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潘大林散文四题


□ 潘大林

  

  潘大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个人专著有《南方的葬礼》《岁月无声》《最后一片枫叶》《天国一柱李秀成》《广西当代作家丛书·潘大林卷》《风雨荷城》《大林作品(三卷)》和长篇《黑旗旋风》等十余种,曾获广西区人民政府文艺创作铜鼓奖、中国作家协会“庄重文文学奖等”。

  文/潘大林 题字/杨 励

  秋日还乡

  从历史文化的角度看,这是一片极少被人提起的、几近被人遗忘的土地:它既没有青藏高原的险峻神秘,没有黄土高原的粗犷雄奇,没有华北平原的广袤壮阔,也没有江南水乡的肥沃妩媚。偶尔被史书提起,也往往与反抗、征服、血腥、苦难连在一起。

  这里山多,却不高,最高的也在千米以下,但无论你站在什么地方,都可以看到山的影子。这里的土地不肥,想要取得一分收成,你就必须付出数倍甚至十数倍于收成的艰辛和汗水。它没有地域性的文化传统,没有独特的宗教信仰,从语言、风俗直到生活习惯,都属于古老的中原文化的范畴,却又在长期的移徙传播过程中,多少有些迁衍性的变异。

  这便是我的故乡,南方那片丘陵。

  每年秋天,我都要利用一年一度的国庆节假,回故乡去登高扫墓。按照习俗,扫祭先人更看重的是清明或重阳,但我不愿为这类似乎并不怎么光明正大的事告假,用的便都是法定的假日。

  每次还乡,我的灵魂似乎总要受到一番冲击,年岁愈长,这种冲击就愈深重、愈强烈,仿佛有无数根带刺的鞭子在狠命地抽打着我的灵魂,让我食不甘味、睡不安寝,想哭,想喊,想申述,想倾诉,想把内心的所悲所喜所怒所怨一古脑儿地渲泄出来……

  一

  我的故乡,是桂东南云开大山余脉中的一个小村子。说是小,是指地域上的,群山环抱中的一河两岸,黑瓦黄墙,屋宇错落,站在稍高处,即可将千百户农家一览无余。但就人口而论,它就不算太小了,男女老少四千余口,单是与我同宗的就有两千多人。

  人们把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称之为故乡,一个“故”字,最贴切、最传神不过了:它强调的是过去,是时间上的差异,而不是空间上的距离。我现在工作的城市,离老家才不过七、八十公里。这点路程,坐上班车还不用三个小时。尽管如此,尽管我每年都要回家一两次,我却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故乡离我竞已是那样遥远,遥远得在我脑海里只剩下一片模糊的痕迹。

  相信从乡下出来,到城里生活了多年的人都有这种体验:在乡下的日子里,你一定渴望过要逃离它,就像渴望要逃离魔鬼那巨大的阴影。城市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就一直与封闭落后的农村相反的崭新面貌,诱惑着那些渴望繁华与喧闹、渴望幸运与享乐、渴望厕身于政治、经济、文化漩涡中心的乡下人。只是当你成为幸运儿,一旦离开乡下,到城里生活多年,经过无数番的挣扎浮沉、失意落寞之后,你又会发现思乡的念头竞越来越痛苦地折磨着你、煎熬着你,使你越来越频烦地在梦中重温起故乡的种种美丽和温馨,直到逼迫得你不由自主地收拾行囊,踏上还乡的路程。然而,等你一旦回到故乡,眼前的一切,又已变得那样的陌生,陌生得甚至使你已很难辨认出它的本来面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