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枪”陈强


□ 江 平

“老枪”陈强
江 平

我却根深蒂固地认为陈强就该叫“老枪”,因为我和他交往越多,就越觉得他一生竟与“枪”有千丝万缕之缘!

陈强老爷子,圈内好友都叫他老强。
我很早就认识他老人家,是南通籍摄影大师朱今明和号称“南通帮”成员的北影老厂长汪洋介绍的。那是八十年代初,我去探望朱老同乡,恰汪洋和陈强在他家聊天。汪洋操着略带苏北口音的大嗓门,指着陈强说:你不要叫他老师,叫他“老枪”吧!
我纳闷,为啥把“黄世仁”和“南霸天”的扮演者唤作老枪呢?第二天,见陈强在表演艺术研究会发言,手拿一个红木大烟斗,并不吸,好似道具,说到激动处,敲得桌面“乒乓”响,活像一挺机关枪。那天他老爷子火气挺大,骂那些混事捞钱,拍戏马虎、不讲艺德的演员。我想,汪洋厂长称他“老枪”,大概就因为此吧。
另有一次,汪洋带陈强、陈怀皑、毕鉴昌等到我们剧团搞讲座,休息时,陈强和《平原游击队》的导演武兆提逗乐,屏气吸烟比谁时间长,打赌的物件是陈强手中的烟斗。结果,武导演赢了,陈强却耍赖,输了也不交“枪”。武导戏说:“哪天这杆枪不冒烟了,八宝山准冒出一缕清烟。”说得几个老头乐开了怀。
我以为陈强外号就叫“老枪”了,谁知有一次和于洋老师闲聊,才知道,大伙是叫他“老强”,汪洋有口音,我听成“老枪”了。
可我却根深蒂固地认为陈强就该叫“老枪”,因为我和他交往越多,就越觉得他一生竟与“枪”有千丝万缕之缘!
陈强是河北人,1918年秋生于一穷苦农民家庭。一岁时,父亲挑着他和破烂家什,与祖母、妈妈一起逃荒到太原。虽一贫如洗,但父亲却愣让他读完中学。原指望家中出了秀才就能改换门庭,可抗战爆发,陈强投笔从戎,当了八路,次年春上进延安鲁艺学习。百团大战后,日伪大扫荡,陈强着一身破军装,扛一杆缴来的老枪,在太行山上度过了苦不堪言的“相持”阶段。饿得没力气,老兵用破报纸把榆树叶子卷起来抽,陈强为了提神好行军打仗,也跟着猛抽,部队有同志就叫他“小烟枪”。
战争洗礼,使陈强成为坚强战士。在战地服务团,他们一边演节目,一边打敌人。部队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了歌剧《白毛女》,因他鼻子鹰钩,首长让他演黄世仁,陈强心里不乐意也得服从命令,把自己从小看到的农村各种坏蛋结合起来,活灵活现地塑造了一个人人切齿的恶霸地主形象。在张家口演出时,战士们看得入神,一小兵举枪就对舞台上的“黄世仁”开枪,幸亏班长眼疾手快把枪朝天一抬,陈强才侥幸躲过子弹。
陈强再演黄世仁是五十年代初“东影”把《白毛女》搬上银幕时。陈强把脸谱化表演克服殆净,真实自然地从骨子眼里演“坏人”,轰动海内外。此片在越南放映,苦大仇深的人民军战士举枪就射,银幕上顿时一片窟窿。中国电影代表团出访匈牙利,映毕,全体演员登台和观众见面,礼仪小姐将鲜花献给陈强时,台下一老太太喊:“姑娘,不要把花给他。”一旁有人解释那是演员,那外国老人仍沉浸在白毛女的剧情之中,愤愤高喊:“我要有枪非打死他不可。”陈强听了,感动之中也难免一哆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