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洛阳汉墓壁画用笔探析


□ 杜少虎


中国绘画之所以能形成自己独特的面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书写工具的独特。马家窑彩陶上流畅的线描,半坡彩陶上锋利的笔触,说明了中国绘画用笔的线描特色,也说明用笔造型是中国画的本质特征。以洛阳为中心的汉墓壁画,代表了中国文化在一定历史时期内人类群体的显著成就。
书画都是视觉艺术,都需要用笔勾线以表现功力、情性、灵魂、境界和神韵,因此其格调必然与品第相通。不同书体的书写方法以及一般书写的用笔方法等,对绘画均有深刻的影响。汉隶的用笔方法,较为明显地体现在洛阳汉墓壁画中。
汉代绘画的用笔充分证明: “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故工画者多善书。”(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论画六法》)汉代画工借鉴汉隶书法艺术的用笔,使洛阳汉墓壁画的线条像隶书一样流畅自如。观洛阳汉墓壁画,一笔而成,气脉相通,隔而不断,连绵不绝,方知书画用笔同矣。创作洛阳汉墓壁画的画工们,不像士大夫们那样注重凝重的笔姿,而主要是从实用出发,为了求快,画时信笔而就,故墓砖上的绘画用笔像字迹书势一样流畅,活泼生动,飞舞自然。
洛阳西汉卜千秋墓壁画中的月亮、女娲形象,造型生动传神,线条流畅自如,用笔精炼,一气呵成,浓淡点染,妙趣横生,用浪漫主义的笔调,勾画了一个神话中的理想人物。女娲相貌端严,神色清古,自有威重俨然之色,使人见之则有肃恭归仰之心。衣纹用线有“柳叶描”之意趣。其行笔快,变化多在线条中段,有金错刀书法的味道,线条稍显浮滑轻薄。月亮可能借助规矩画成,为正圆形。蟾蜍生动活泼,用笔尖细流畅,似用“高古游丝描”画出。尤其眼睛的画法,十分传神。其背部用卧笔皴擦点染,表现出皮肤的质感。
烧沟61号汉墓《鸿门宴》中的“执戟持剑者”画面充满了紧张而热烈的舞台气氛,一个个人物不同的心理状态跃然而出,其用笔形如蚯蚓,故称“蚯蚓描”,无骨圆滑,同篆书,似汉隶,用逆笔之方法,行笔缓慢、艰涩,显出古拙的意味,劲健挺拔,力透纸背,的确是一幅难得的杰作。在画面人物之后,有连绵起伏的彩绘山峦,使人物活动在特定的典型环境之中。画工用断断续续的手法,让过人物,笔断意连,表现出群山逶迤、气势贯通的画面,从中可看到中国写意画的端倪。画工又巧妙地运用写意线条粗细、轻重、强弱、顿挫的韵致和变化,以表现崇山峻岭的气势,还用晕染、点苔等多种手法表现山的质感。
在中国人眼里,线条饱含着悠远的哲理与禅趣,神秘而不可言喻。它讲究“力”的美,强调刚、柔、枯、润的变化和线的表象,能够揭示出深层内蕴的本土美感特征。
中国画发展到摒弃色彩,以单纯的水墨作画,使水墨画成为中国最典型的绘画样式。中国古代绘画不重视线条的造型功能,而是极力发挥线条本身的表现力。书画用笔相通这一点为中国绘画线条技法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中国绘画在线条的勾勒中,在笔墨的皴、擦、点、染中,直接表现出丰富变化的情感世界。它们或运动迅疾,锋利坚挺,具有激越、强劲的情感意味 ;或以运动舒缓、平行延绵的线条,给人宁静平和之感。中国传统绘画的本质精神,是不强调客观事物的外在形貌,而突出其内在神韵,表现其与人之精神相通的情感意味。以用笔为基础的书法空间审美意识,影响着汉代绘画的空间创造,在书写时,用点、横、竖、撇、捺、钩等多种笔划,构造出一个“上下相望、左右相近,阴阳起伏、先后承让”的有血有肉的生命空间。
偃师杏园村东汉壁画墓所绘的长幅《车马出行图》,是东汉墓室壁画中最为常见的题材之一,其整体画风保持着汉画的粗犷遒劲,但在细微之间的婉转顿挫上无不体现着画工的高深造诣。杏园壁画在画马的用笔方法上有其独到之处,经常是一笔侧卧弯转而下,准确地勾画出马臀部形态的圆润刚健。在马蹄的画法上,既形象准确,又生动真实,达到了结构造型完美与用笔生动简洁的和谐统一,仿佛使人听到了蹄足的蹬踏之声,看到了一种劲健的弹力,令观者叹服。如果试与和林格尔壁画墓在马蹄的画法上比较,“和”墓侧重于线的起伏顿挫,简洁流畅,做到了形神兼备,表现了游牧民族的马奔放、矫健的风格;而“杏”墓则侧重于笔意的概括,粗犷、豪放,有的稍加补笔,以求形象上的完整和表现技巧上的变化,增强其动感,使人看了顿觉生气盎然,恰似汉隶书法中“捺”的写法。晋人顾恺之言:“四体妍蚩,本无阙少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中”。洛阳汉墓壁画十分注意对人物眼神的重点描写和表现,已注意到传神之妙,在于点睛。通过对眼睛的刻画,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反映人物的性格特征和气质风貌。比如洛阳烧沟汉墓壁画中人物专注的表情、辽宁营城子汉墓壁画中人物的喜形于色、河北望都1号墓人物的恭谨与顺从,都是通过对眼神的描写而反映出周身灵动的情态来。洛阳汉墓中有关眼睛的用笔均用书法中的“点”法画出,人物的顾盼神情尽在其中。西汉至东汉前期多用焦墨,一笔下去,灵气顿生,不可更改。例如西汉卜千秋墓中的女娲、烧沟61号汉墓中的执戟持剑者、东汉杏园村汉墓中骑吏、伍伯等人物眼睛的画法均是如此。东汉后期,对眼睛的描绘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比如对朱村东汉墓中男墓主和出行图中跪伏者眼睛的刻画,已懂得一笔下去有浓淡之分,极富韵味,笔调从容,给人以想象余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