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叟杂俎五章


□ 刘溢海

  鄙人常年偏居乡下,喜好漫步于山林,听林鸟之和鸣,看鼠兔之嬉乐;或彳亍于田间地头与老农闲聊古今趣事。翻寻六十余载耳闻目睹之乡野轶闻掌故,仿唐人段成式之《西阳杂俎》,名之为《野叟杂俎》。
  
  晋商棺谜
  
  明朝永乐五年,在中俄边境(今为蒙俄边境)商埠恰克图,山西左卫(今左云)籍商号聚德昌在某雪夜遭俄国大盗抢劫,店员郭浩被掠至俄境杀害。
  事后不久,聚德昌掌柜雇一辆牛车,托某店员跟车,辗转雪原长途跋涉五十余天将郭柩送归故里。郭家含泪将亡灵之柩厝置于寄骨寺。
  二十年后,郭妻亡故,遂将与郭柩共祔葬祖坟。然因郭柩厝置多年腐朽,在置换新棺重殓开旧棺时竟使人目瞪口呆:棺内竟无尸骨,只有郭之衣物及大半棺金砖银键。其表饭钵内藏掌柜亲笔信日:“郭浩为我商号捐躯,遗体难寻,今仅以牛车能拉动之银两以偿,愧哉!”郭家人感天动地,面向北方跪拜,祭亡灵,谢掌柜。
  
  天降之银
  
  大同左云堡村王浩家忽来不速客。客自称来自大口外的内蒙四子王旗,名叫鸟日曼。王浩带着满脸惊诧将客迎至家中。客用汉语问王浩家祖上是否有过叫王焕的。王浩思索良久道:“他是我=爷爷,早在解放前孤身一人走了西口,至今数十年杳无音信。”客说:“这就对了。王焕曾给我爷放羊五年,后不幸得病身亡,工钱存在我爷账上。王焕曾对我爷说过家中尚有兄嫂。我爷临终嘱我父设法将工钱归还王家,可我父不懂汉语,加上路途遥远,多年来一直未能成行,实在有愧于王家。今我受父命经多方打问特来还债。”言毕,客从腰间解下一长条布袋,将三百块银元双手托于王浩前。王浩弯腰鞠躬,双手接过银元,唏嘘不已。
  
  假银元救命
  
  1947年晋北长城下过兵。红墙村某老乡家住下几名八路。闲谈中老乡向八路战士诉说不久前某顽固军伤兵冒充八路在他家吃住多日,临走还给了一块大洋。待后来弄清真相后,老乡再看那块大洋竟是假的。听老乡诉说后,一名八路战士撕开衣中珍存多年的一块银元将老乡的假钱换上,随手将假钱装入上衣兜中。
  后来在一次战斗中,一颗子弹向这位战士飞来,战士躲闪不及,子弹打在了胸前。然子弹却又被弹了回来。战士感觉子弹好像是打在了那枚假银元上。
  战斗结束后,战士掏出假银元查看,上面竟有被弹头撞击的小凹坑。面对假银元,众人感叹不已。
  
  羊倌葬父
  
  内蒙古莱大山褶皱中有小村名双树儿。村中一户只父子俩相依为命。迫于生计,父跳过边墙,来口里某大村揽了一群羊放。然来到九月九下工(晋北旧俗,牛羊倌儿在重阳节上下工)就病倒。无奈之下羊倌写信让儿来接替放羊。
  儿得信后遂赶到口里大村接过了羊群。然其后老羊倌竟一病不起很快亡敌。全村各羊户纷纷提前交足羊工钱,让小羊倌为父置办丧事。
  小羊倌得数千块钱后并不见置办丧事。父死的第三日夜深人静后,小羊倌扛起父尸走出村外数里,至一山崖深沟前抛尸于沟。
  次日,村人问小羊倌父尸何去,小羊倌说已经葬山里了。村人群起谴责并问给你的钱哩,小羊倌道:“我要攒起娶老婆哩!”
  
  人鼬恶战
  
  笔者故乡左云有小兽学名香鼬,俗称“马夜猴”。其声如狗,性凶残,以鼠兔为食,好以荒冢树林作洞而群居。
  某日,一老农持丈许勾刀至村外林畔勾杨树枝叶喂羊,忽闻身后似有小犬吠,猛回头,却见是几只尺许长的马夜猴向他奔来。紧急中他挥动勾刀自卫,却不料众鼬并不后退且齐声狂吠向前,刹那间竟从林中蹿出上百只将其包围。惊慌中他疯狂吼叫挥竿搏斗,虽有众多香鼬倒地毙命,然群兽仍前赴后继越战越猛。幸有村民闻讯赶到,方将群鼬驱散。老农满面是血,手脚皆伤。
  另一老农“打扫战场”后竞得死鼬两筐。当晚,众村民在某光棍汉家共享“鼬肉煎山药”美餐。
  又数日,老农伤愈,遂与拾鼬老农共进县城卖鼬皮,特珍贵,竟得钱近千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