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放羊的日子


□ 艾贝保·热合曼(维吾尔族)

作者简介:艾贝保·热合曼,维吾尔族,生于1958年。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文学写作,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诗刊》、《西部》等报刊。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生活在乡下的维吾尔族男孩子,十有八九都有过放羊的经历,我也是。

  那时候我还小,掐指算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这个年纪最缺的是瞌睡,只要头一挨枕头,就死狗一样睡过去了,推都推不醒。可我很少有这样的福气,天麻麻亮就得起床,赶在上课之前让羊吃饱肚子,是我一天当中最要紧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那个时候,乡下还比较穷。我们家五个孩子,顾了吃的就顾不了穿的,生活很是拮据,不想一点其他办法,日子就过不下去。而养羊似乎就成了唯一选择。所以当别人还在被窝里睡得正香的时候,我已赶着羊群出了院子。不过,要想在有限的时间内让羊吃饱肚子并非易事,需冒一定风险。这个风险就是把羊群赶向地头渠边,因为时常得到渠水滋润,这儿的草就茂盛,羊吃起来非常过瘾,不一会儿,原本一个个干瘪的肚子,眼见着就都鼓了起来。如果羊也像人一样听话,也就好说,我可以借机头枕在渠埂子上打个盹,免得上课时上下眼皮打架,一不小心从椅子上滑落下来,让全班哄堂大笑。但老是不遂人意,这边你刚一头着地,似睡非睡,那边羊群就电打一样,一个跟一个“蹭”地钻进庄稼地,让人担惊受怕,出一身冷汗。

  我始终认为放羊是一件苦差事,不都像是诗里写的、歌中唱的,欢快轻松,悠然自得,世外桃源似的,很浪漫,也很幸福。“蓝蓝的天上飘着白云,白云下面是洁白的羊群……”在绿草如茵的花的原野上,这种舒缓曼妙的场景,或许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让人浮想联翩。然而即便这样,也都是在春暖花开、风调雨顺的时候,并不是说一年四季天天如此。转场的酸楚,缺草的焦灼,接羔的劳顿,局外人是感受不到的;鞋跑烂了,腿跑细了不说,脸也好像涂了一层黑油彩,啥时候都是黑不溜秋的,见了让人害怕。更可怕的是漫长岁月里,孤独像黑夜一样与你形影不离,排解不去的寂寞,如丝如缕,犹如一张巨大的网,陷于其中,不得自拔。和羊相随的时间长了,说话的机会自然就少了。那一段时间,我有点拙嘴笨舌,不善辞令,一说话就前言不搭后语,我估计和放羊有直接关系。

  羊这个东西怪得很,看似比马要驯顺,也没有牛的犟脾气,但就是极不情愿听从牧羊鞭的调遣,你向东边赶,它绕来绕去要向西边跑;大热天的你急着要早一点归圈,它却磨磨蹭蹭、懒懒散散,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后边的头抵着前边的屁股,死拉硬拽就是不动弹。尤其是山羊和绵羊混放的羊群,更要小心留神,不然肯定会捅娄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当我第一次拿起牧羊鞭的时候,父亲就对我约法三章:一是不能让羊糟蹋了地里的庄稼,那是户家人的命根子,毁了一茬庄稼,等于毁了一年的光阴;二要防止让羊跑丢了,肚子里的油水、穿的戴的和上学的花费都指望着羊呢;三是切记要远离三瓣野苜蓿,那可是草场上的一大害,羊吃了会胀破肚皮,一个个胀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