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坊上人家(外一篇)


  马召平

  顺着钟楼向西走,从鼓楼的门洞下钻过去,就是西安人说的回民小吃一条街,回民把它叫坊上,我也喜欢把它叫坊上,觉得这样顺口而又简约,仿佛有种美味含在口里。坊上也可以从北大街的西华门什子向西走,在路的南边看见一个用大理石做的牌坊就到了。这是美食上的坊上,地理上的坊上其实是很大的。据说唐朝时,坊上是朝廷专门划分给回民居住的地方,从西大街朝北5公里和朝南3公里一直到西城墙根都叫坊上。据说当年这里的回民不叫回民,叫胡人,从遥远的地中海过来,从干旱的阿拉伯湖过来,在古长安他们停留了下来,酿酒卖肉,就像我们一些祖先去美国经商务工最后在美国留下来,形成一条唐人街是一个道理。世界上有许多的唐人街,中国也有着许多的回民居住区,但只有西安的独具风情。要看坊上的旧日繁华,单是从广济街、大麦市、西羊市、桥梓口等地名上,就知道坊上有多大多热闹了,

  现实中的坊上其实就是一个村庄:低矮的民房,狭窄的巷道,遍地的污水和穿着睡衣睡裤端着奶瓶喂养小孩的妇女。与真正意义上的村庄相比,这里更多的是牛羊肉门店;有很多堆成小山似的骨头;有包着盖头的妇女在蒸馒头,有戴着白帽子的小伙子在门口端着大碗吃面。坊上的化觉巷里有个著名的大清真寺,门口有人守着,坊上的人有空闲就进去找阿訇们谈心,而其他人是不允许进去的。现在,清真寺也成了旅游景点,门票多少钱一张我没问,我有时顺着清静的化觉巷行走的时候,看着寺里省心楼和凤凰亭高高的楼尖,听着里面做礼拜的声音,像一群灵魂在飞翔。我就会想起作家张承志笔下的回民形象:苦忍,侠义,充满刚强的血性.,

  我喜欢从桥梓口进入坊上,因为那里面有一家好喝的肉丸糊辣汤,掰进去一块托托馍,连吃带喝,吃得舒舒服服。然后钻进坊上的大小巷子里,看坊上人在家门口支着大锅煮肉,炸牛肉丸子,滚汤圆。有一口做甑糕的大锅深得似乎看不到底,但米会下进去,人站锅边用大铁锨搅,搅得吃力,然后下枣,是一袋子的枣。呼啦啦全铺在上面,然后是炭火烧,我站一边,感觉一股甜味钻进鼻子,然后混着坊上其它的味道一缕一缕在喧闹的坊上弥漫香味。在坊上,那么多的人忙碌着,然而这种忙碌却是松散,松散到你喊一声买东西,他们也是不紧不慢的。在坊上,还有那么多的杂货店,里面摆有各种刀子,铁簸箕,铁锨,甚至镰刀,让人奇怪镰刀的作用。有一次,我在一个偏僻的房子后面看见了一个铁匠铺,铁砸着铁,火星四溅。听得人心里怔怔的麻麻的。挥动着铁锤的是个年迈的老人,他的肌肉还是强壮的,一旁有一个年轻人拉着风箱。那时候,我是感动的,在大多以饮食为手艺的坊上,一位开铁匠铺的老人让我再次感到手艺的重量。感到坊上深处的寂静。其实,在坊上的深处,比如许士庙街,有很多人对喧闹和繁华是充耳不闻的,老人在躺椅上面晒太阳,一些人时不时去清真寺做礼拜,很多的孩子上完初中就待在了家里,睡到很晚才起床,懒懒地起来吃擀好的一锅牛肉面,热热的杠杠馍。坊上人对生活到底是怎么计划的,我不知道,,因为我知道,我走得再深也走不进坊上人家的心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