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灵的栖息地


□ 王长红

  有缘相识《北京文学》,源于邓刚的《七六年精神号》。

  很多年前一个闷热的下午,我心情极坏地在图书馆的书架前转来转去,不知如何打发时光。突然,一幅别具韵味、稍显夸张的人物漫画像映入眼帘。邓刚,是谁?七六年精神号,什么意思?在好奇且权作消磨时光的驱使下,我翻到那一页,不算认真地读起来。爱情,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版本。邓刚老师幽默而风趣、直白又艺术地描述了七十年代爱情的神奇魅力和干净纯粹。对此,一文不名的我不敢妄加评论,只能用今天流行的“真给力”这个词语来表达多年前那个下午我读完文章后的感受。引用文章中的话,“我不能想象世界上还会有如此高级而精彩的称号”,“七六年精神号,太棒了,绝对太棒了!”那个下午,我就像被烈日炙烤已久猛然回到空调房间里一样,浑身清爽无比,先前的坏心情、不认真,一扫而光。一字一句连标点符号都舍不得落下地读了一遍,还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就十分不好意思地请求管理员另外保存,明天还要继续来看。

  用“黑夜里的彩霞、沙漠里的玫瑰花”来形容《北京文学》带给我的惊喜,也许有点过头。但她在指引我欣赏高水平文学类文章的道路上,确实功不可没。所以后来,只要工作有闲暇,我就会来到图书馆,选定《北京文学》,静静地坐在一隅,细细品读,悠悠回味,惬意轻松地享受着她给生活带来的小小安慰和丝丝甜蜜。再后来,期刊允许外借,我又把她带到单位,与工友们一起来分享快乐,让更多爱好文学的人来欣赏了解《北京文学》。

  说句心里话,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矿工,对于我来说,文学就像参天的大树,我只是地上的小草,永远遥不可及,永远是我追求的高度。而我仅仅也只是喜欢看书而已。《北京文学》的许多文章让我记忆犹深。《北京的城楼》让我们看到了五千年华夏文明正在消失。因为梁思成说过:“拆掉一座城楼像挖去我的一块肉,剥去一块城砖像剥去我的一层皮”(摘抄的名人名言)。在经济大潮的巨轮下,任何人任何理由都无法阻挡前进的脚步。可是这失去的永远无法弥补的传统文明,还是要在心里久久地隐隐地作痛。《狗头金》让我们看到了人类对金钱的贪婪攫取。为了一块金子,原本同舟共济的淘金汉子却相互残杀,最终毁灭一切。一块金子淋漓尽致地揭示了人性的善与恶。它沉痛地告诉我们:在利益面前,人类道德进步为零。《跟我的前妻谈恋爱》让我们看到了婚姻的无奈与顽疾。进去的想出来,出来的想进去,不知如何选择。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小说不是虚构,生活中有太多的雷同。但愿我们不要对号入座,但愿爱情离我们不再久远,但愿我们不再是爱情的木乃伊。因为,爱,是一束引路的神光。《遭遇美国教育》让我们看到了当前我国教育的怪圈与弊端、千万家长的无奈与绝望。它不是《陪读》-劳永逸所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平凡的父亲创造的教子“神话”》能作最终论定。教育改革仍任重而道远。我们唯一能做的,仍然只能是慢慢适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