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丹的地狱三部曲


□ 黄宗江

大起大落有奇福,
两度囹圄鬓尚乌。
酸甜苦辣极变化,
地狱天堂索艺珠。
这四句是赵丹自谓感慨万分,自我嘲讽的打油诗,存在于他在最后的日子里为青年演员谈艺的记录——《地狱之门》尾声中。卷首赵丹引用了马克思之言:“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这里所说科学,当与艺术、与自由相通。
“地狱天堂索艺珠”这一句绝响,可概括赵丹的一生。这人间的天堂可想像:是掌声、鲜花、更是灵感、灵魂在艺术中爆发的极乐。至于地狱,更为具体。众所周知,赵丹两度被囚各五年。第一个五年是在新疆被反革命军阀盛世才所囚,可称之为“黑色的地狱”。第二个五年是被自称革命、最最革命的“四人帮”所囚,可称“赤色的地狱”。我以为还有一次,是在文革后,赵丹感到这回可真自由解放了,可获得他一生梦寐思之的艺术自由了。事实却大与愿违。其时间过程甚至远超过五年,积怨成疾成癌,终于是老骥伏枥,仰天长啸无声。这病床上的白色护栏似亦如狱栏,环顾周围白色为主白茫茫的一切可称之为“白色的地狱”。天堂的感觉是短暂瞬息的,而地狱的感觉是漫长而又漫长的。
在漫长的地狱的岁月里,赵丹面壁,都在想什么呢?都在做什么独而又独的独白呢?芽其实也可说是对话,对象却又视而难见。俗称在脑海中过电影。这电影却极具体,当常显现他二十啷当岁时的成名作——《十字街头》与《马路天使》。他昔日舞台和银幕上的战友一一显现:白杨、英茵、吴茵、吕班……。小丫头周璇,真正的小丫头,还在布景片后匍地玩玻璃弹球的周璇……。
他也不能不想起和他同台演出《大雷雨》的郑君里,更有蓝萍。蓝萍的卡切丽娜,君里演其情人,他演其傻丈夫……那时狱中想到的蓝萍还可能是黑牢中的一道光亮,革命的光亮。蓝萍追求革命,奔赴延安,易名江青,青出于蓝,是多么的进步,多么的革命啊!也是为了追求进步,赵丹才来到新疆,落入了伪装亲苏亲共的盛世才的魔爪。
时间划过,赵丹又一次落入了伪装革命的魔爪。犹忆1949年,赵江重聚。她仍亲切地喊他“阿丹!”,他也不顾身份地喊她“阿蓝!”赵丹起名“丹”字就是在追求一种赤色的革命,赤色的天堂,怎么会落入赤色的地狱呢?
赵丹一直在追求进步,追求前进,先进,想使自己成为一名红彤彤的革命战士,不料,开国之初,他主演的《武训传》就遭受迎头大棒,成了后来种种大批判的序幕祭礼。以江青为首在她和赵丹共故乡的山东做了武训的所谓调查报告,把个为了穷苦孩子的文化教育,如此牺牲自己的贫下中农的乞丐的先进典型,批成了反动反革命。赵丹当然地和反动反革命绑成了一体。赵丹仍不退却,在建国十年庆中献演了名垂青史的林则徐,名垂今史的聂耳。他演得是那样出色,那样生动,演谁像谁。他在不断的这样那样的大批判中仍奋勇地力求成为一名人民演员。最后,他在《烈火中永生》里,和烈士一致地追求在烈火焚身的赤焰中求得永生。谁能料到首先又遭到江青的棒喝,称影片为供批判用的大毒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