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网公之泪


□ 王书鹏

  处于高层建筑雨后春笋般矗立的都市,林鹏先生依然几十年如一日起居于并垣省府宿舍。这个地方在解放前是政府东花园,时过境迁,花园之说已是传闻,可是院子当中几棵入云大树,寒暑往来,繁茂凋零,犹可以使人想见当年东花园的气派。

  林鹏先生住在东花园的老平房里,又年事已高,自称东园公自然贴切。但是我以为,林鹏先生私淑另一位东园公的德行,以东园公自称,乃表明自己的志向。另一个东园公,是秦汉间的一位隐士,他的事迹被收在《高士传》里。

  据东汉皇甫谧《高士传》记载,东园公唐秉,字宣明,居园中,因以为号。秦政暴虐,东园公和角里先生周术、绮里季吴实、夏黄公崔广四位老人相约,结茅山野,隐居起来,过着“岩居穴处,紫芝疗饥”的生活。四人皆修道洁己,非义不动,作歌曰:“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唐虞世远,吾将安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之畏人,不如贫贱而肆志。”秦败,高祖想邀请他们出山,他们拒绝了。但是,当刘邦要废掉太子刘盈时,四人又出山相助,挽救皇权于动荡之中。刘盈称帝后(汉惠帝),欲对其加官封爵,他们又婉言谢绝,重新回到商山,继续过起了清贫的隐居生活,直至终老。四人年皆八十有余,须眉皓齿,衣冠甚伟,隐居的地方是商山,于是后人称四人为“商山四皓”。

  对于他们的行为,宋人王禹偁给予这样的评价:“先生避秦,知亡也;安刘,知存也;应孝惠王之聘知进也;拒高祖之命,知退也。四者俱备,而正在其中矣。先生危则助之,安则去之,其来也,致公于万民;其往也,无私乎一身。此所谓进退存亡不失其正者,千古四贤而已!”(《四皓庙碑》)四皓墓在陕西丹凤县商镇西端,隔丹江与商山相望。相传,汉惠帝曾派三千御林军每人自长安携土十斤,来商山为四皓墓陪土,文官下轿,武官下马。

  商山四皓的故事如竹林七贤一般被历代文人墨客反复咏唱,大诗人李白曾作《过四皓墓》:“我行至商洛,幽独访神仙。园绮复安在,云萝尚宛然。”陶渊明《桃花源诗》中有这样的句子:“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商山四皓也是绘画的好题材,颐和园著名的长廊上就绘有商山四皓的故事。他们的形象也常见于文人清玩、室内陈设。四人或清谈,或喝茶,或下棋,或赏琴,无疑这种形象是画家的理解与世俗观念达成一致后的产物,而实际情况也许是,隐居的生活很清苦,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风雨侵蚀酷暑难耐也是常有的事。皇甫谧对远离政权和世俗的隐居行为解释作“不能屈己”。对于东园公来说,隐居与其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精神态度。

  读《平旦札》,我见到这样的文字:

  “天下大道多歧路,迷途知返时已暮。白首一言公无渡,公无渡,公无渡,枯鱼过河泣谁述?”枯鱼就是死鱼,死鱼是不会哭的,会哭的是人。人在事后不禁不由得落下泪来,在旁人看来简直莫名其妙。我抱头痛哭的事,也有过,深夜哭醒的事也有过,那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了。现在老了,看见什么也不再惊奇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