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骆驼小小说两篇



  村道通了
  
   九龙山的高在川北有名,我的故乡在九龙山腰的九龙村,通公路也是近几年的事。久居大山的人都知道,村道路坡度大,路窄,路面差,车子行进极为艰难。
  我老家所在的那个大院子,十余户人家,离村道路还有段距离,为了接上那段断头路,在父亲的提议下,几个退休回家的工人、干部召集大家,就是吃再大的苦,也要接通那段路。于是,在外工作的,捐款,外出务工的,筹钱,剩下十几个老头老太婆,便在家修路。的确,那段路早该修了,平时里运粮拉肥,只好远远地堆在路边,老人们只得一背背背来背去。而今,川北农村都这样,青壮年男女大都外出务工挣活钱去了,家中仅剩下老人和孩子,一切体力劳动,都靠老人们硬撑着维持,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再说了,而今的年轻人又都被惯坏了,城里工作的,出门就坐车,外出打工的,早已生疏了山路,哪个还想走那山路啊。大家的积极性显然很高,路修得自然就快。
  通车选在了离春节很近的日子。在城里工作的,带上了车子,外出打工的,租来了车子,车们戴着红花,在村道上蛇行,老人们戴着红花,在人群中穿行。
  从此,人们免除了许多交通不便之苦,生活在一种暖洋洋的氛围里。上街去办事的,骑上摩托飞驰而去;回家看看的,坐上小车悠然而来。大家都感叹,这路,要是早修十年,该有多好啊!
  然而好景不长,一场夏雨过后,经不起折腾的村道终于露出了原形,泥土被冲得无影无踪,石头们无序地躺在路上,成了天然的路障。车是自然难走了。老人们只得重新投入到维修村道上来。
  路比以前牢固了许多。车跑起来更顺畅了。逢年过节、老人们的生日,儿女们一溜烟跑回来,同老人们欢欢喜喜地吃上一顿饭,又一溜烟地走了。老人们在小轿车卷起的尘烟里,目送着儿女远去,山村又恢复了先前的沉寂。儿女们异常高兴,说,这路通得真好啊,以前回趟家,再快也得两天时间,现在,一天就足够了。老人们也说,是啊,路通了,的确是方便啊。
  前段时间回乡,我被面目全非的村道吓了一跳,一个夏天,这段路就变成了如此模样,我们只得在村道边下车,提着沉沉的礼品向老家走去。父亲早已候在拐角处,他将我们的东西放入事先备好的背篼,在前面默默地走着。我说,爸,把这路修一修吧,多方便呀!
  父亲说,是该修一修了。
  因为无车,我们便在老家住了一夜,一家人欢欢喜喜,院内的老人们也围坐在火塘边,摆起了我们这一辈人的童年趣事,大家在欢笑声中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回城后,我迅速组织大家捐款,准备重修那条村道。
  父亲经常在夜间打电话来说,谁谁今天回来了,我们在他家呢!谁谁从外面打工回来,挣了多少钱,我们正在他家听他摆外面的事呢!父亲的高兴劲,不亚于我们每次回乡!
  我在电话里提及整修村道的事,父亲吞吞吐吐,良久,才说,村道怕是修不成了,我们准备用那些钱,安自来水呢!我们都老了,怕担不起那担水了。我忙说,钱不够吗?不够我可以号召大家再捐!
  父亲说,不是钱的问题,便放下了电话。
  
  红橘甜了
  
  放下电话细一思量,这已是父亲第四次催我了,父亲说,这场大雪过后,红橘更甜了,硬是甜得入了耳心呢!说这话时,父亲还拌了几下嘴,那声音挺富激情的。父亲的意思,要我快些回去,一来尝尝今年橘子的味道,二来帮他将那些果实拿到集市上去卖。
  父亲精心伺弄的那些红橘树,是十多年前我从外地弄回去的。那一年我刚参加工作,为了表示儿子的孝心,我特地买了十几株红橘苗,并回家去同父亲一起栽下。从此,父亲便精心伺弄那些树苗,亲儿女般。父亲为它们浇水、施肥、修枝、杀虫,每一项管理,都严格按我买给他的书进行,那严肃劲,不亚于教育我们。那些果树也很通人性,几年后便出落得挺拔而多姿。我记得第一年花开时节,父亲在电话里像孩子见到第一场雪那般激动,父亲说,白压压的满树柱啊,香气跑了好几里呢!当乡亲们夸奖橘花的香气时,父亲又像孩子受了老师表扬那般露出羞涩的神色,说,这树是我儿子从县城弄回来的优良品种呢,说这树结出来的果子,外省人最喜欢呢!就这样,父亲怀着兴奋和渴盼的心情,等待着橘子的成熟。那几月,我们隔几天总接到父亲的电话,橘子有指头大了呢!橘子有乒乓球大了呢!橘子有鸡蛋大了呢!有些橘子有黄色了呢!有几个橘子全部黄了呢!父亲总是在说橘子!那一年,父亲将首先变黄的几个橘子采了下来,并打来电话,叫我快些回去尝尝!时至年末,我们哪能抽出时间呢!在苦苦地等待后,父亲同母亲商定,第一批橘子一定要送来让我们尝尝,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树是儿子买的,也是儿子同自己一同栽下的,儿子不吃第一个,谁吃?在那个飘着大雪的冬日的早晨,父亲从百里之外的故乡,带上十九个首先成熟的红橘,来到我的面前。看着我们一家三口甜甜地吃着甜甜的红橘时,父亲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我们劝他你老也快尝尝呀,父亲说,我早吃过了,一天好几个呢!我的泪便涌上来了,因为父亲出发后,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父亲带来的第一批橘子是十九个。我强压泪水,挑了个最大的剥开后,双手递到父亲面前。父亲颤巍巍地接过橘子,拿一瓣放进嘴里,慢慢咀嚼。我再次从父亲脸上看到了我参加工作第一天,父亲送我时的表情……父亲回去后不久,又在电话里叹息,他说,真没想到,雪后的红橘会比前面的更甜,早知那样,他该再等几天给我们送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