的书画作品,一组相关文物景点的图片、文字资料外,实在是空空如也。最为主要的三贤塑像,色彩俗艳,轻浮虚假,犹如年节灯会上临时糊裱涂画的民俗造像,没有一点文质彬彬的味道。惟一的两斑真迹,一是殿顶中梁上那记录着清同治年间重修的白底黑字,二是镶嵌在西墙左端的一块重修记事碑刻。相比之下,我还是更愿意驻足在三王塑像前面。望着王勃像,我的口中立时会漾溢出气势恢弘的“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意境无限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还有那句为世人广为传唱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再看王绩像,又会想到学子时代就会背诵的田园诗之先声“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牧人驱犊返,猎马带禽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