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徐星\苏童\马原\麦加:我看塞林格


1.徐星:我没有受到塞林格的影响
  我没有受到塞林格的影响。很多批评家都认为《无主题变奏》受《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影响,可是我写《无主题变奏》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塞林格是谁。我觉得这很无聊,我作品在《人民文学》杂志上发表以后,才看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我看了以后,觉得《麦田里的守望者》这本书挺好,当时就觉得,我应该写的东西,怎么有一个他妈的美国人早写啦?
  我是1977年当兵的时候开始写东西的,诗,剧本,小说,什么都写,我也看当时的文学杂志,但是我看不起那些刊物上的作品,以为它们政治味很重、很概念化,文学性还不强。我想写的是我和朋友们的生活状态……我写了很多东西,但从没发表过。1981年我复员回到北京,在家里闲了一阵,后来被分配到和平门的全聚德烤鸭店上班,在那儿当服务员。因为是国营企业,干部群众的待遇都差不多,喝酒免费。我天天喝酒睡懒觉迟到,后来领导不满意,把我发配去大门口扫地。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人各有各的生存价值,何必要和大家一个样?为什么要用别人的价值来判断我的?
  我当时对自己有一个要求,我要写,我要唱,我就要独唱,我不参加一个大合唱。朋友们来了,也会看看我写好的东西,有的人还顺手带回家去看。传来传去,从朋友手里流到了一些中央音乐学院、戏剧学院的学生们那儿。
  我今天重新看《无主题变奏》,自己都不好意思,实际上是很幼稚的。这些年我也写过一些小说,但我不投稿,因为我太懒;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对发表作品的兴趣不大,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靠文学生存。如果不是因为我家被盗,《剩下的都属于你》我也不会出版。
  
  2.苏童:我学会了塞林格的少年视角
  我对塞林格的喜欢,是天性里的喜欢。1980年我刚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我从一位好友那里看到了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整整一天我都在看这本小说,我记得看完最后一页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教室里空空荡荡,我内心充满了忧伤。我个人比较喜欢他,因为跟青春期的文学情绪联系在一起。
  后来,我把能觅到的他的所有作品都读了。他的《九故事》当时发在《外国文学》上,我特别喜欢,完全是从青少年的角度展开叙述的,非常真实,从身体出发渐渐地触及灵魂。这种东西特别给你启发,因为贴近你。我读着特别亲切,因为当时的中国文学里没有这样的文本。
  也许是他那种少年青春视角和自由舒畅的语感感染了我,它让我对刚刚过去的少年成长岁月充满了迷恋,塞林格作品里的那种忧伤情绪直接渗入我的心灵和精神,在我刚开始写的那些短篇小说中,可以看见塞林格那种柔弱的水一样的风格和语言。这是我对塞林格作品一个感情的共鸣之处。
  很多人认为塞林格是个三流或者二流作家,但我非常喜欢他。之后我写了很多少年视角的小说,很大程度上都是受他“点拨”。但也很奇怪,塞林格对我的影响仅仅是写作视角和情绪上的,或者是精神上的,我并没有像别的作家,刘索拉、徐星在小说文本上受塞林格那么大的影响。除了有那么三五个短篇充满了他的角度,关于一个青少年对世界的一种认识,带有很多的恍惚、质疑,我从来没有所谓在他阴影下出现过任何的文本,只是对他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