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茶鸡蛋(小说·外一篇)


□ 刘继明

茶鸡蛋(小说·外一篇)
刘继明

一个茶鸡蛋值一千块钱?

何幺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是蒋婆亲口告诉她的。昨儿上午,何幺婆到车站门口的摆摊点,刚把煤炉子、盛满卤汤的铁锅和茶鸡蛋及那些杂七八拉的零食一五一十地摆出来,就注意到紧挨着她旁边的蒋婆神色有些异样,她像吃多了人参燕窝那样两眼放光、满脸喜色不说,还不时扎下脑袋咯儿咯儿笑几声,像一只吃了隔壁家白食的老母鸡。何幺婆寻思,蒋婆八成碰到什么喜事了,不是她那个在武汉汉正街做生意的幺女儿给她生了个外孙,就是蒋婆自己买的彩票中奖了。这两年,镇上的男女老少成天买“码”(注:一种彩票的俗称)猜号,都像着了魔一样,有的把多年积蓄都拿出来买码,到头来连末奖也没中到一个,弄得不少人倾家荡产,跳楼吞药水自杀的都有。未必蒋婆刚买几张彩票就拔了头筹?她的儿女都在外面赚钱,自己吃喝不愁,到车站门口卖茶鸡蛋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要是真这样,这个人的命也太好了。何幺婆想着,心里忍不住有点儿酸溜溜的,好奇心也就更强烈了。她打开马扎坐下,瞟了蒋婆一眼说:“一个人乐成这样,发了么子洋财齒?”蒋婆似乎才注意到她,抿了抿干瘪的嘴巴,脸上仍旧挂着那种掩饰不住的笑意,又咯咯笑了两声,“你还莫说,我真的发了一笔财咧!”她故意卖关子地掐住话头,神秘地眨巴一下眼睛,“你猜猜看。”何幺婆说:“我才懒得猜呢,猜中了你也不会奖给我一分钱。”蒋婆说:“你怎么晓得我不会奖你?说不定你也会发一笔财咧!”何幺婆说:“我生下来就是穷命,不做这个梦。”蒋婆白了她一眼说:“你呀,就是吃这个犟脾气的亏。好吧,我告诉你,昨儿,我一个茶鸡蛋卖了一千块钱呢!”何幺婆以为她这些天被彩票的事搞得中邪了,差点儿捧腹大笑起来。“你不信?”蒋婆恼火地抖了抖围腰子,从夹层里拿出一叠崭新的钞票,在何幺婆面前呼啦啦晃动着,“你看看,这是黄老三吃完那个茶鸡蛋给我的一千块钱咧!”何幺婆瞄了一下,果然都是一张张百元的大票子。她一下子就愣住了。“我本来送了十个茶鸡蛋去,可黄老三只吃了一个鸡蛋,就从皮包里夹出一叠钱塞到我手里,剩下的鸡蛋又让我提回来了。要是他都收下,那不整整一万块钱么?”蒋婆无比惋惜地说,“那黄老三真是财大气粗啊,每次回家来过年,都是用皮箱装的钱,自己大把大把花钱不说,还见人就发利市(注:喜钱的意思),黄老三爱打牌,每次都只输不赢,这是故意散财咧。听说凡是陪他打麻将的人都发大财了。镇上那帮游手好闲的后生子一听说黄老三回来了,就争先恐后地往他家里凑,腿子都跑断,黄老三给他们每个人的红包,每次也是千儿八百的。啧啧,这不是活财神爷么?你想想,要是给黄老三送些土特产和吃货子去,给的利市不就更多?其实,也莫怪大伙要钱要得这样饿相,就是镇里那些领导还不都一样?黄老三哪次回来,他们不是孙子一样前呼后拥地围着他,好像黄老三变成了领导似的!这全都因为人家有钱咧,全镇的水泥路不就是黄老三捐款铺上的么!听说他还要再捐一笔款子,给镇里的干部每人建一栋楼房。你说黄老三从哪儿赚的那么多钱呢,未必他自己就是印钞票的?……”蒋婆的声音像蜜蜂一样嘤嘤嗡嗡地在何幺婆的耳畔萦绕着,一会儿近,一会儿远,一会儿高,一会儿低。“我说的你都听见了么?”蒋婆捣了捣她的肩膀,“你那茶鸡蛋比我的强多了,要是给黄老三送几个去,人家一高兴,说不定给的钱更多。我可是看在咱俩一起卖了这久的茶鸡蛋的份上,才告诉你这消息的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天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天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