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随他去吧


□ 王 棵

随他去吧
王 棵

1

对于这条车流量过大的国道,李筱清总是心生惧意。起先只是简单的生理反应,那些莽撞的汽车在她的想象中失去了控制,迎着她的视线奔扑过来,紧接着,有股冷风钻进她胸口,她立刻被一种深邃的惊慌感扼住了。一切来得太快!去得更快!李筱清顾盼身边奔涌的车流,屏住呼吸,默诵这句话。毋庸置疑,她是因这个世界的超速运动而惊慌。
这是岁末年初的一个傍晚,李筱清坐在长途大巴上,恍惚间又被那种惊慌感扼住了。日近黄昏,阳光却格外晃眼,国道上形态各异的汽车顶上都升腾着一层反光,稀薄,恒久,虚弱无力。李筱清突然对南方的一切产生了怀疑:那个和她约好六点半见面的男人,这个约会本身,都令她觉得不可靠。到处都是骗局,昨晚她不是还从网上看到一篇色诱网友见面最后把对方抢个精光的报道吗?这个刚刚在网上认识的男人,她了解他吗?怎么能这么轻率地跑出来和他约会呢?李筱清坐不下去了,快速拿出手机,给那个名叫唐洛西的男人发了个短信:我还是决定不和你见面了。信息发出后,她发现大巴已经开到他们约定见面的长安大酒店。一些男人女人正从酒店的大门进进出出,零星几个男人站在酒店门口的台阶上,或低头沉思,或向国道这边眺望。大巴一掠而过,李筱清慌忙回头,遥遥审视酒店台阶上的那几个男人。她与那男人素未谋面,那么他们中的哪一个是那个名叫唐洛西的网络男子呢?或者他并没有按时站在那里吧,那里并没有一个叫做唐洛西的男人。她把头收回来,蜷进座位,忽然感到了惆怅。前面开始塞车,大巴停了下来。一股巨大的倦意拦住了她的思绪,使她没精神下车原路返回。过了长安镇就是深圳的地界,几十分钟后,大巴将在深圳的宝安城区停下来。李筱清拿出手机,查看手机簿里的姓名。叫孙辉的男人就这样从这个庞杂的生活里跳了出来。事后李筱清回想当晚情形,免不了会这样感慨:生活基本上不是有预谋的,但更谈不上天意;有些时候,完全因为人一时的茫然失措,才使生活转瞬间流向某条支流。
在给这个同样陌生的男人打电话之前,李筱清有过片刻的犹豫。但她总得做点什么,这个念头比她心里的其他念头更尖锐,最后她还是不假深思,打通了孙辉的电话。电话里的男人很激动,仿佛他多少天来一直在等着这个从天而降的电话。你真的会过来找我吗?他难以置信。李筱清淡淡地说,你在宝安哪里?三十一区!你知道三十区吗?怕李筱清变卦似的,他焦急起来。他这股子激动劲让李筱清很是受用。不知道,李筱清说,你告诉我怎么走吧。他大声告诉李筱清一个搭车方法,又说了一个叫雄风娱乐城的地名,定下来两个小时后在那里碰面。
李筱清把手机拿下来,扭头看窗外。阳光暗淡了些,窗玻璃上隐隐浮出她的投影。她看到自己因为那个男人的焦急而变得神采飞扬。从下午在网上约见唐洛西,到现在临时约见这另一个叫孙辉的男人,这所有的举动似乎都有些不可理喻。但作为一个三十六岁的老姑娘,她能够原谅自己突如其来的不理智。

2

那男人缩在一张椅子里,头微微向一侧肩膀侧着,整个脖子都被埋进了肩膀中间的凹处,他就这样从头至尾保持着那个坐姿,没有任何表情,紧紧盯着她这里。背景是呆板的一片漆黑。他的样子看上去委靡不振,但又不失质朴和单纯。就李筱清的择偶观来说,质朴和单纯比优秀更有吸引力一些。是啊,一年多来,李筱清一直在忙着为自己寻找—个合适的婚嫁对象。
在到达雄风娱乐城之前,李筱清坐在车上竭力回忆孙辉照片上的样子。黑蒙蒙的背景,浮在黑色中的委靡不振的男人:她花了很长时间才把即将出场的孙辉与那张照片对上号。她都快忘记他了。大约半年前,她深圳一个女友给她捎来这张照片,背面附着他的手机号。在六月中旬前后,她接到过这个男人不下十余条短信,以及两个电话,但她觉得对方工作不稳定,思前想后还是没同意与他见面。但这男人留给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她不是没遇到过热情的男人,像他这样热情的男人却也少见,李筱清到现在还记得那男人给她打电话时那激动、热烈又不失诚恳的话。这么一说的话,她突然决定在这个傍晚约见这男人,也不算太失理性。

大巴在宝安汽车站停下,李筱清问了路,打了个的士直奔三十一区。的士在三十一区出口处的雄风娱乐城外面停下,李筱清边给司机付钱边往外张望,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娱乐城门口马路边的孙辉。他个子高高的,有点壮,比照片上那个不阴不阳的形象强多了,李筱清刹那间还以为认错了人。她走过去,很快感觉到一种弥漫在这个男人身上的浓重气息,在照片上,这种气息可能是委靡不振,对应到眼前的真人,那就成了他身体里挥之不去的压抑感。李筱清突然生出某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心里隐隐一沉,莫名其妙地,注意力就集中到了他身上。走到他身边,他才看到她。他笑了起来,小小的眼睛挤成一条缝。已经夜了,路灯辉映下,他的牙齿是一种纯粹的洁白。如此不加掩饰的欣喜使他身上的郁悒一扫而光,整个儿他就变成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男人。李筱清喝到一口热水似的,心里一下子充实了许多。他们连自我介绍都省略了,第一句交谈就是家常话。他们不约而同地问对方吃饭没有。都没吃。他建议他们去前面的湘菜馆共进晚餐。李筱清很轻松地就跟着他走。走在他身后,她注意起他的穿着。上面是一件黑夹克。李筱清一眼就看出料子不怎么好。这无疑暴露出他所处的经济层次不会太高。但在李筱清的择偶准则中,这个状态并没有被列为重点计较条目,对一个女人,尤其像李筱清这种经济条件尚可的女人来说,未来老公的品质是否纯良比什么都值得警惕;还有健康的身体,也是较为重要的。看这男人生了两条健壮修长的腿,在牛仔裤的包裹下随着他的大步迈进虎虎生风,相当养眼。李筱清习惯性地就给他打了打分。在她的择偶试卷上,这个男人至少也是七十五分吧。对李筱清这样长期困于结婚焦虑症的姑娘来说,通常情况下,六十分就是万岁了。
分享:
 
摘自:十月 2007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