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怒马(外七首)


□ 蓝敏妮

祖父病危

香雾缭绕里,一枚签儿直直站起

荷枪实弹。

蒲扇后面先是吟,继而唱

最后是一声断喝:跪

父亲扑通一声向下

铁骨铮铮的老军人

带着一列火车的冲力。

魅言高高在上发号施令

作为入赘女婿的老铁道兵戛然收蹄

在“孝”这一声军令前。

不执念

祖母用眼皮摁住时间,说:

好了,就这儿歇歇吧。

一身黑衣身段古雅走入画框中。

走入画框中祖母不再操劳其它的事务

水井盖上,释放了蓝天

就着一树一树的花香与鸟鸣

效仿古人品尝小菜与薄酒

一口干了寒冷与病痛

没有寒冷不再疼痛祖母在堂屋的正中

笑容抵着我的额头,多么安宁

藤蔓摇曳着无骨的风

她和我玩着儿时的游戏,让我读着她的唇语:

不念——不执——不执念

水磨腔已退回到水贼草的最低声部

戏台的灯光暗下来

最后一次谢幕,

她把脸谱下的所有角色放在脚边

莲步轻移,一声细小的破碎

她一脸轻松

在一张红木椅子上,

用“赠板曲”的节奏卸妆——

油彩与海绵的摩擦,响着孔雀收屏的回声

把吊眼梢还给桃叶

长长的丝缎水袖在灯火里乘着菊花而去

长江与黄河笑了三声

她用句号的表情呼出春天

一个拈花指,摘下窗外一枚绿叶

她退回到最原始的一滴水里

鸟 巢

一个鸟巢落下

它的分量刚好使几粒灰尘侧身一闪

小鸟的惊叫被吞进了电锯的嘶吼中

鸟巢直愣愣地空荡荡着

之前这个鸟巢一直坐在一棵古树上

此时古树庞大的身躯正在瘦小

震颤、断裂、落叶纷纷

鸟儿一只只地被截肢断骨的喀嚓声刺穿

古树是春天最后时光里掏出的宝藏

之前,春天已经掏出了梨花、含笑、虞美人、

百枝莲、美女樱、杜鹃

春天一次又一次掏出自己的骨血

这骨血的凄艳啊,堪比另一场“掏”事里的伤口:

金子矿、锑矿、煤矿……

荼蘼花已开始在更远处披麻戴孝

古树噗通倒下,击碎了树下的鸟巢

一个热火朝天的夏季被吸引而来

马达声声,机声隆隆。

春天终于掏空了春天。

一个更大的鸟巢在开始摇晃

反光镜

路过公园路的拐角

我一步闪入一面反光镜中

一枚海角冰轮就转腾出了前朝后世

月色清明,碧落沙沙

虞姬身段袅娜化入铜镜

她的王用利剑的白光把镜面擦亮

用血滴缀上一抹永不褪色的胭脂

夜风从前朝斜身,吹醒了一片十里草坡

虞美人草转飞了深红的裙摆

擎着前额的小红痣儿

谁已收剑在眉梢,从万里之遥打马归来

我褪出镜外,在反光里护走一个圆形的秘密

第一声嫣红的啼哭

我便把母亲的心吞食了

我以天使的颜貌示人。但,

在任何人看不见的暗处,游弋着

诸多妖的行径。

我掌握着母亲骨血的密码,可以随意

通行她全身的小径。

我把她的珠圆玉润脱骨,薄成揉皱的丝绸

把自己喂养成长发三千,腰肢柔软

对于这一切,母亲一无所知

一场重病袭倒她。暗夜里,

我给她递水,发现她的眼睛有金光。

我心底惊叫一声“悟空”……

时 间

一个多么好奇的小孩

拿着妈妈的黑色高跟鞋当锤子

嘀嗒嘀嗒地敲

头发、牙齿、骨头……

把我们当模型一点一点地

撬、拧、拆

先把我们放进大盒子

尔后把我们装到小盒子

不厌其烦,忙个不停

交 谈

她攀着雁行的弧线,

高高又低低

找寻着断桥和一把伞

她静坐他的对面,用如梦令的语调

把自己从杯子里倒出,

倒出1月和12月,

倒出10月和3月,还倒出

白夜和黑夜……

灯火摇摆着太湖水,

他的心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胸骨以下三指,一支细针在肆意穿行

她扶着月色的曲线而去

他的眼睛被拖曳成绿色

看到自己的魂魄一步一步被抽丝,

“我叫小青”声音在黑暗中游弋飘荡

他伸手一钩,

把前世辜负的名字死死钉在心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4期  
更多关于“怒马(外七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