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华的诗(15首)


□ 阿 华

  ○阿华和她的诗歌

  阿华的诗歌在日常生活和心灵的了望中显示着一种恰当的平衡,对这位出生并生活在“都市中的村庄”的女性而言,诗歌当是她坚硬寂寞生活中的植物园。朴素本分的故土生存和与外省文友间的频繁往来,不断滋养着她的心灵活性,使她对当代诗潮持有一种敏锐的感应力。她的诗歌写作绵软润泽而富有耐心。

  ——著名诗评家燎原

  阿华,本名王晓华,女,1968年出生,威海市环翠区人。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林》《飞天》《山花》《文学港》《绿风》《诗选刊》等刊物,有作品入选《中国年度诗歌》、《年度诗歌精选》,著有诗集《往事温柔》《我们的美人时代》(与徐颖、田暖合集),诗歌入选2007、2008、2009华文诗歌奖。

  花好月圆

  岁月宁静,我倚着槐树长大

  在那个叫做梨树镇的乡村故土

  时间有滴水穿石的力量

  石头奔跑,锈弦开花

  沙哑的小号吹出青草的乐章

  而我怀揣着清贫和忧伤

  走在去往见亲人的路上

  寂静,落寞

  事实是,我一直都爱

  这个季节的穷乡僻壤

  风雨欲来,烟岚满坡

  瘦小的河流走向饱满

  绿色的山岭暗藏着锦绣

  藏在草丛里的那些昆虫

  开始在黑夜里歌唱

  那是夏天,那是八月

  路边的秋桂树开花了

  亮堂堂的月亮,它挂在天上

  人们把这些美好的事物

  叫做世间的花好月圆

  我爱云南

  我的老家不在梨树镇

  如果非要追根溯源

  我想,它可能是在云南

  我一向惧怕寒冷和黑夜

  而云南,它有

  暗涌的甜汁,飞扬跋扈的阳光

  它道路宁静,树木安详

  我确信,那是一处

  能安度晚年的天堂

  我曾在一张有关大海的草图上面

  画出了云南的石林和瀑布

  我还画了翠湖的红嘴鸥

  至于大理和丽江

  我在梦里去过很多次

  我,有点花痴

  我对云南旷日持久的暗恋

  超过了身边激情澎湃的四十年的海洋

  起风了

  水带走了落叶

  树荫带走了光

  傍晚的风把麻雀带走了

  却没有把它再带回来

  而坡地的羔羊

  迎着风,屈下了它的四肢

  它没有呜咽,只是低下了头颅

  它是不是和我们一样

  也在怀念风中走失的亲人

  它的忧伤,是不是

  和我们一样,空阔无边

  风,穿过了暮秋时候的故园

  穿过了红瓦的房舍,低矮的松林

  风没有告诉我们

  生,死和未来的事情

  梨树镇

  没有雀跃,并不等于没有心痛

  重返梨树镇

  我又看到了当年的红柳和沙棘

  时光总是相似的

  四月的蔷薇看不到九月的黄葵

  死去的人看不到早晨的霞光

  他们用阴云暗示大地

  用锈弦暗示破碎

  那是些骨缝里藏着悲伤的人

  那是些失去盐分一言不发的人

  而活着的人,将慢慢地习惯

  落寞垂败,抑或东山再起

  在梨树镇,骨头的支撑力

  小于世俗的压力,云压得低

  借用劳伦斯·吉尔曼的话说:

  就像是让人心碎的失去理智的忧愁

  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低音提琴和大管的持续低音之上

  小号尖利的音响表现出天昏地暗般的悲伤

  藕断丝连

  藕断了,丝还连着

  我说的是春天,是花朵

  是飞翔的翅膀

  我说的是二月里的玫瑰灰

  藕断了,丝还连着

  我说的是一个人的海

  两个人的伤

  我说的是我已知晓的命运

  我说的是爱,是我生命里

  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我没有失神

  是江水在荡漾

  十月的堤坝上面开满了我的野葵花

  我们挥霍着激情,不懂得节制

  在梨树镇的青山绿水之间

  戏水,歌唱

  用枝条嫁接玫瑰

  此地山高水远,我们儿女情长

  我从没想过,要像候鸟一样

  飞向南方

  做为一个敏感的人,我在风中长大

  但内心有阳光,也从不怀疑人生

  我把鸣笛当成是天使的小号

  把桃花看成是半遮面的美人

  我的纸张上面

  全是关于故土的溢美之词

  差不多每一个热爱乡村的人

  都是浪漫主义者

  但我不想附庸风雅

  只想借助文字的力量

  说出一个事实:

  完美的生活它曾经发生过

  就像现在

  你看,你看

  十月的堤坝上面

  开满了我的野葵花

  刘家台

  当我写下刘家台

  我依旧有叙述的不确定性

  我不知道我要说的是

  怀才不遇的浪子,还是要说一说

  做橱窗设计的单身母亲

  我从不寄希望于青春,爱情

  和妙笔生花,也不希望

  此地就是天上人间

  我要打开的结是

  人的一生有几个故乡

  一个故乡里有多少个亲人

  谁在经历情感的缺失

  谁在经历生存的压力

  我要打开的结是

  这乡愁可像多年生的宿根草本,

  秋冬时节凋零,来年依旧花开似锦

  我看到的刘家台

  杨树飘絮,芍药开花

  马蹄莲在腐殖土里长大

  带到它乡,依旧姓马

  用祖先遗留的根系

  治它的水土不服

  而我不准备去怀旧

  也没计划伤感

  做为一个过客,我看到的刘家台

  它只是沧海里的一粒干渴的沙砾

  花楸树

  我们在坝上种植乡村的树

  榛树,橡树,椴树

  它们都有本地血统

  只有花楸树来自异土

  在高于村庄的地方

  风吹动它

  这真是奇迹,这落叶小乔木

  会和云团一起长大

  幼时生绒毛,夏天开白花

  秋天的时候,它就把

  一串一串的果实,藏在绿叶

  火红,耀眼

  这敏感的花楸树

  这温柔的花楸树

  这充满了呓语的花楸树

  它秋波荡漾,可是我的大海

  它怀抱温暖,可是我的归宿

  我记得桃花落时的细节

  我记得桃花落时的细节

  雨水碰落花瓣的忧伤

  喧嚣覆盖着扬穗的麦子

  隔着无边的绿意,我偏爱地头

  一只麻雀的从容不迫

  我记得桃花落时的细节

  青青的茅草已经茂盛得

  像一片草原,咕咕叫的鸽子

  在呼唤它的伴侣

  而远处的桃花水开始上涨

  它们快乐向前

  荡着一圈圈的涟漪去了远方

  我记得桃花落时的细节

  我穿过废弃的竹林

  去看那个无力搬走的老人

  她在屋后挖野菜

  雨过天晴,她依旧爱着屋檐下的生活

  黄昏的时候

  我默默地沿着小路回家

  看牛羊入栏,鸡鸭回舍

  看变幻着颜色的树

  一点点地没入黄昏里

  看万物隐入沉寂

  忧伤就是那个时候

  从心底慢慢爬过

  或许这些都是真的

  潜水、穿比基尼

  在绝望中寻找爱情

  那是鸭子的浪漫

  而我品尝烈酒,像罂粟怒放

  血液里有无法疏通的叛逆

  “把我的骨灰撒在世界的中心

  然后继续过你的生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