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小说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品《中文系》的风花雪月


□ 付艳霞

  跟《中文系》的两位责编私底下聊天的时候,我说,如果可能,《中文系》是一本应该设定“准人制度”的小说。没趣的人免读。不怀旧的人免读。青春没有遗憾的人免读。不喜欢大学生活的人免读。可惜,长篇小说的市场如此萧条冷落,哪儿还容得作者和编辑挑剔读者呢?为读者服务都来不及。

  只是想借此表达对《中文系》的肯定而已。

  说起来,在大学所有的院系当中,“中文系”恐怕是最不靠谱,也是最万金油的一个系。学的课程既算不得真正的知识,更算不得可应用的技艺。培养出来的人,要么是脑子发轴的书呆子,要么是眼高手低者,可奇怪的是,以后走上工作岗位,偏偏又什么工作都可以做。在这样的系里,一般集中的是浪漫的女生和才子型男生。女生么,虽大多浪漫而美丽,但又比不得艺术系、外语系的女生那般惹眼、那般秀外慧中。倒是才子型男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更能代表中文系的特征。如果是一个才子加流氓式的男生,那几乎就可以算作中文系的灵魂人物了。如果他再披着长发,穿着落拓不羁的服饰,带着一副欠扁欠揍的表情,随口可以朗诵诗歌,或者抱着吉他弹奏校园民谣,那他一定是所有女生尖叫追捧的对象。

  李师江《中文系》里的男主人公,也算是才子加流氓型的男生,但却没有这么典型,这么“完美”,因而他能得到的只是数学系女生的崇拜。对于他所爱的美丽漂亮的同班女生,他的吸引力少很多。于是,他得使出浑身解数追求自己的爱情。对,《中文系》写的就是一个追求女孩儿的故事。而且是一个不太帅的才子加流氓型男生追求漂亮女孩儿的故事,其中的趣味单从两个主人公的设置上即可窥见一斑,而从男孩儿自以为是的种种“解数”中则可见到全豹。什么在图书馆占邻座,什么假装在公车“偶遇”,什么到宿舍楼底下直呼其名等等,所有的情节,对于上过大学的人来说都似曾相识。

  而在这个故事的曲曲折折中,有关中文系,有关大学,有关青春,甚至有关人生的一切,竟都囊括进来了。读着读着,会恍然发现,原来“爱情”不只是大学和中文系的本质,还是人生的本质。这样的发现,真是会带给人惊喜。而这“柳暗花明”的阅读感觉,完全来自于李师江的讲故事能力和体悟生活、体悟情感的能力。当然还有他带着闽南语文化底蕴的现代汉语,带给人的新奇而陌生化的阅读效果。顺便说一句,李师江的语言才华早在《逍遥游》时代就已经开始展露,但那时他太不知道节制;到了《福寿春》的“拟古白话”,他尽情展示了一番语言操练的能力;如今到了《中文系》,那掺杂着愤青特征的“才子流氓腔”,李师江在语言运用上日益成熟和圆融。 整部小说,读起来颇能引入怀旧。有对草样年华的大学校园的怀念,有对长满了狗尾巴草的迷茫的青春的怀念,更有对曾经真诚单纯得冒着傻气的爱情的怀念。这些怀旧会不经意地触动人心里早已蒙尘的角落,让人猛地温柔起来,感喟起来。每每看到他写的“实景”:食堂、宿舍楼、教室、图书馆、银杏树等等,这些每个大学里都会有的地方,心里的隐隐波澜会慢慢翻腾至翻江倒海。哦,多少人的青春和爱情曾被这些地方一一见证呢!而每每看到他调侃老师,什么言必称“现代”、“后现代”的、什么为文学大师排座次的等等,脑子里的搜索引擎会马上开动,快速地对号入座。哦,多少人曾经为了四级、为了补考、为了奖学金、为了工作推荐而必须跟这些老师套瓷,必须隐忍着对他们的真实看法而拍着稚嫩的马屁,踏出进入社会规则的第一步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