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篇小序的由来


□ 刘心武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一日,我在联邦德国科隆访问了一天,这是我联邦德国之行中日程安排得最满的一天,除了参观举世闻名的科隆大教堂,浏览市容,我还赴“德国之声”接受了两个项目的采访、走访了两家出版社、拜访了一位著名的评论家。这里我想讲的是访问德得利(Diederichs)出版社的情况。
  提起德得利出版社,国内老一辈的文化人也许不会感到陌生,因为立即会想到他们同行的一系列由德国著名汉学家卫礼贤(RichardWilhelm一八七一——一九三○)所译的德文中国古籍,其中影响最大的是《老子》和《论语》。在把中国文化传播到德国和西欧方面,德得利出版社确实起过重要的开拓作用。
  
  这家出版社已有近九十年的历史。它是一八九六年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成立的,后来迁回德国莱比锡,又迁到耶那,一九四七年才迁至科隆。因为起家于意大利,所以至今出版社仍以意大利文艺复兴式的雄狮形象为徽记。它原来只出版经典性、学术性、资料性的社会科学著作,是一家以文化积累为己任的趣味比较高的出版社,但后来受社会风气推动,也出版少量的小说等文学读物。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它曾一度成为德国的四大出版社之一,但目前,它只是西德众多的中型出版社中较小的一家。
  当我登上出版社那栋其貌不扬的小楼、走过狭窄阴暗的甬道时,我眼里不时闪入楼壁上所悬挂的一些纪念性照片,耳内不时听到嘎吱嘎吱的楼板响,这家出版社悠久严肃的历史和它现在所表现出的坚韧气概,立时给了我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
  一位身材修长的女编辑接待了我和陪同我访问的马汉茂(HeImutMartln)教授,她那间工作室,面积大概不足十平方米,而且不成形状,只有一侧有窗,窗外却是其他楼房的侧壁和坡顶,望不见多少天空。在马汉茂先生帮助下,我们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无拘无束地交谈起来。
  我首先坦率地说出了我的“第一印象”:这里非常雅致。这的确不是恭维。我已去过许多的西德书店,几乎从门外的橱窗和旋转书架开始,就是一派花花绿绿的景象。进去以后,摆在最醒目位置的,往往是消遣性的通俗小说,封面即使不直接呈现色情与暴力,也非妖即怪,要么便通体是甜腻腻的小市民气,给人一种俗艳的印象。而我们所到的这个德得利出版社编辑部,两面墙壁全是自下而上的书架,插满了书,工作台和另外的桌子上也全摊着他们已出版、待出版的书籍、版样,这些都传达出一种醇厚的文化气息和高雅的艺术趣味。
  
  
  女编辑也坦率地向我们诉说了他们的困难与对策。他们现在整个出版社包括老板共有四个编辑,一年大约编发出版三十种新书。因为他们坚持只出严肃的著作,不出那种只赚钱却无价值的消遣性读物,因此他们财政上相当拮据。也曾有过这样的讨论:“以俗养雅”不行么?即出一点准色情准暴力的畅销小说(尽量出得比别的出版社更“正经”一点、更“艺术”一点),赚了钱,再拿来印必然赔钱的有价值的著作。但他们最后的结论是:我们,不那样作。那么,现在他们如何维持呢?他们手里真还有两张“王牌”,这是上一辈给他们的遗产——《世界童话全集》和《世界宗教丛书》。这两套著作,至今在德国乃至于西欧仍亨有盛誉,成为各类图书馆和各类知识分子乃至于各类自命风雅的藏书家的必备书。他们不断修订增补这两套书,销路始终稳定,这是他们出版社得以赢得薄利足以维持的根本因素。对于其他的书,他们可就全无把握了。他们每考虑一本书的出版,心情都很复杂:他们当然看重书稿的学术或艺术价值,但也要一再地估计它的销路和赔赚。“我们不能胡闹”,女编辑以十分郑重的口气对我说:“不要以为我们面对一部有不得了的学术或艺术价值的书稿,会忘乎所以地孤注一掷;我们绝不能赔得太多,我们不能自杀。”马汉茂教授随即对我补充解释说:现在德国有几家大出版公司,雄心勃勃地俯瞰着中小出版社,随时想把它们吞并掉,德得利是个“老字号”,早在它们觊觎之中,如一旦“胡闹”而破产,必沦为某大公司的子公司,它将被指定仍用原字号出书,但那时必然是“名存而实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