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竹声声,情亦深深


□ 吕世豪

  我终于将屁股强按于写字桌前的座椅,要写写自己与空竹的一些恩恩怨怨了。对于这个题材,我已是五次三番地欲写又止。你想,在京城的居民健身活动中,放风筝抖空竹踢毽子,那是最炙手可热的几个单项啊,它既具民族特色又极受市民热捧,祖祖辈辈不知传承了多少岁月。况且京城大了,许许多多土著作家早将京都文化翻箱底似的搜了又搜写了又写,哪有你移民作家的立锥之地?尽管在我接触过的文学作品中还没见着空竹的话题,但毕竟是没见过大世面的区区小巫呀。每坐桌前,总会隐隐传来一个声音在问:你见过空竹吗?你听得懂它的语言、玩得转它的感情吗?犹豫让我一次次与之擦肩,但执著最终还是将我握起了手中的笔……

  掐指一算,这已是我与空竹神交的第三个春天。那年春末夏初的一个清晨,我在故乡的田间小路散步,远远看见两个与我年龄相仿的男子,在一果园的土围子角落抖空竹,几位荷锄农人在驻足观看。这就奇了,记得在当地的志书资料中,并无乡野俗民抖空竹的一丝记载,小小县城竟也玩转了空竹。出于好奇便也凑了过去,原来那师傅是我的熟人,叫陈廷海,记得他曾在市消费者协会上班。熟人见了当然高兴,他停下了空竹跟我聊了起来,谈当地玩空竹的人群,谈抖空竹的种种好处,谈着谈着便开始了我的动员工作。看他伸出的手心,竟各有两块鸡蛋大小的老茧,我便有点犹豫,他练空竹居然会投入如此大的精力和代价,值吗?况且我从事写作多年,握笔时手掌心平添一颗鸡蛋,该有多别扭呀。疑虑归疑虑,一种阻挡不了的诱惑,还是鬼使神差地让我提起抖竿跃跃欲试了。

  先从最简单的抖开始。双手握竿,竿头要对齐,右手抖动时左手必须放松配合,而身体一定要面对空竹小头跟着移动,空竹方可抖动起来,三者缺一不可。若小头抬头,右手绳就向小头靠拢拉线;若后轮翘尾巴了,右手绳就向后轮靠拢拉线。左右线绳的夹角越大,调整平衡的效果也就越明显。你可别小视这个用一条线绳抖动旋转的小小玩具,要让它在抖动中不断加速,不断让其在响声大作时随着身体的腾跳翻飞而玩出各种花样,那可不是件易事,没有十分的毅力与汗水,十分的坚韧与磨难,那是不可能成功的。“四两拨千斤”也好,“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也好,在空竹身上都会找到最好的诠释与注解。

  待小小的空竹抖动之后,我返回北京,并很快融人了公园抖空竹的人群。京城是空竹的主要发祥地,从文字记载考证已有近千年历史,在高手如云的抖空竹境地,我确实是一颗小小沙粒。每天清晨,我背起空竹包到公园练功,除过雨天雪天或家中有事,我是极少缺勤的。六十多岁的老人,身板腿脚远不能与年轻气盛者相比,我就专挑一些简易安全的花样学练。一个单双手捞月,一个盘龙(汾阳竹人叫它“玉柱缠腰”),就学了半年多时间,但我笨鸟先飞,决不泄气。然后学平盘立盘,学反盘骗马,学背翻接轨,技巧越学越熟练,花样越玩越丰富。在阳光明媚的蓝天下,眼前是青松翠竹,四周是花香鸟语,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伴着旋律优美的音乐,将那轻灵的空竹舞动得蝴蝶一般在草坪上翻飞,心情该是多么的轻松舒爽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