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散文和散文写作的五则实话


□ 王聚敏

  散文家:少提些口号多研究些技巧

  截至今年,我已从事散文编辑整整30年,阅稿无数、开笔会无数,近些年又经常应邀到各地讲课(非敢称“讲学”也),可以说经历了新时期以来我国散文创作的整个发展过程。编辑是个很具体的活儿,当编辑时间长了,自然也就慢慢养成了一个“就稿说稿”“就人(作者)论人(作者)”式的职业性格和习惯。就我个人来讲,我非常不喜欢不涉具体的高谈阔论,尤其反对和讨厌散文家在创作中乱提口号、空喊主义。如果有可能,我真的愿意跟每一位散文家或散文作者就具体文本而谈具体文本,交流一些实在的、实用的、甚至“字词句运用”上的创作问题。这对于那些大“理论家”大“学问家”来说,未免显得太“形而下”太“小儿科”太没学术含量了。他们也许因此嘲笑本人没什么学问——是的,聚敏不才,肚子里没啥东西,更无学术才能,但我深知广大作者最需要的是什么。因此,我对那些学术含量很高很形而上的学术文章或著作,只好抱以敬谢不敏了。而且我发现大部分写这类文章和著作的人,其实并不真懂散文!尧山壁先生曾有一名言:如果评论家真知道写散文的秘籍,那么散文名家大家应该是评论家而不是散文家了。此言值得思索和玩味。

  所以在很早以前,本人就曾多次撰文提倡和呼吁:散文家要少提些口号,多研究些写文章的本领和技巧。并指出,仅就文本制作能力来讲,当今的散文家甚至远逊于杨朔、刘白羽、秦牧等“五六十年代”那些人。然而,这似乎并没有引起散文界的多大重视。情况倒是恰恰相反:散文界口号时出,旗帜别立。仅就新世纪以降,则有“大散文”、“文体净化论”、“行动散文”、“审智散文”、“绿色散文”、“新潮(锐)散文”、“散文新家”、“原生态散文”、“在场主义散文”等口号、主张、主义纷纷登场;而在具体文本写作上,大家似乎都偏颇错误地理解了“艺术的最高境界是无技巧”(巴金语)和“写散文是大可随便的,有破绽也不妨”(鲁迅语)这两句话,认为写散文“不学而能”、“无师自通”,致使散文界“无技巧主义”猖獗,“随便主张”盛行,且影响至今!而据我所知,新时期以来,各地作协、文联和民间组织的各种笔会、各种讲座、各种研究班太多了,但似乎没有一个笔会和讲座是讲“散文文本具体制作”、“散文写作基本技能”的。基本上都是邀请些名家或非名家,讲些诸如“思潮”、“走向”甚至“现代”“后现代”之类宏观重大理论问题。其结果是讲者自讲,听者自听,但于大多数作者毫无助益!

  现在回过头看,前者“有口号无实绩”、“有理论无实践”、“有号召无响应”、“有旗帜无流派”,徒遭人笑之。而后者影响所及,使当今大多数的“散文家”其实并不真的会写散文,许多“散文家”的文字之差令人惊诧,这还不算上那些“网络散文家”——我是常年编散文的“散文中人”,对此深有体会!我深深感到,作为散文家,提一百个口号,远不如写一篇好文章;请不要忙着提什么“主张”,要紧的是先把自己的文章写通顺!可是当今这样的“散文家”很多呀。

  更深地思索,造成散文界“无技巧主义”猖獗,“随便主张”盛行的原因,其来有自。五四时期,随着新文学家对“桐城谬种”“选学妖孽”的抨击,对“辞章、义理、考据”等“文章学”批判,一方面为“白话文”或新文学的发展扫清了道路,另一方面这种批判必然也带有“激进”“偏颇”的成分。这种对古代文章学的彻底否定态度必然影响到后来的作家,所以大家都相信“修辞立其诚”(实质上“诚”即单单感情真挚,只能产生好的辞藻,但并不能“立”起文章来),“吾手必能写我心”(多数情况下,“吾手”并不能真正完全“写”出“吾心”,作家之所以常存“语言痛苦”,原因即在此),写散文根本不需要什么技能、技术、技巧了。这就是说,五四时期形成的这种“激进”和“偏颇”,是造成现当代散文界“无技巧主义”盛行的远因。现在看来,与古代散文相比,现代白话散文是一种“唯内容主义”式的、只讲求“形而上”的立意、境界问题,而不屑、不注重“形而下”具体辞章构建和文本制作机制研究的散文。而且谁注重后者,谁就会被扣上“形式主义”的帽子。

  殊不知,从“心”到“手”、以“手”写“心”,从构思到文字,中间需要很多转换机制和制约过程。比如“文脉”“意脉”问题,散文是讲究“文脉贯通”的:比如“散文的切入点”问题,我曾经在多种场合申明:写散文之难,难就难在难以找到合适的切入点;比如散文中的“事件”“故事”问题;比如散文叙述的详略、节奏和起伏问题;再比如散文的语言问题,上述_切问题,最终要归结到语言问题,散文语言是手段也是目的等等,这些“形而下”的具体技能、技术、技巧,则非常值得我们去掌握。

  说实在的,我过去也很不喜欢谈论诸如上述这些很“形而下”的琐碎问题。但鉴于我本人编辑散文的经验体会,我深刻地感觉到,对于大多数散文家来说,现在是到了彻底肃清“无技巧主义”流毒,重新学习“怎样写文章”的时候了。但我在此提醒大家,我们不能因此又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即真的陷入“技巧主义”、“形式主义”和《文章做法》或《文学入门》之类的浅层次而不能自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3年第04期  
更多关于“关于散文和散文写作的五则实话”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