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兔子漫谈


□ 位梦华

  转眼又是兔年,自然又想起了兔子,于是浮想联翩,写成此文。如果从语法上来分析,这个题目有点毛病,兔子是主语,作者也便成了兔子,似乎用《漫谈兔子》更为合适。但是,如果作者生于兔年,也便顺理成章,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兔子并不太好,也不太坏,算是中性动物。最典型的故事是龟兔赛跑,兔子由于过于轻敌,结果跑了个第二,反被乌龟超了过去。

  但是在美国人眼里,兔子却成了好色之徒,有名的情色杂志《花花公子》就是用兔子做标志。据说,兔子在产仔之后的三天内必须交配,否则就无法受孕,要等下一个排卵期。由此可见,兔子的好色只是为了繁殖后代,与花花公子们追逐异性、寻求刺激完全是两回事。实际上,正如共和党用大象、民主党用驴子做形象代表一样,花花公子们硬拉兔子来做自己的标志无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兔子同样也是冤枉的。

  苏联曾拍过一部动画片《兔子,等着瞧!》,讲的是一只兔子和一头老狼斗智斗勇的故事。兔子机智勇敢,总能化险为夷;老狼却时运不佳,屡屡碰壁。当然,也不能仅以此片就断定俄罗斯人对兔子的看法,但至少也可以看出很多人对兔子还是有好感的。

  当然,在不同人的眼里,兔子的形象可能会有所差异。例如,农民不喜欢兔子,因为它们糟蹋庄稼。我小时候生活的农村每年都种大豆,刚出芽的两个嫩嫩的豆瓣是兔子最爱吃的食物。一只兔子就能吃掉一大片豆苗,严重影响了农民的收成。有的农民气不过,拿着猎枪藏在地里,等着打兔子。但是,兔子们非常机灵,警惕性很高,总是一边吃一边机警地观察周围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立刻钻进草丛里。

  农民也有报复的机会。每逢下过大雨,地里一片汪洋,兔子们无处可去,只好躲到坟头上。这时便有人把它们赶进水里,这样就能轻而易举地逮住兔子了。到了冬天,大地光秃秃的,兔子们难以藏身,只好掏穴而居,趴在窝里,把身子藏在地下,只把两只眼睛露出地面观察周围的动静。猎手到地里去寻找时要注意策略,一旦看到兔子,必须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继续前进。只要稍一停顿,兔子就会仓皇而逃。有经验的猎手会绕着兔子转圈,一面往前走,一面向兔子靠近,同时把猎枪准备好,一旦兔子进入射程以内便突然站住,举枪瞄准。一跃而起的兔子正好中了圈套,随着一声枪响应声翻倒。当然,只有好猎手才能百发百中,否则兔子就会逃之天天。

  实际上,兔子主要还是吃草,对庄稼的毁坏是很有限的。正如麻雀,虽然也吃少量的粮食,但主要还是吃虫子。不过,兔子还算幸运,没有被划为“四害”之一,因而逃过了一劫。但是,似乎是在劫难逃,由于环境污染以及大量使用农药,野兔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了。

  中国的野兔个体较大,美国的野兔体型很小。美国的农民耕种着大片的土地,都是机械化作业,似乎对兔子并不在意,在野外常常可以看到一群群野兔在地里追逐嬉闹。而且,美国人似乎也没有吃兔肉的习惯,特别是野兔肉,很少有人吃。所以,美国的野兔比较幸运,少了人类这个最可怕的天敌。

  在美国,很多校园里都有野兔。有一年我在北伊利诺伊大学,住在一栋二层小楼上。屋外楼梯旁的松树枝上有三个鸟窝,树丛里有一窝野鸭和一窝野兔。楼梯上不断有人走来走去,这些小动物却自由自在,各行其是。小鸟长大后跟着妈妈飞走了,野鸭长大后也跟着妈妈转移到附近的湖里,小兔子长大以后便跟着妈妈在草丛里跑来跑去。

  由此,我常常感叹东西方文化之不同。在西方,经常可以看到大雁和野鸭在公园里漫步,偶尔来到马路上,汽车和行人都要停下来给它们让路。久而久之,它们便像南极的企鹅一样不再怕人。然而在中国,很多人热衷于吃野生动物,几乎什么动物都吃,所以生活在这里的野生动物也就特别怕人。如果有一天,中国人都能与野生动物友好相处,中国的生态环境一定会好得多。

  在北极草原上,即使开着汽车飞奔,看到野兔的次数也是非常有限的,甚至还没有看到狐狸的次数多,这是因为北极兔的繁殖能力并不强。由于气候和食物的限制,它们每年只能生产一窝,每窝也只有2—5只。但是,北极兔的成活率比较高,所以种群数量比较稳定,不像旅鼠那样数量大起大落,一旦密度过大,超过自然的承受能力,只好集体去自杀,当然也就没有旅鼠那样高的知名度。

  北极兔并不仅仅分布于北极,在美洲北部和北欧也有很多,只不过名称不一,在一些地方叫山兔或蓝兔,在另一些地方,例如北美洲,则被叫做雪鞋兔。这是因为,这种兔子的爪子不仅很大,而且下面还长有长毛,有助于减小压强,即使在雪地上奔跑也不容易陷下去。这种兔子有一个特点,或者叫生存绝招,就是能随季节的不同而改变自己的毛色。春、夏、秋三季为灰褐色,一到冬季全身的毛色就会变得洁白,不仅便于伪装,而且还能起到光学反射作用,使天敌难以发现。

  北极兔的毛比较长,长而蓬松的绒毛可以保存一些空气,形成保温层,有效地防止热量的散失。这样的装束就像是穿了一件兔绒服,对帮助北极兔度过严寒的冬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北极兔还有一个绝招,就是幼仔一产下来就能看见东西。这也是生存所必需的,便于躲避敌害。家兔的幼仔产下以后总是眼睛紧闭,要到12天以后才能睁开。北极兔的体型比家兔要大,身体肥胖,耳朵和后肢都比较小,是伯格曼法则(即同一种类恒温动物的体型会随着生活地区纬度的增高而变大)最好的例证之一。当然,“兔子尾巴长不了”则是所有兔子的共同特征。

  由北极兔的一身“高科技”,我也悟出了一个道理:在进化的过程中,生物的生存环境愈舒适,生存技能愈简单;生存环境愈严酷,生存技能愈复杂。正如北极兔比其他地方的兔子具有复杂得多的生存绝招,人类也是如此,热带地区的民族发展相对缓慢,人类文明是在温带地区首先发展起来的,寒带因为太冷,人类很晚才涉足。孟子所说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分享: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兔子漫谈”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