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暗香永盈袖


□ 王海滨

  或许,这些大家们知道,流行的一定是浮尘,是烟云,岁月沉淀下来的才是生活的本真;或许,他们希望,平淡是真,赠一瓣心香才会手留余香;于是,他们都用心灵在写作,写作也是用来慰藉各自的灵魂。

  很多年前,一个冬日的黄昏,寒风肆虐,微雪弥漫,行人皆步履匆忙,我依旧心绪索然地站在大街上候车,顺手翻阅书报亭的杂志,读到这样的文字:

  “同朋友喝酒,嚼着薄片的雪藕,忽然怀念起故乡来了。

  “若在故乡,每当新秋的早晨,门前经过许多的乡人:男的紫赤的臂膊和小腿肌肉突起,躯干高大且挺直,健康的感觉;女的往往裹着白地青花的头巾,虽然赤脚,却穿短短的夏布裙,躯干固然不及男的这样高,但是别有一种健康的美的风致……”

  脑海里一下子明亮如照,同时一股暖意萦怀,一口气读了下去,至最后一句:

  “所恋在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故乡了。”

  眼角已经润泽,恍然才察觉时时萦绕心头的索然情绪原来就是乡愁。远离故土,异乡漂泊,游子之痛痛在乡愁,这种乡愁会滋生种种不可知之情绪,时时扰乱心神,却还让人无法究其根底,不料此文轻轻一触就解开了这把心锁。于是,第二日便舟车劳顿几番辗转,回到了那个遥远的地方,虽然依旧偏远依旧贫瘠,但短短几日停留,却再次让我士气满满,鼓起了风帆。

  那篇文章便是叶圣陶先生的《藕与莼菜》,那时它还没有入选全国中学语文教材。

  其实,我早已熟知文字可以释怀。外祖母生在名门,却薄命红颜,嫁与外祖父这一介草民,生活虽然贫困,但她志向不减,苦逼一双儿女读书高就,后来儿子远渡重洋求学国外,女儿则远嫁异乡同学。外祖母晚年就常住我们家,老来客死他乡。我自幼跟随外祖母生活,在她仙逝以后,虽知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态,却一度伤心不能自已,又无力回天,只能把老人家的诸多往事逐一梳理,遂成很多随笔,陆续散见于报刊,不但慢慢排遣了心中对外祖母的怀念,而且还对人生、对生命有了更为深切的洞察。

  大学毕业以后最早是在地方电视台做一线记者,工作十年,获奖无数,荣誉称号纷至沓来。许多同龄同行十分纳罕,经常问及成功之诀窍,我堂而皇之地回答:认真做事诚实做人。对这样的解释,他们都不尽然。我只得说出自己的成功要感谢《红楼梦》。

  有句古话叫“少不读红楼,老不读三国”。我却不然,初二那年,就熟读了红楼。书店减价扫货,母亲用五块钱偶得一套《红楼梦》,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上中下三册,配有精美插页,把它置于枕侧,每天中午时分,取来一阅,茶余饭后还爱把其中情节和时下诸多人和事相结合加以评述,最后总用“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句话作为结束。我则觑母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拿来,夜夜秉烛。等到我高中毕业异地求学,母亲就把这套红楼梦置放在我的箱底,意思不言而喻。大学四年,每每闲暇之余,就取出一阅,受益匪浅。我成为记者后,每每遇到采访对象,三言两语,就能洞察他的内心世界,一笑一颦,都会捕获他的情绪性格,无论多么难以接近的人,我都能在最快时间找到一个和他交流沟通的突破口,致使每次采访都进行顺利且挖掘深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