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地,早安


□ 徐 鲁

黎明时分的湖水真是安静。每天早晨天乏未亮,我就早早地爬起来,披戴着尚未隐垦的晨星的微光,坐在黑黢黢的湖边了。我想独自享受这短暂的安宁与寂静。听不见任可动静。除了水边的一丝矮菖蒲底下,有一只小小的水蜘蛛在轻轻划动。它的细腿仿佛是老唱片上的唱针,在寂静的水面上划出一圈圈若有若无的波纹。而黄昏时我曾聆听过的那些苹丛间的鞘翅类虫子的欢快的吟唱,现在也都已停歇了。它们已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沉入梦乡。只有当它们睁开眼睛醒过来的时候,生命的新一轮欢舞才又开始。其实,在仁慈而宽厚的地母的心中,我们和这些小小的虫豸有什么两样。
不知不觉的,湖面上有了一点点亮色。那是薄薄的曙色,暗金的色调里隐藏着一抹淡淡的玫瑰红色。我知道,新一天的太阳,我们共同的华灯,正在群山之后冉冉升起。这时候,我睁大眼睛望向大约一百米远的一处凹陷的湖岸。那里有我昨天黄昏时的一个发现:一只漂亮的、孤单的小野凫,栖息在那片茂密的草丛里。我本来可以悄悄走近那里,以便观察得更仔细些,但我又实在怕惊扰了这个与世无争的小生命,所以只好远远地坐在这里观察着。其实我是在等待着它醒来。
果然,不一会儿,那里有了一丝响动,好像是小小的翅膀扑打着草丛的声音。毫无疑问,小野凫睡醒了。它低低地飞出了苹丛,贴着湖面,仿佛小孩子贴着水面扔出的一块小石片,溅起一串串美丽的水花。然后它栖落在湖水中央,机警地向四周观望着。它好像是已经看到了我这个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所以显得有点惊奇。但它并不慌张,大约一下子就认定我是一株没有什么攻击性的老树桩吧。所以它旋即自由自在地在那里转动着身子,仿佛一个陀螺,在那里摆动着,一边整理着它的羽毛,一边跳着它的姿态优荚的水上芭蕾。
这时候,我觉得整个湖只是属于我们这两个生命——不,再加上那只小小的水蜘蛛,三个生命的。我们和平共处,互不打扰,也许,应该说是在彼此欣赏呢!当小野凫在寂静的水中央做完了它的早操,天已大亮了。湖面上已经铺上了一层暗金色和完全的玫瑰红色。紧接着,湖的四周开始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传过来。晨星隐退了,太阳正在升起,新的一天来临了。
随着一些银亮的小鱼的跳跃,小野凫也忽然振翅飞起,离开湖面,像箭一样直射远处而去了。它每天是飞到哪里去度过一个喧闹的白昼呢?世界的确是越来越喧闹了,但这个湖上却有安静的一角供一些小小的与世无争的生命栖息和生存。我知道,无论飞得多远,这只小野凫都会准时在黄昏时分飞回它湖岸边的草丛里,就像黄昏时的树影,拖得再长也离不开树根,像一个孩子,走得再远也走不出母亲的心。
小野凫振翅远去了,我也不能再在湖边枯坐了。早安,大地!新的一天到来了,我也得开始我的工作了。当我从湖边站起的那一瞬,我想起梭罗在瓦尔登湖边的感叹:“一条鱼跳跃起来,一个虫子掉落到湖上,都这样用圆涡,用美丽的线条来表达,仿佛那是泉源中经常的喷涌,它的生命的轻柔搏动,它的胸膛的呼吸起伏。那是快乐的震抖,还是痛苦的颤栗,都无从分辨。湖的现象是何等的和平啊!人类的工作又像在春天里一样的发光了……每一支划桨的或每一只虫子的动作都能发出一道闪光来,而每一声桨响,又能引出何等的甜蜜的回音来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