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旗手枪


□ 金岳清

  我有病。
  这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少说也有二十几年了吧!我当时大概十六七岁。这病的起源与我弟弟有关,我这么说并不过分,它的确与我弟弟有关,这一点我敢肯定。不然,我为什么不说跟我妹妹、姐姐或者叔叔有关呢!我弟弟比我小四岁,十二三岁的男孩真是疯得要命,整天拿着一把手枪跟人家打打杀杀。那时候,功课很轻,除了语文就是数学。老师也不布置什么家庭作业,所以回到家里把书包往屋柱的铁钉上一挂,然后从书包里抽出手枪往腰间一插,就跑出去。弟弟跑动时,系在手枪上的红领巾长长地垂下来,贴着弟弟的裤管前后摆动,远远看去,好像弟弟身上有一串火苗,在不停地舔着弟弟那条洗得发白的海蓝色咔叽裤。
  弟弟的手枪是假的,这自然无可厚非。但弟弟却用这支假手枪击中了我的腰,击中了我的要害,使我二十几年来备受折磨。我父母领着我上县城上省城不停地跑,大概跑了十三四家医院,从西医到中医,从泌尿科到神经科,没有什么明显效果。有些药当时吃下去有些效果,但过了几天就不行,一点作用也没有,那种病依然如故,我一气之下就把药丸丢进院子的菜地里。有一次,药丸被鸡爪子搜出来,滚落在路边,被父亲看见了,父亲叫我过去,我正在跟何小哲下军棋,何小哲的司令正好在我炸弹前面,并且无路可退,只要我把挡在炸弹前面的工兵飞出去,何小哲的司令就死路一条。我正得意忘形,父亲的话就显得有些疲软。何小哲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爸叫你了,你爸叫你了,你听见没有。我知道何小哲心怀鬼胎,他想趁我离开时把司令给换掉。虽然我们俩人下的是暗棋,但是,何小哲的司令我认得,它背上有一道圆弧形的指甲痕。那是我弟弟用指甲给叮的,因为,弟弟老是下不过我,就想办法,耍小聪明。开始我一点也不知道,下暗棋他老是猜红棋,我还以为他迷信。结果我老是输,弟弟的炸弹特准确,连我军长都放过,就偏偏扔在我司令头顶上。后来我发现了秘密,跟弟弟下棋时把双方的司令都拿掉。弟弟问,为什么?我说,让司令也休息休息,不然就太累了,老是让它出兵;再说,有些仗,军长、师长也都可以指挥。弟弟说不出理由,只是干瞪着眼,让我把双方的司令拎出来放在空盒子里。后来弟弟就很少跟我下,老是跑去找何小哲,一来二去的,何小哲也知道了我弟弟的秘密,所以我跟何小哲下棋,我知道秘密,何小哲同样也知道秘密。我看出何小哲的用意,所以我听见父亲的叫声后没有马上跑出去,而是先把何小哲的司令炸掉再走。父亲本来就很生气,见我这样姗姗而来就更加生气。我说,爸,你叫我?父亲站在院子里不说话,脸色很难看,额上的青筋突出来,目光又冷又硬,肩上还扛着水车。我说,你叫我吗?爸。我父亲开口了,他指着菜地里的一株青菜说,你看看,你看看,你这是在治病还是在花钱。父亲的语气里充盈着疹人的悲凉。我头皮一阵阵发麻,小腿不停地打战。我小心翼翼地说,爸,这药一丁点儿效果也没有。我说话时不敢抬头看我父亲的脸,而是用脚尖不停地碾着一粒半黄半灰的泥块。父亲的声音依然很高,一个个惊雷一样在我头顶上爆炸,我被炸得头昏目眩,两耳轰鸣,我待在那里不知所措。后来何小哲和我弟弟跑过来,我母亲也过来。我一直不敢说话,连大气也不敢出。何小哲和我弟弟站在那里傻傻地看着我父亲,我弟弟看着我父亲时半张着口,稠稠的口涎从口角里流出来,一直牵到第三粒纽扣上,初秋的阳光斜照过来,那口涎银丝一样闪闪发光。我母亲也责备了我几句,然后对我父亲说,太阳落得快,你还要车两亩田水。父亲听见后就狠狠地瞪我两眼,转身走开。母亲看着我呆呆地站在那里,问我为什么把药丸扔进菜地里。我说这药没效果。母亲说没效果你为什么不早说,你这样糟蹋钱你爸当然要生气的,你也知道你爸挣钱有多难!我说我吃了两个星期一点效果也没有,还是胀痛。母亲说,这怎么会呢?你爸不是领着你去县城大医院看的吗?我知道我在母亲面前是无法解释清楚的,所以就不再说话,只是拿眼睛看着我母亲。母亲见我眼神里一派迷茫,就对我弟弟说,快去屋里拿个竹篮子跟哥哥一起割猪草去。弟弟听了,朝我撇撇嘴,极不情愿地走开。
  弟弟的手枪是木头做的,是一块杨柳树根。杨柳树是村里的,我父亲是村里碾米厂的工人,碾米厂的两扇木门破败不堪,已经很不成样子了,父亲就向村长提出要修理木门。村长说没钱,村长说这话时,正在菜地里割青菜,父亲和村长蹲在村长家屋后的菜地里琢磨了好久。村长说,要么,把横河边的柳树锯一株来。父亲说这也好。父亲用村里的柳树修理了村里碾米厂木门后,又用剩下来的柳树给家里做了一把猪腰形的高凳,又用做凳剩下来的废木板给我弟弟做了一支手枪,并漆上黑漆。有了这支枪,弟弟就成了孩子王,看弟弟把手枪斜插在腰里,率着一群十二三岁的小孩,大摇大摆从村口进进出出的样子,我们家里的人见了都觉得好笑,都说他日后很可能会成为草莽英雄。十几天后,弟弟突发奇想,把脖子上的红领巾解下来系在枪上,这一下弟弟又比以前威武多了,那一团红色的火苗老是在弟弟裤管边晃动。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6期  
更多关于“花旗手枪”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