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暖池塘


  周建新(满族)

  引子

  光绪三十一年冬,大雪封山。煤黑子陈应南雇了两乘暖轿,领着一行人,跋涉在辽西走廊茫茫的雪野。

  风很硬,吹得漫荒遍野鬼哭狼嚎,雪末子漫天飞扬,遮住了天边淡漠的太阳。人们把自己捆成了蠢笨的棉花篓子,除了眼睛,没露多少皮肉。可寒风依然刀子般,钻进去,一下一下地剜眼皮下的脸颊。

  雪粒子趁虚而入,从陈应南皮帽子的缝隙间扎进去,滑入他的脖颈,彻骨的寒流倏地击穿了他的前胸。他打了个激灵,脚下一个趔趄,差一点儿滑倒。他紧张地回头张望一下暖轿,看到抬轿子的人一步一个脚窝,深深地扎在雪地里,才舒出一口气。

  暖轿里分别坐着关乎陈应南财运的重要人物,一个是锦西抚民厅通判蒋文熙,另一个是奉天府工部司矿苏哈里。

  尽管暖轿里炭火红艳,寒风和雪末儿还是无孔不入地钻入。蒋文熙和苏哈里不约而同地想到一句话: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八旗子弟苏哈里的冬天基本上在有火墙火炕和火盆的深宅大院里度过,哪儿遭过这样的罪,一个劲儿地喊,捂严轿帘。

  强硬的风蛮横地推动着轿帘,几双戴着手闷子的挖煤大手紧张地伸过来,却怎么也捂不住风的推搡,寒风依旧撞入暖轿。苏哈里恼了,大喊,不看了,回!

  陈应南又打了个哆嗦,这一次没有雪粒子灌入他的脖颈,而是从心里往外地冷。他从温暖的广东万里迢迢地来到苦寒之地辽西走廊开煤矿好不容易请来苏哈里验,却因轿帘不严,坏了大事,领不到开采的执照,怎不心寒?

  看矿是免了,礼节却免不得,午间的酒宴依旧由陈应南料理。

  一行人没有回抚民厅,折身去了山下的村子——暖池塘。

  来得太早,汤家的驴肉还没有做好。蒋文熙领着苏哈里去了村旁,瞧一瞧村里的奇观,一个比地面还高的水塘。尽管蒋文熙身为七品通判,苏哈里仅为九品,可人家毕竟来自盛京,大衙门里跑出来的狗,也比小地方的人尊贵,何况苏哈里还残留着皇家的血脉。

  正值严冬腊月,暖池塘上却浮着一层雾气,爬上几米高的护坡,苏哈里惊讶地发现,池塘中央的水居然没有冻。

  沿着一条通往池塘中间的木桥,两个人走了过去,便罩进了云雾之中。暖暖的水汽中,苏哈里脱下了大氅,忘记了严寒,与蒋文熙一起谈笑风生,直至岸上有人高呼,开饭了!

  苏哈里没有吃过汤家的驴肉,也不知道汤家的驴肉是半年生的小叫驴做成的,他第一次吃到裹着驴皮的驴肉,那种筋道、那种鲜香、那种松软,令苏哈里一生难忘。他不由自主地感叹道,真是天上龙肉地下驴肉啊!

  这话刚一出口,在官场中修炼得极为通达的蒋文熙,突然跳下饭桌,“扑通”一声跪下,向西南鸡鹪米似的磕头,嘴里说,皇上,饶恕臣子的不敬。

  苏哈里大惊失色,方知得意之时失言,自己的小命捏在了蒋文熙的手里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