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白 薇

  他们曾经以为,真的能爱一辈子。

  从小学他们就在一起了,一个是班长,一个是宣传委员,然后是中学,然后是大学,人们说到他俩时用的最多的一个词是“金童玉女”。

  大学毕业后他们选择留在了城市.城郊一间小小的出租屋盛着他们大大的梦想。他在一家电台播稿子.偶尔也客串一些晚会和婚礼的司仪。她先是被一家学校招聘做教师,后又辞职做了导游,当然,这样薪水会高一些。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当初的梦想,却总是追不上。就像这个城市的房价,每当他们好不容易攒够了一个数目.那价格又以平方倍数把他们甩得更远。

  他灰心的时候焦躁的时候,她都会给他沏一杯茶,有时是枸杞菊花,有时是加糖的胖大海。“不怕啊,”她抚着他的背轻轻说:“你这么优秀,有天分,有潜质,现在缺的就是机遇罢了。”

  他没有想到.机遇以这样一种傲慢的姿态降临了。那天主持完一台晚会,他认识了总策划,那是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女子,拥有的却比他多得多。不过人们议论的最多的还是她在电视台任要职的父亲。他接受了她的邀请,起初只是为了寻求机遇,可后来,却弄丢了自己。

  坐着开足了冷气的跑车去兜风,他会下意识地把手机调成静音。车载电台里播放着昨天的综艺晚会,他开始有些名气了。手机偶尔会闪一下,那是女孩的电话,她怕他在录音,怕打扰他,每次总是响一声就挂断,等着他再打回去。手机坠是她用塑料珠子编的一只小兔,眼睛红红的,很温顺,也有点傻。他离他的梦想越来越近了.可是他心酸地发现:这个梦想里似乎没有了她的位置。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越来越少了,女孩不停地接团,别人不愿意去的地方她都去,鼻尖常常曝了皮,一张小脸尖尖的,显得眼睛更大了。

  他也是心疼她啊,他对自己说:如果分开了.两个人都会好过些。可是该找个什么样的机会.向她说出对不起呢?

  她没有给他机会。她带了一个很小的团入川,落地后他的手机响了一下,他没有接。两天之后再打过去,她的手机已无法接通了。那一天.是公元2008年5月12日。

  痛和悔是在后来的日子一点点吞噬了他的心。可醉得再深,也没有一双手轻抚他的背了。

  两年后他来到了她消失的地方。当地人说:这里原来是一条山谷,开满鲜花,还有溪流。可现在这里变成一道伤口了,泥土挟带着巨石埋掉了山谷,埋掉了鲜花,埋掉了溪流,还有一双黑黑的眼睛——常常含着笑.闪着明净的光。

  这就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天地合”吗?他痛哭着跪了下去,是他的错,为什么带走的却是她?!

  他在曾经的山谷边坐了一夜.算是最后陪陪她吧。

  那一晚的月亮特别亮。起风了,山上的樱桃树在风里唱着谁也听不懂的歌谣。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那个五月的夜晚,在月亮下俯身,她许的愿是:“如果有苦难,请让我承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