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樱桃好吃


□ 韩少华

樱桃好吃
韩少华

  那是民国三十五年,即一九四六年盛夏。我在南城虎坊桥小学毕了业,却鬼使神差似的跑到东城内务部街来,考完试,也张了榜——那时可还是二中的教师们给学生判下分数的呢。这不是,我又到这北墙门外看榜,下方打了红钩儿,一眼就见了我的姓名,心才放下。可这校园,我毕竟是陌生的。
  没什么事可做,就想起小学的刘成业来。
  刘成业比我大两岁。刚上六年级么,有一天,我猛一回身,就见他竟留了寸头,脸面上也修理得“盘儿亮”,可鼻子却还有些大:肉鼻子。他公鸭嗓儿,又变了声,说话粗声粗气的,鼻子底下竟有了细绒毛儿!也怪了,眼瞅着刘成业的两颊上有不少小疱疱儿,人家说叫“粉刺”,即所谓“青春痘儿”了。可等一下课,别人快走完了,见刘成业还坐在最后那位子上发呆——好,就找刘成业去。
  清早儿我从京_华印书局往北走,见有三间铺面,叫做“徐兰沅胡琴店”的。徐兰沅,我听父亲说过,他可是鼎鼎大名,还给梅兰芳先生操过琴呢。后又听说往来都是京剧界拉琴的内行。等我拐了弯儿,见这东琉璃厂南,有叫“信远斋”的,我进去喝上一碗酸梅汤,痛快——这木桶还是冰镇的呐。再看北面有“戴月轩笔店”,早听说戴月轩的孙子是我们小学同班,且隔代相传呢,还听说这小小戴月轩分明跟他爷爷一模一样,刚说了多半圈儿,连绒毛儿也冒出来了。要再往东瞅,是个“一尺大街”,却极短。而来到东北角儿,可就是两间半铺面——刘成业就住这粮店里头。

  天气还好。进了粮店门内,恰有个年轻人,正给人家称米面,我就说:“找刘成业。”这人没抬头,说“间壁儿”——准是山东人。进到里屋一看,先是有些暗,接着又有些亮了。靠西一小窗,下为小桌,也还透着光,不过“半壁江山”。哦,还有这辆28的自行车,紧贴北墙似的,本来就收拾得漂亮极了。见这刘成业欠了欠身,只说是“坐吧”,仍躺到单铺上,神情却愣着,向小窗外出神。我坐了下去,问旁边那称来人是谁,他眼皮也不抬,说是“亲戚”,就没什么话了。
  不知怎么回事,我竟想起夏天班上有的男生偷吃樱桃的事——那一枝枝的红樱桃来!
  小学快上完六年级了,正是下午两节课,由崔书府先生讲作文——当时,教五、六年级学生的就必称其为“先生”了。而崔先生心脏不太好,何况又赶上热伤风呢。刚下第五节,彭宝义是班长,就上去跟崔先生说了什么,等到第六节,他说这堂课上自习。都快下课了,不知是谁,就在位子下拿出什么东西来,正巧让王继德给夺去-—一红樱桃,浅红浅红的,该流口水啦……等一下课,我回头见刘成业,哦,还坐在那后排,可我刚收完书包,人却没了,准是骑上那漂亮的自行车,走了。
  扯回来吧。我瞅着刘成业,就板着脸说:“你吃过樱桃没有?”他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我转过弯儿来说:“咱们班上不是有一个女生叫刘××的吗!”他仍躺着,还望着那小窗似的,不说话。我就提醒他:“还有两个女生,可是‘八大胡同儿’里百顺胡同的呢!”刘成业却乐了。我又说:“听人家那个院里的‘妈妈’说过,至少要念到小学毕了业呢!”可他竟乐得不行了,只见他自己挤了挤脸上的小疱疱儿。我索性说:“别是你看上另一个班上的女孩子了吧?”刘成业转回来,似乎盯了我一眼。我又说:“准是陈××!”刘成业呼地坐起来,狠盯着我,半天不说一句话。我大概扑哧笑了,就问他:“你可有人家的信物?”他还是不吭气,我近一步问:“是不是‘樱桃好吃树难栽’啦?”这刘成业竟苦笑了:“就剩下我自己的‘信物’啦!”说着,他拉出抽屉来,是几枝干了的樱桃叶子,樱桃呢,也早败了……
  民国36年暑假,即1947年夏末,我曾在大栅栏儿一个铺子前,瞧见了刘成业,远远的,人群里怎么也看不到他了。不知为何,我又想起“樱桃好吃树难栽”了,可他会说“口难开”么?
  
  2006年5月10日
  于四块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